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突袭!薛安都和高敖曹
泰斗2020-02-24 14:112,409

  颉利可汗志得意满。

  突利可汗,不——应该是阿史那什钵苾,就跪伏在自己马前。

  双手高举,奉上代表可汗权力的金刀。

  这是彻底的臣服。

  从今天开始,阿史那咄苾可以整合整个东部突厥的力量。

  用不了几年,颉利可汗能掌握数十万狼骑。

  向南,可直入中原。

  向西,可慑伏西突厥。

  甚至可以将西突厥可汗阿史那莫贺咄捉于马前。

  就像眼前的阿史那什钵苾一样!

  阿史那什钵苾以头触地。

  眼睛余光只能看见自己曾经的金狼卫。

  他麾下曾有三千名出身于阿史那家族的金狼卫。

  与鬼面骑军一役,金狼卫折了两千有余。

  其余幸存者直接去了颉利可汗的汗帐。

  没有这些金狼卫的背叛,颉利可汗也不可能这么快率军夺权。

  四下里,阿史那什钵苾的子民正高声欢呼。

  狼骑也吹响阵阵号角。

  有如晴天闷雷。

  连地上的青草都在震颤,像是为这声势所动。

  嗯?

  阿史那什钵苾猛然惊醒。

  这不是号角的动静!

  “敌袭!”

  阿史那什钵苾向后跌坐,身子蜷成一团。

  周围的突厥人先是惊愕,继而轰然大笑。

  颉利可汗抬手扬鞭,想要训斥阿史那什钵苾。

  此时号角声一停,雷声却越来越近。

  确实是敌袭!

  众狼骑也反应过来,齐齐拔出弯刀,看向颉利可汗。

  眼神中充斥着对战斗的渴望。

  此时四周聚集了近二十万狼骑。

  再外围还有数十万突厥牧人。

  颉利可汗缓缓扫视族人,深知眼下是收拢人心最好的机会。

  “拔野古,你率人从右边包抄!”

  “泰弥尔,你带你的部众绕到敌人身后,别让他们有机会逃走!”

  连下两道命令后,颉利可汗猛然抽出金刀,高声喊道:“阿史那家的勇士们,随本汗出击!”

  声音落下,颉利可汗的坐骑特勒骠已经如闪电般冲出。

  万余金狼卫也裂地而动。

  “哦嚯——”

  一时间,众狼骑欢呼不已,纷纷疾驰而出。

  仿佛即将开始的战斗只是一场围猎。

  不断有战骑从蜷缩在地上的阿史那什钵苾身边掠过。

  甚至从他的身上跃过。

  阿史那什钵苾原本有心劝阻。

  当日他就是用同样的战术对付鬼面骑军。

  然后一败涂地,彻底堕了威风。

  但此时遭受如此折辱,阿史那什钵苾忽然狂笑着站起身来。

  那些曾从鬼面骑军刀下逃过一劫的狼骑聚拢过来。

  阿史那什钵苾狂笑着爬上坐骑。

  毫不顾忌其他族人的鄙夷之色。

  很快——很快你们就会理解本汗的怯懦!

  阿史那什钵苾狂笑不已。

  笑声中隐隐带着某种期待。

  对罗刹鬼面和鬼面骑军的期待!

  颉利可汗意气风发。

  视野中只有寥寥百余名敌人。

  如传闻中一样,全都戴着恶鬼面具。

  如果能在众多部族的注视下,亲手砍下罗刹鬼面,东部草原将永远传扬阿史那咄苾的威名。

  以后也无人再敢挑战自己的汗位。

  拔野古和泰弥尔是自己的心腹,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想着这些,颉利可汗的视线锁定在一个敌人身上。

  那人看着好生威武,左手执长矛,右手持钩戟。

  而其他敌人则全都拿着环首刀。

  那他应该就是罗刹鬼面吧?

  颉利可汗如此猜测。

  此时,真正的罗刹鬼面李去劫正率领三十名鬼面骑军隐藏在一处矮坡下。

  左右各有一名雄壮之人。

  一人手持长矛,正是薛安都。

  他曾在数万重骑前,脱兜鍪解铁铠,轻装冲阵,四次透阵而出,直到冲垮敌阵!

  一人手持马槊,正是高敖曹。

  他曾一袭布衣,领十余人仓促应战,却所向披靡,一举击溃五千劲敌!

  此时,这三十三人,安静地如同蜇伏的猎豹。

  肥美的秋草遮蔽了真正的危险。

  颉利可汗没有意识到危机四伏。

  他已经开始接敌。

  只是甫一交手,颉利可汗便有些后悔。

  对方力大无比,只一招就将颉利可汗的弯刀击飞。

  兵刃上传来的力道霸道无匹。

  颉利可汗虎口开裂,整条手臂发颤发软,再使不上任何力道。

  好在有金狼卫拼死护持。

  “应该先用羽箭漫射的……”

  倒下第十七个金狼卫时,颉利可汗懊恼地想道。

  金狼卫已经将颉利可汗掩在身后。

  鬼面骑军的战力实在过于强悍。

  虽然处于包围之中,却像是裂天闪电一般左冲右突。

  不断撕扯着金狼卫的防线。

  而拔野古和阿斯兰没有意识到此处的危机。

  还在忠心耿耿地在远处掠阵,想要将风头让给颉利可汗。

  颉利可汗几次想命人吹角求援。

  想想身后观战的牧人,以及刚刚被自己藐视的阿史那什钵苾。

  求援的命令实在难以启齿。

  金狼卫首领阿史那涉跋已经意识到不对。

  一边指挥麾下拼死围住鬼面骑军,一边簇拥着颉利可汗撤出战局。

  就在此时,李去劫动了。

  他一动,矮坡下的其他人也随之而动。

  如同秋火漫过草原一般,三十三骑卷向刚刚逃离战局的颉利可汗。

  阿史那涉跋急忙带金狼卫顶上前去。

  可惜,一支长矛掠过,便将他打落马下。

  只一瞬间,颉利可汗就眼睁睁地看到,两支恶龙般的长槊,从金狼卫中撕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他们是想袭杀自己!”

  颉利可汗的心险些从嗓子眼跳出来。

  他一直以为,万马军中取敌将首级的事,只是汉人典籍中的传说。

  而他身体里传来的战栗,也让他终于和阿史那针钵苾互相理解。

  这的确是一群恶魔般的存在!

  一个罗刹,在两名恶魔的护持下,不断逼近。

  这就是颉利可汗此时看到的画面。

  槊锋上泛起的寒光时不时地掠过颉利可汗的眼睛。

  然后又如有实质般抚过颉利可汗的脖颈。

  带起阵阵颤抖。

  此时,颉利可汗就像一个被刺破的酒囊。

  勇气和胆略瞬间逸散一空。

  直到挡在身前的一名金狼卫倒下时,颉利可汗才如梦惊醒。

  他的手本能地探向自己腰间。

  却只抓了个空。

  这才想起,自己的弯刀已经丢在身后的阵中。

  那名金狼卫脖颈处喷出一道血,落下时溅到了颉利可汗的脸上。

  血光中,一支长槊倏忽刺来。

继续阅读:第六章:颉利可汗战死,突厥溃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我二哥是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