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战场
从寒至2020-01-27 20:182,098

  此刻李潇的出现对所有人浴血奋战的将士都是一种鼓舞,李潇刚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修罗场的样子,这场战争打得实在是惨烈,李潇刚刚那一剑射出去之后,打破了刚刚战场上的胶着,将士们都在暗暗的往后退,等待时机一起跑向山谷。

  “所有人拿好武器随我撤退!等休养生息好之后再直接把他凶奴大本营给抄了,随我撤退!”

  李潇从地上捡起一只大唐的军旗,高高的举着把马调了个头,大声喊到。

  匈奴大将看着眼前此番场景,不经哈哈大笑“你们现在就想撤退了,这可不行,这战争才刚开始打,你们就想着撤退,我匈奴好男儿们,随我一起,把他们都活捉回来,捉到刚刚放箭的那个人,赏一万两黄金。”

  之后其这行马奋力的追赶,其他匈奴将士听见了1万两黄金眼睛都快冒出了金光,所有人都拼死追赶着,但他们也没有想到这是一场局,等待他们的都是万箭穿心。

  赵棠现在和李潇并肩前行,旁边的王业柏虽然肩胛骨上受了伤,但是也不影响还是骑着马跑得飞快?现在正在进行着两军的追赶,不过很快就到了这幽静的山谷里面,李潇把马停住之后,一手拿着大唐的军旗,挥动的起来。

  匈奴大将也很快的追赶上来到了山谷里面看着他们停在那里,还是一副狂妄张扬的样子,用手中的大刀指向了李潇,大声的喊道。

  “刚刚就是你还敢偷偷的放暗箭,你看你现在这副样子,挥着你们的破旗子,看样子是快要战死沙场最后的来抒情一下嘛,你们这些大唐人就是这样文绉绉,死都要死了,还挥着一个破旗子,难不成你会以为我们会为你而感动放你们吗?如果你跪下的磕头还是可以的。”

  李潇手上继续拿着那把棋子左手上拿着一把剑,不屑一顾的笑了像是在可怜眼前这个人,觉得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李潇这时猛然地挥动一下棋子。

  山谷旁边的两座高山都忽然之间多出许多人拿着弓箭,向下射下去,而夹在里面的匈奴大军,就像是翁中的鳖一样,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就像是活生生的靶子一样,这时候反抗和抵抗都是没有用的。

  刚刚说大话的匈奴大将军,一脸不可相信的望着李潇,两边的高山上箭还在一直射着,那位匈奴大将军也一直高喊着要撤退,但这说的简单做起来太难了,后退的时候脚下面都踩着尸体往后走。

  还有一些将士们,直接把死人的尸体拿起来到前面挡着,而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后面有一些隐蔽的地方也藏着箭手,也是正在全力输出,这些人就暗卫们,偷偷的藏好在隐蔽的地方,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了。

  匈奴大将现在也顶不住了,这时李潇把其递给了一旁的赵棠,拿起了马背旁边挂着的弓箭,瞄准射了出去,直接射到了匈奴大家的胸口上,一箭穿过去之后,匈奴大将还没有立刻的死去,只是很不可思议,刚刚还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现在一瞬间自己变成了阶下囚了呢?

  “赵棠等他们停下来吧,不用射了,现在他们死着死缠着缠,就剩下不到两千余人。”

  赵棠听完之后喝了挥动旗子,赵棠现在已经慢慢的接受了,这位王爷绝对不是传说中那样草包无能,现在李潇做什么赵棠都觉得李潇有自己的原因,也已经完全的接受李潇当主帅了。

  “我是大唐的齐王,也是主帅,今天这场战争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是谁输谁赢,如果你们现在放下兵器,投降的话,我或许还会饶了你们,如果你们继续反抗斗争的话,我们这边的箭还有很多,也可以把你们一一杀掉!做出选择吧。”

  不少士兵听完之后都把手中的兵器扔在地上,匈奴大将听见有将士把兵器扔在地上的声音之后,直接拿起手中的刀杀了过去,一刀下去有几个士兵鲜血横流,倒地死去。

  “你们谁敢把手中的兵器放下,我第一个就不放过。”

  匈奴大将说的时候太用力了,牵连到的心脉鲜血咳得出来,摇摇晃晃的都快站不稳了,把刀插在地上,勉勉强强得站住了,对着李潇说。

  “你说你是大唐的王爷,你们不是最讲礼数什么的吗?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偷袭埋伏,和你们讲的礼数狗屁不同,今天我阿轲霖算是栽了,也看清楚了你们大唐这些虚伪人的模样。”

  李潇听完之后觉得他也算是一条汉子,看着旁边王业柏的肩胛骨受着伤,便说道。

  “我也敬你是一条汉子,我有个手下应该是你砍伤的,你也被我射伤,现在我派他和你单独决战,他只用一只手和你对打,如果他赢了,那么就是你们输了,该投降的就投降,如果是你赢了,我会把你们放走,绝对不会再伤害一个人。”

  阿轲霖听过之后信心满满的把自己的刀慢慢的拿起来,指向前方的王业柏。

  “就是你要和我决一死战,我是我们部落的最勇猛的男人,我现在受了伤你也受了伤,你下马,这样公平一点。”

  王业柏听了立刻下了马,拿起了自己的长枪,向前走去,用自己的长枪指着阿轲霖。

  马上两个人就打了起来,在场的声音都是长枪和刀碰撞的声音,一个人用的是刀,一个人用的是长枪,阿轲霖的刀很难接近王业柏,但是他并没有放弃,还是努力着甩着自己的刀,王业柏感受的到刀刃划过空气的气流。

  旁边观看的人都是一身冷汗的,毕竟这种场面也是很难观看的。

  他们两个人打架都快进入了白热化的时机,最终王业柏用自己最擅长的一招将长枪直接穿过阿轲霖的身体,阿轲霖睁大眼睛,嘴里止不住的吐出了鲜血,最终倒地死去。

  王业柏拿着自己的长枪骑上了吗?这一幕实在是令人看的激动。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奸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大唐的开挂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