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了
川白姜2020-04-28 17:403,684

  酒店包间的温度很热,丁筱的心却比那寒冬还要冷,她想起刚刚季白说的话,心就像锤子砸一般钝钝的疼,该丁轩当年被杨凯带走,杨凯本来是要把他送到收养丁轩的家里的,结果那段时间他的儿子得了白血病,他没钱被医院催的急,最后就打算把丁轩卖掉,在他带着丁轩打算去交易的时候,却出了车祸,他和丁轩当场去世……

  丁筱在这一瞬间想起很多,那人临终前的恳求,母亲凄厉的叫喊,丁轩的哭泣声,这些声音像魔音一般,缠绕在她脑中,挣脱不得。

  “表哥,怎么办,我找不到丁轩了”丁筱不再小声啜泣,直接大声哭了出来。

  “我这些年很累,我不想让妈妈难过,所以当年那人再怎么声嘶力竭,我都没有松口,可是他最后在我面前闭上眼的时候,我却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再叫他一声爸爸,后悔没有答应他,轩轩当时那么小,他很无辜,我要是早点去找他,他会不会就能活下来,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丁轩无辜,你又何曾有错,筱筱,有错的一直都不是你”

  “不是我的错……真的不是我的错吗,不对,肯定是因为我不乖,所以当时爸爸妈妈一见面才吵架,才会不要我”丁筱的话听的徐度心一酸,他以前不懂,长大知道了事情始末后,都忍不住想要骂小姨和姨夫了。

  他厉声朝丁筱喊道:“丁筱,你给我听着,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这件事从头到尾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马上登机,今天下午去看你”

  下午四点,黎陌行和小六参加完通告回来,小六开车正往剧组订的酒店拿东西赶下一个通告,视线瞥到了街边的某个身影,他惊讶的睁大眼睛,没做思考就喊出了声音,“行哥,你看路边走着的是不是丁筱啊”

  黎陌行一直在后背椅上闭眼休息,听着小六的话,他睁开眼,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却抬手放下了一半的车窗,想起昨天林齐他们几个的话,黎陌行神色一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丁筱的感情就发生了变化,刚开始,他只觉得这姑娘心性开朗,很有才华,心里很欣赏她,但是相处的时间长了,从他知道她是多年前的那个人时,感情就变了,他总是目光不自觉移向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丁小姐跟前的人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啊?”小六看见丁筱跟前的徐度好奇的说道,他转过头问林东,就瞥见行哥的目光也移向了丁筱跟前的男人,一身西装,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不过……小六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后座的黎陌行却知道他是谁,他以前参加宴会的时候见过,是辰越影视公司的少东家徐度,但他听说这个人比较花心,丁筱难道喜欢这一款……

  林东也朝窗外瞥了一眼,“这个月在剧组看到丁筱一直在工作,也没有人过来看她,还以为她没有男朋友呢。”

  小六应道:“刚开始我也以为没有,但是我前段时间听剧组的人说,林新前段时间骚扰她,她亲口承认的,我看她男朋友挺帅的,和行……”小六看着后座的黎陌行逐渐沉下的脸色,果断选择闭嘴,向前座的林东眨眼示意,林东看着黎陌行缓缓闭上的眼,心想黎陌行这次要完,四年没谈过感情的黎影帝明显是动心了,他看了看黎陌行,想问的话也没问,如果丁筱没有男朋友,他问黎陌行可能都不会有结果,何况现在他知道人家有了男朋友,就更不可能再说了。

  “林哥,用不用停车……”话还说完,就看见林海朝他摆摆手,小六得到示意,没有停车,直接向路那边拐头驶去。

  今天是时尚杂志《越秀》的年末杂志合辑,请了娱乐圈的四个影帝作为封面,最中间的是白川,也就是《猎杀者》里面客串最终boss的四金影帝,其余两个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四十多岁,只有黎陌行最年轻,他穿着花纹西装,梳着大背头,靠坐在椅子前,眼神冷漠如锯,没有一丝温度。

  化妆间后台,黎陌行坐在椅子上,带着眼罩闭目深思。

  周围的工作人员不敢高声说话,都怕惊扰了黎影帝睡觉。任谁都能看见,黎影帝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等化妆师等全部走了,林海凑到黎陌行跟前,小声道:“你今天怎么回事,往常从来不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的”

  跟前的男人带着眼罩,对林海的话置若罔闻,一动不动。

  他脑子中不自觉浮现出了下午看到的场景,那一对人虽然没有过分的亲密,但是丁筱在他跟前很随意,神情很放松,那人还时不时摸着她的头……

  他不是没有过感情经历的人,所以他很明白自己此时的心思,她小心翼翼的表露感情,送他《帝王阙》典藏版时的欣喜神情,因为自己的夸奖而沾沾自喜,这些片段现在在脑中像一幅幅画一样,展现在他的面前,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心神不宁。

