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罗刹鬼面
泰斗2020-02-24 14:122,402

  阴冷的月光笼罩在出云城的废墟之上。

  几匹饿极的野狗大着胆子穿过城门,扑向一具具尸体。

  突厥人终究退了。

  出云城里只留下一地血泊。

  还有无数浸泡其中的尸身。

  在被出云城磨掉一半狼骑后,阿秃鲁没敢继续南下,带着剩余的十几万残兵退回了草原。

  虎死不倒架,李去劫的战略成功了。

  出云城的余威庇佑了河东数百万黎庶。

  代价是阖城战死。

  这里,彻底成为了绞肉机一般的存在。

  野狗不愿意噬咬被烈火烧焦尸体,还在寻觅。

  一声凄厉的悲呼突然响彻出云城。

  惊起无数秃鹫,也吓退那些野狗。

  血泊中,一道身影缓缓爬起。

  双瞳如血。

  啸叫声中,月光似乎也变成糁人的惨白色。

  ……

  出云城的消息终于传到了长安城。

  燕王李去劫殉身!

  三万边军战死!

  数万百姓尽没!

  一时间,举国震惊。

  而河东已经是家家缟素,户户白灯。

  刚从渭河边上回到皇宫的李世民,在看完兵部传来的战报后,心弦骤然一紧。

  与此同时。

  茫茫草原的夜色中,游荡着一个比夜色还要鬼魅的孤影。

  他戴着一个罗刹鬼面具,潜入了一个离群索居的突厥营地。

  一连串惨叫怒吼之后,孤影带着一身血色再次出现。

  身旁赫然多了两名骑兵。

  直到三天后,突厥人才发现这里的异样。

  只是毡帐中的突厥牧人已经没了气息。

  整整两百人!

  死状极惨,遗容惊惧。

  令前来察看的突厥狼骑心生出战栗。

  与此同时,数百里外的水源处,又有一群牧人遭遇袭击。

  这次死了三百人。

  “归来吧,骠骑军。”

  喑哑的声音中,冲天的火光将一道身影投射得无比高大。

  三名从幽罗地府浮现而出的剽捷骑兵赫然现身,冲眼前那个戴着罗刹鬼面的人扬刀致意。

  罗刹鬼面提刀一指,五名骑兵顿时纵马冲向那个方向。

  那里影影绰绰显现出三座牧人的帐包。

  ……

  从此,草原上开始流传出罗刹鬼的传闻。

  又被北风带到了河东和关中。

  这支行踪鬼魅的骑兵,如风一般肆虐草原与大漠。

  像狼一样围着阿秃鲁的领地打转,时不时就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短短月余时间,阿秃鲁麾下的丁口损失近万。

  阿秃鲁不得不派出一千狼骑围剿罗刹鬼面。

  然而,传回的消息是,那支骑军的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壮大成为一支百人骑军。

  人人皆覆厉鬼面具。

  个个如同幽冥恶煞。

  阿秃鲁终于无法安坐牙账,亲率麾下最精锐的一万狼骑出征,想要围杀鬼面骑军。

  突厥人平时分散各处草场,只在战时集结。

  眼下,阿秃鲁只能召集到聚拢在自己周围的狼骑。

  但这已经足够。

  毕竟,敌人只有区区百人。

  然而——

  在草原上兜兜转转三天三夜,阿秃鲁终究没能找到鬼面骑军。

  却发现自己牙帐所在的方向燃起了阵阵黑烟。

  以及冲天火光。

  “回营救援!”

  阿秃鲁知道自己中计了。

  这是汉人兵书里所说的调虎离山!

  跟随阿秃鲁出征的众狼骑也都面如土色。

  愤怒——

  如今留守在营里的,只有狼骑们的家眷。

  还有狼骑们从中原抢掠来的财富。

  恐惧——

  传言中,鬼面骑军所过之处,不留任何生灵!

  阿秃鲁率一万狼骑奔回营地时,迎接他们的,是一座尸墙。

  无头尸身堆积而成的尸墙。

  以及,头颅筑就的京观!

  血气弥漫,直冲人口鼻。

  所有突厥人都心底生寒。

  “啊——”

  一名狼骑从京观中看到了自己的妻儿,忍不住惨嚎号连连。

  不等阿秃鲁下令,这名狼骑便纵马冲向京观。

  只是——

  “咻!”

  一支黑漆漆的长箭飞来,穿过这名狼骑正在谩骂诅咒的嘴巴。

  激起一层薄薄的血雾。

  冲天火光中,一群幽冥恶鬼般的身影影影绰绰。

  阿秃鲁终究是统领万军的将军,阻止了麾下狼骑的轻举妄动。

  留守牙帐的人并非全是提不动刀的老弱。

  只是不够精锐而已。

  鬼面骑军既然能攻占此处,显然战力强悍。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阿秃鲁咆哮着,将手中的狼牙棒攥得“吱吱”作响。

  鬼面骑军却是沉默。

  像一座山,也像吞噬万灵的深渊。

  就连他们的战马也在沉默。

  这种沉默更让阿秃鲁烦躁不安。

  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活物,而是死亡!

  “啊——啊——啊!”

  狼骑们也感受到了沉默中的威胁,焦躁地放声吼叫。

  像在挑衅,更像壮胆。

  阿秃鲁心知不妙,赶紧指挥狼骑列阵,准备包围鬼面骑军。

  士气一泄,山崩地裂。

  还怎么打仗?

  就在这时,鬼面骑军中赫然炸起一声暴喝。

  有如万钧雷霆。

  刹那间,百骑齐出。

  有如草原上的天火。

  阿秃鲁瞳孔倏忽一缩。

  为首那人,正是罗刹鬼面!

  青面獠牙,眼眸如血。

  此人手执乌黑长槊。

  槊如恶龙,带起阵阵厉鬼哭嚎一般的声音。

  阿秃鲁怒吼一声,带马冲向罗刹鬼面。

  手中重达数十斤的狼牙棒高高举起。

  阿秃鲁开始狞笑起来。

  他自信自己能将对方连人带马一起砸进草原里。

  自己是草原上出了名的勇力之士。

  所以才会受到东边的突利可汗的青睐。

  连颉利可汗也在暗中拉拢自己。

  否则,之前入侵中原时,自己怎么可能指挥二十余万狼骑?

  “敢捋我阿秃鲁的虎须——”

  “不管你是谁,今天都得死在我的狼牙棒下!”

  狞笑声中,阿秃鲁麾下的狼骑也已经发动。

  他们和阿秃鲁一样自信。

  这世上就没人敢和骄横不可一世的狼骑正面硬刚。

  狼骑才是草原上的主宰。

  “受死吧!”

  眼看罗刹鬼面越来越近,阿秃鲁怒吼一声,然后——

  他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那条恶龙般的长槊,以极其诡异的速度,穿过阿秃鲁的后脑勺,带出红白相间的一团血肉。

  更令狼骑胆寒的是,整个过程中,罗刹鬼面无声无息。

  击杀。

  然后——

  拔出长槊,继续冲向自己。

继续阅读:第三章 魂将灵殿!一将功成万骨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我二哥是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