第十五章 风雨欲来(上)
程十三2020-04-10 17:093,312

  “谁让你欺负他的。”

  这一声来自于俞桑君。

  萧和已经醉的睡过去了,俞桑君不得不背着他走在街上,他周身冷气弥漫,跟在他身后的时雨心惊胆战。

  “好啦,对不起,我错了,君哥哥,别生气嘛。”

  美少女可怜兮兮撒娇的表情是没有人能拒绝的,时雨经常用这一招,基本上百战百胜,但偏偏这一次,她对的是俞桑君。

  “我原本只是想看看他究竟多有趣,没想到他是这种正直到冒着傻气的人,一时没收住,玩过了,我下次不会这样啦,原谅我好不好嘛。”

  “再有下一次,就把你扔寒水界去,让你在冰里待几百年。”

  时雨脸色一瞬间就白了。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这么玩了,早知道俞桑君这么重视这个萧和,她哪敢糊弄他喝高度酒啊,哄着还来不及呢。

  “不过君哥哥,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手机。”

  “手机?”

  时雨翻了翻萧和的口袋,从里面掏了手机出来,通话记录里显示给俞桑君拨了电话。

  “……这是喝多了不小心碰到哪个键了吧,不过也是真的够巧的。”

  俞桑君没说话。

  他接通了电话,没听到萧和的声音,倒是听到了那边的嘈杂吵闹,于是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当即赶了过来。

  然后就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萧和自己站都站不稳,还要护着身后的人。

  可真是,愚蠢。

  俞桑君心情很不好,时雨挠了挠脑袋,想着这个时候应该要转移话题。

  “你那边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他藏的很深,并且很谨慎,还没有露出马脚。”

  “这个世界这么大,他要是在某个人身上一直藏下去,那君哥哥你岂不就等同于大海捞针?”

  “会找到的。”

  俞桑君眼眸渐深。

  萧和趴在俞桑君的背上,因为醉的厉害,路上又颠簸,他胃里翻滚的难受,忽然就吐了出来。

  俞桑君的脚步一瞬间就僵住了。

  萧和没吃什么东西,胃里只有酒,混合着胃酸的酒水顺着俞桑君的肩膀朝下淌,滴滴答答的,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眼瞅着这一幕发生的时雨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炸了。

  毁了毁了,俞桑君最爱干净了,做了几百年的神,还从没有人敢弄脏他的衣服。

  坏了坏了,萧和一定完了,她得赶紧出手了,要出人命了!

  但她害怕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俞桑君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没有发怒,倒是有些无奈。

  萧和迷迷糊糊的感觉嘴巴里被人塞了什么,味道是清甜的,继而一股清凉进入肺腑,胃里的恶心难受顿时缓解了不少。

  他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俞桑君的侧脸。

  真是奇了怪了,神仙是不是都这么好看的?

  “俞神仙……”

  俞桑君沉默的走,不吭声。

  “俞神仙……你好臭……”

  俞桑君的身体又一次僵住了。

  默默跟在后面的时雨“噗嗤”一声笑出来,见俞桑君眼光扫了过来,连忙捂嘴。

  居然还敢说臭?也不看看俞桑君身上的异味是谁造成的。

  感觉俞桑君周身气场越来越强,时雨眨了眨眼睛,明智的决定先溜为上。

  感觉到了自己正趴在俞桑君背上,萧和连忙张牙舞爪的挣扎着要下来。

  “我可沉的很……体重八百斤……你背不动我……我自己走……”

  俞桑君没松手,紧抓着萧和的一只胳膊。

  “好,你自己走。”

  “这地怎么……这么软,棉花做的?”

  “……”

  喝醉酒的萧和是十足的话痨,直追任海洋。

  “我给你画幅画吧……玛丽莲梦露那样的……”

  “……”

  俞桑君不知道“玛丽莲梦露”是什么,所以没吭声,时雨此刻若是在,听到萧和把俞桑君形容成玛丽莲梦露,肯定会笑翻到天上去。

  萧和走的摇摇晃晃,俞桑君在旁边默默抓着他,免得他一不留神直接摔趴在地上。

  一直到回了画室,萧和一头扎在了俞桑君的床上,这还没算完,一会喊渴,一会喊饿,一会又开始说起了梦话,简直没一刻消停。

  做了几百年的神仙,俞桑君还是第一次这么操心。

  好在没多久,萧和就睡死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晨了,因为前一天吃了俞桑君给喂的药,所以一点宿醉之后的不舒服都没有,他头不晕眼不花,神清气爽。

  但他发现自己睡在俞桑君的房间,不由得有些懵。

  他似乎是跟任海洋喝酒去来着,后来遇见了时雨,然后一起喝了酒,再然后……再然后呢?

