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想弄死人家换贞洁牌坊
腊仓仓2020-01-13 22:452,129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村民们面面相觑,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今日他们是听地主家的老爷说,他们家新娶的媳妇儿不见了,才跟着出来寻找的,原想着是这新媳妇守寡待不住,趁人不备跑了,谁能想到她又回来了,还牵扯出这么大的事情。

  杀人灭口?他们郑家村的人老实本分,几辈子都不曾出过这种犯法的事儿。

  “作死的小蹄子,你在胡说什么呢!”

  见林雨彤居然当众戳穿了他们的罪行,钱氏怕了,急忙跺脚道:“我们可是你的公婆长辈,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没大没小的,还不快跟我回家,看老娘怎么管教你!”

  与此同时,钱氏也在心中暗暗惊讶——

  这小蹄子今日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以前的林雨彤可不是这样的,性子软,又胆小,被他们牢牢拿捏在手中,即便发生这种事,也断断不敢闹到台面上来,没哭着跪着保证以后听话,让他们饶过她放她回家就不错了。

  “婆婆?”

  林雨彤微微挑眉,随后嗤笑了一声:“今日众位乡亲都在这里,我可以再尊称你一声婆婆,但是你们扪心自问想一想,自从我嫁进郑家来,你们可曾做过一件像是长辈的事儿?”

  钱氏没敢说话,林雨彤继续道:“你们家儿子郑子源早就死了,却将我诓骗至此,让我守寡,整日给你们绣花做活儿,对我非打即骂不说,现如今还想害我性命给你们郑家换贞节牌坊,大家都来评评这个理儿,你们郑家村就是这样欺负人的么?当我们林家村没有人么?”

  林雨彤在这里提到林家村,自然是吓唬他们的,原主父母早就死了,只剩下一个恶毒后娘,巴不得看原主笑话,让原主去死呢,肯定不会帮原主,林家村的那些人更是指望不上。

  可现如今她把事情放大了来说,那就是两个村子之间的事,郑家村的里正若是处理好了,那就是郑家和她的私事,若是处理不好,即便他想偏袒郑家,也得考虑林家村那边的反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她姓林,这些人姓郑,郑大成在郑家村又是位高权重的人物,她还没有天真到让一群姓郑的人,给她主持正义,去惩治他们郑家村有名的地主大老爷。

  听到林雨彤的话,郑里正果然被吓了一跳,连忙赔笑:“孙媳妇儿这是哪里的话……”

  “你既嫁进我们郑家村,就是我们郑家村的人了,何必再去牵扯劳烦林家村的亲家呢?”

  郑里正握拳咳嗽了几声,才看向郑大成和钱氏问:“这孙媳妇儿说的,可都是真的?”

  “假的!当然是假的!”

  钱氏急忙辩解道:“我们家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里正还能不知道么?做我们家的媳妇儿岂会有吃苦受累的理儿?这作死的蹄子自从嫁进我们家,我们可都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呢!”

  钱氏说这话,别说里正不信,在场的村民也都没有一个相信的。

  毕竟郑大成这些年鱼肉乡民,压榨百姓,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郑家的儿子郑子源前些时日跟人喝酒,走半道掉进河里淹死了,这件事他们郑家村都知道,可没过几天郑家居然用轿子抬了个媳妇回来,当时他们就知道郑大成起了坏心思,想坑害人家姑娘,再看林雨彤现在的模样,全身湿漉漉的,还沾着泥,明显是被人推进河里了。

  村民们不由在心中叹气感慨,这郑大成平时压榨乡亲拼命给他们家干活也就算了,现在连自家媳妇都不放过,这如花似玉的姑娘,还这么年轻,就想弄死人家换牌坊,真是缺德哦!

  不过叹气归叹气,感慨归感慨,他们到底是郑家村的人,也没那个胆子得罪村里的地主。

  这件事,就看里正怎么处理了,不过看林雨彤言辞凿凿的,里正都不好偏私吧……

  里正正为难时,人群中挤出一个老太太,手中抄着拐杖,向林雨彤砸了过来:“我打死你这个作死下贱的玩意儿,子源才没几天,尸骨未寒,你就耐不住要爬墙出灰背夫偷汉了……”

  见她举着拐杖向自己砸来,林雨彤连忙闪开,又听老太太怒骂道:“你这下贱的烂蹄子!我们子源向来听话懂事身强体壮的,就是跟你定了亲事,才被你克死的!我们郑家没找你的麻烦也就算了,还把你娶回来当成大小姐伺候着,你居然吃里扒外污蔑我们郑家的名声!里正!按照咱们郑家村的规矩,媳妇不检点勾引野男人给家里蒙羞的,就该拉下去沉塘!”

  里正一时间纠结起来:“这……”

  “里正!”

  见里正犹豫,郑老太太断喝一声:“难道你真听信了这蹄子的话,以为我们郑家害人性命?你想一想,这可是杀头的罪过,别说我们郑家,就是整个郑家村都担待不起啊!”

  郑老太太的一席话,如当头棒喝,让在场的众人都清醒过来——

  且不说郑家是他们村子的地主,平日里会给他们活计和工钱,即便郑家不是地主,被传出他们村子害人性命的事,肯定会被其他村子的人戳脊梁骨,上下几辈子都会跟着蒙羞受辱。

  里正仍是有些害怕:“可林家村那边……”

  “林家村能有什么?”

  郑老太太恼怒道:“这小蹄子娘家又没人,谁会给她做主当靠山?再说了,他们林家村出了背夫偷汉的姑娘,理应向我们郑家村赔礼道歉,还能指望我们给他们一个说法不成?”

  不得不说,郑老太太的话都说到了点子上,这字字见血的,比钱氏不知道高出多少个段位。

  里正和村民们被她撺掇鼓动,眼神中皆闪现出一抹凶狠,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农具。

  眼见着村民们转变态度,连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林雨彤在心中冷笑——

  这还真是一村子的奇葩,已经不要脸到可以当众商定如何谋害她的性命了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用淘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用淘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