  林海看着黎陌行的模样,有些意外,他跟着黎陌行五年了,私底下的样子他都见过,从来没有见他表情这么凝重过,他在感情方面一向干净,不去夜店不约炮,和圈内很多人不一样,这让他省心不少,转念一想,四年多没有感情经历,一下子碰到个性格讨喜,还粉了自己很多年的小伙娘,确实很难把持住,如果小姑娘有男朋友,确实也够扎心的,他清清嗓子,最后还是壮着胆子道:“如果真的喜欢,就去问她啊”

  果然下一秒,就看到黎陌行摘掉眼罩望着他,那眼神要多冷漠有多冷漠,林海见势立马闭了嘴,算了,儿子大了他的事老父亲还是不用操心了。

  拍完杂志回去的途中,黎陌行一直很安静,等到了影视城基地回酒店的路上,一路没有说话的黎陌行突然说了句:

  “你两先回酒店吧,我想出去走走”还未等林海“哎……记得带口罩”这句话说出来,黎陌行就消失在了街角,算了,就让他自己放松一下吧,年轻人,谁还有个失恋的时候呢,林海无奈的摇摇头。

  黎陌行拐过酒店马路上,不由自主的就走向了西南角,正想叫一声小白,却想起来小白已经被他带回了家中,他转过头正想往回走,突然看见远处走过来的身影,他将身子隐在墙角,就看见丁筱没有往这边走,而是朝着对面的街道走去,黎陌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从他的角度来看,感觉她的动作满是失魂落魄。

  黎陌行看她走远,便从墙角处出来跟在丁筱后面慢慢挪动着,和她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跟了两分钟之后,他就发现丁筱有些不对劲,她好像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有时候甚至连车过来的声音都好像没听清一样……

  想起下午她和那个男人一起时难掩的疲倦,难道……那个男人下午是来跟她提分手的,之前没联系也是在冷战期,黎陌行思量着,生怕她出什么事,快步向丁筱的方向跑去。

  还未等他过去,丁筱就和迎面而来的一个男人撞上了,那个人估计有啥急事,匆匆和丁筱道了声抱歉,就急急忙忙向外边跑去,等黎陌行跑过来时,丁筱正好回过头。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视线费劲的对着他的脸聚焦,三秒之后才反应道:“……行哥,你回来了?”

  黎陌行问:“你在做什么?”

  丁筱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她低头看到自己此刻穿着睡衣,头发也是凌乱不堪,尴尬道:“我……吃了饭,想出来散散步”

  散步?黎陌行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脸上也是从未有过的严厉,看的丁筱不由的有些紧张,和徐度分开后,她一个人不想在酒店待着,就出来游荡,想想自己之后应该做什么,她的心空荡荡的,看着他的时候神情不由有些窘迫。

  黎陌行看着眼前的人儿,只觉得心中更加烦闷,她为了那么一个人,竟伤心到这样的地步,殊不知下午知道她有男朋友时,自己又是如何的一番心境,他很确定,自己对这个姑娘上心了。

  眼前的女孩穿着睡衣,眼神也没了往日的精神,一片阴霾,她刘海被寒气打湿,整个人看上去很糟糕。即使她有男朋友,他也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想着,黎陌行拉过她的胳膊,把她带到马路上面,开口道: “今天心情不好吗,你要是把我当朋友的话,可以跟我说说”

  丁筱听着他的话,有些错愕,朋友,原来他一直当自己朋友,她还以为……在他心里自己顶多算是一个比较熟悉的粉丝。想到这里,丁筱沉重了一下午的心仿佛有了一丝丝甜的感觉。

  见她没有说话,黎陌行终是没有忍住,状似无意的问: “今天下午那个人是你男朋友,是不是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

  丁筱把头发往后一摆弄,嗯了一声,黎陌行听着她的话,一愣,心开始往下沉,丁筱刚才嗯一声完全是无意识的反应,等她回过神来,听见吵架两个字她才意识到黎陌行误会了,她摇摇头,“啊,你说徐度啊”随即又加了一句,“男朋友,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黎陌行早已沉在谷底的心在听见她的话后缓缓升起,一瞬间仿佛回了春,谁知道,他刚刚在等答案的时候竟有些紧张……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眉眼间满是愁绪,丝毫没有平日里的活泼,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脑袋,可是指尖碰到她的发梢时却又停了下来,他心里冷呵,什么时候自己对待感情也变得畏手畏脚了,坐着的丁筱没有察觉到他的动作,继续道:“他是我表哥,今天飞过来专门过来陪我的,我今天得知了一些不好的消息,心情有些不好,他顺便出差,就过来了”

  也不知是今晚的事情刺激太大,丁筱看着眼前的人,深吸一口气,拽着黎陌行的衣袖,仰起脸问道:“行哥,当年出车祸的时候疼吗?”

  黎陌行蹙了一下眉,不知道她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斟酌一秒,才开口道:“疼,但是很快就不疼了”

  丁筱不解,“为什么很快就不疼了?”黎陌行回道:“因为一个小姑娘”说完,他眼睛看向丁筱,缓缓道:“一个每天给我写信的小姑娘”果然,他看到丁筱震惊的双眼和躲闪的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光与你同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光与你同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