  不明所以的萧和走出了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大厅里安静喝茶的俞桑君,以及桌子上摆着的几件酒气扑鼻的脏衣服。

  萧和有些傻眼。

  “你,你送我回来的?”

  俞桑君点头。

  “这衣服……我弄脏的?”

  俞桑君又点头。

  萧和捂住了脸。

  “我不会是喝多了……吐你身上了吧。”

  俞桑君再次点头。

  萧和:“……”

  苍天呐大地呐,他居然把呕吐物吐在一个神仙的身上了,如此大不敬,他会不会遭天谴啊?

  “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不会这样了。”

  做错事的人承认错误就是要态度虔诚。

  俞桑君对萧和的态度很满意。

  厨房里咕嘟咕嘟的煮着东西,萧和又闻到了苦涩的中草药味。

  “……还要喝粥?”

  “嗯。”

  “……能不能不喝?”

  “不能。”

  萧和欲哭无泪。

  大概是俞桑君在报复他吐他一身这件事,这一次的粥格外的难喝,每一口似乎都在刮嗓子,苦的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俞桑君对萧和此刻变绿的脸很满意。

  萧和再也不敢喝多了,不不,别说喝多,就连喝酒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起这碗粥,多喝一杯都会小心谨慎掂量掂量的的。

  这可怕的味道,他再也不要尝试了!

  “对了,时雨呢?”萧和忽然想起来了这个问题,问道:“她一个女孩子,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做什么?她没喝多吧?”

  “没有。”俞桑君道:“你关心你自己就好了。”

  说完了话的俞桑君起身出门又去忙自己的事了,萧和想到自己占了俞桑君的床一整晚,那俞桑君岂不是一直坐在这里没有休息?

  萧和很愧疚。

  愧疚的结果是认认真真的把画室从内而外打扫了一遍,连带着俞桑君的房间,弄脏的衣服被他扔掉了,琢磨着什么时候再去给俞桑君买几套。

  收拾完了卫生,萧和才想起任海洋。

  他准备给任海洋打电话报个平安,但打开手机的一瞬间,萧和便呆住了。

  几十个未接电话和满屏幕的消息……这是发生什么了?

  以下消息来自刨根问底话痨君。

  “老萧!你人呢?你不会和那个漂亮小妹妹出去耍了吧?”

  “老萧你行啊,一声不吭就把你兄弟我的鸽子给放了!”

  “老萧你可真不够意思!”

  “刚才听别人说,你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哎呦我去,哥们,你玩的这么大的吗?”

  “……”

  萧和看的眼晕,干脆把任海洋的消息一键删除了。

  但他又看到了其他消息。

  是很多以前相识的人发来的。

  只是消息的内容很怪,有询问他的,有质疑他的,还有辱骂他的,萧和满头雾水的一直拉到最后,才知道在祁城艺术家官网上,有人爆了他的料,还都是黑料。

  “萧和私生活混乱,大学期间和多名女学生有染!”

  “萧和脾气暴躁,曾辱骂教授!”

  “萧和参展作品竟然是靠抄袭得来的?”

  这都……什么啊?

  萧和满脑袋都是问号。

  天可怜见……他母胎单身二十多年,什么时候和女学生有染了?又什么时候辱骂教授了?辱骂的又是哪个教授?还有抄袭……他的作品抄袭了?抄袭谁了?

  这对一个创作者来说真的就是莫大的侮辱啊!

  造谣别的也就罢了,说他抄袭,这才是让他最接受不了的。

  但幸好,有许多与他相识的人在下面跟帖,为他澄清,甚至还有人拍胸脯打包票,说萧和绝对没有做过帖子中的那些事,谁说假话谁遭雷劈!

  萧和对此表示很欣慰,但他并不想看到有人在网络上因为他吵架,于是他找到了发帖者询问,但发过去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

  搞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针对他这样做,这就很难受了。

  于是萧和在贴吧上上传了一份声明。

  他为人如何,和他相熟的人自会知晓,他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信他的自然会一直信他,不信他也没关系,清者自清,他不在意别人看法。

  但有关抄袭的问题,必须要严肃说一下。

  “我的所有作品,皆是由自己完成,创作灵感来源于自己的大脑,质疑我抄袭者,请拿出证据,我们可以走法律程序。另外,我以我人格担保,我绝对没有抄袭,我的所有画作皆欢迎大家监督检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