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额头做错了什么
十万狂花2020-02-10 10:522,345

  小五已经很多年没从墨焰枭身上,看到恐怖如斯的杀意了……

  陶染随后捡起地上的录音笔离开了。

  一秒,两秒……

  仿佛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墨焰枭就立在隔间,跟座石雕像一样。

  直到……

  床上的人麻醉剂的药力散去,谨慎地看了眼周围,坐起身。

  隔间的门开了。

  吴戈旋即翻身下床,“少爷,我……”却忽然住了嘴。

  浑身不由打了个哆嗦!

  他……他上午一到了病房,就打了麻醉剂扮作少爷躺在床上,应该没做错事才对?

  怎么少爷现在看他的目光,像是下一秒就要拧断他脖子似的???

  “少爷,我错了!”吴戈双腿一软,吓得跪倒在地。

  扫了眼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墨焰枭面色清淡,浑身肃杀的气息却没有丝毫消减。

  薄削的唇轻启,“你错在哪了?”

  “我我我……我错在……”吴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惶恐地朝一旁的小五看去。

  小五一脸菜色,大气不敢喘地抬手碰了碰额头的位置……

  额头?

  额头做错了什么!!!

  脑子飞速运转着,终于恍然大悟,他郑重说道:“少爷,您放心,等您不再需要我做替身,我就去整容,整回自己原来的样子!一定不会跟您撞脸的!”

  毕竟这张和墨焰枭一模一样的脸,就是经过这几年的整容手术,才整出来的……

  墨焰枭却像是没听到他话似的,视线定在他额头上,面色阴鸷。

  吴戈脸色惨白如纸,终于弱弱问道:“少爷,那……那我到时候毁容成吗?”

  房间里迎来了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

  “你先回吧。”墨焰枭淡漠地启唇,眸色一凛,“额头……好好洗!洗的彻彻底底!别留一丝痕迹!”

  莫名的,他无法容忍她在其他男人身上留下任何一丝印记!

  吴戈还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额头到底怎么了,却如获大赦,应声之后,逃命似的从隔间的通道离开了。

  好半晌,小五才敢开口,“少爷,现在替身到了,以后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您都可以自如行动了!”

  墨焰枭微微颔首,却又想到了什么,“那支录音笔……”

  “少爷,需不需要我派人从陶小姐那取回来?”

  墨焰枭俊逸的眉一挑,“不用,我亲自去取。”

  三天过去了,陶琳琳的事并没有在网上传开。

  有关服装大赛的新闻,全网都找不到几条,就像这场比赛从未进行过……

  整个南市,能这样操纵媒体的,也就只有墨家!

  这是陶宏远登门求了墨宇轩好几次,才有的结果。

  陶染也猜得到,这肯定是陶宏远收拾的烂摊子,她只恨不能亲自将陶琳琳的真面目捅到大家面前!

  这晚,林潇潇接小茉莉离开后,陶染如往常一样留在医院陪墨焰枭。

  “啪嗒!”

  关了灯后,陶染躺到了墨焰枭身旁,然后开始剥自己的衣服……

  这五年,她隔三差五地就要跟他……

  虽然好像并没有明显的作用,但她总觉得,这样做可以让自己心里有个期盼,好像一觉之后,墨焰枭就能醒过来!

  陶染翻身坐了上去……

  “嗡!”

  手机铃忽然响起。

  陶染羞窘地开了灯,下床接通电话。

  “你赶紧从医院离开!”林潇潇火急火燎的声音响起,“我听说,有大批记者正往医院赶去,而且是奔着你去的!”

  记者?奔着她来?

  陶染一时之间完全反应不过来……

  “快!”

  林潇潇又在那头喊了一声,她这才迅速出了门。

  陶染冲到医院大门口时,一群记者正从车上下来,她埋着头,戴了顶鸭舌帽,小心翼翼地避开他们快步走。

  终于走出一段路,算是躲过了一劫……

  她抬起头,还没舒出口气,整个人就呆住!

  汽车警笛声由远及近地响起,红蓝交替闪烁的警灯,带来强烈视觉冲击……

  陶染回过神来时,警车已经在眼前停下,警务人员下了车仔细看了一眼她的脸。

  “你是陶染?有人告你蓄意谋杀,请跟我们回警局一趟……”

  蓄意谋杀?

  “我没有!”陶染惊慌地为自己辩解。

  然而没有人听她的话,她被架着往车上走。

  与此同时,刚刚被她躲过的记者,竟然齐齐围了过来!

  “咔嚓!咔嚓!”

  这些人兴奋地围着她拍照,记录她被带上警车的一幕……

  到了警局后,陶染很快被带去审问。

  她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蓄意谋杀,是指她有意谋杀顾南越?!

  做完笔录后,听说有人来探望,陶染以为是林潇潇,很快答应了探视。

  来的却是陶琳琳!

  “你不是想把我送进监狱吗?可我还好端端的,现在马上要进监狱的人是你呢!”

  陶琳琳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还没好,此刻咧开嘴笑,猪头一样,看着让人恶心……

  陶染已经镇定下来,沉声说道:“就知道是你在搞鬼!不过事实就是事实,顾南越就是被雷劈了!与我无关!”

  她刚刚已经想起,那天听维修工说过,那栋楼的避雷针坏了,顾南越就是因为这个才被雷劈的吧……

  陶琳琳阴险地一笑,“捏造出来的事实不也是事实吗?我已经找到‘证人’,说是当天亲眼看到你们在天台争吵,你还跟越哥哥动了手,是你制造他被雷劈了的假象,谋害他!”

  陶染心里警铃大作,陶琳琳这是准备造假证?简直无法无天!

  不过陶家这几年在墨家的提携下蒸蒸日上,已经很有实力,陶琳琳要是铁了心往她头上扣蓄意谋杀的罪名,不是做不到的!

  “顾南越呢?这是他的主意?”

  “越哥哥现在还昏迷不醒呢,不过我相信等他醒来,发现你已经被定罪,送进监狱了,他肯定很高兴吧!”

  “哦,对了!外面大批记者也是我叫来的,明天一大早,陶大设计师蓄意谋杀前未婚夫的消息就会满天飞!啧啧……到时你可就成了人人唾骂的毒妇,身败名裂了!哈哈哈……”

  听着陶琳琳猖狂的笑声,陶染恨不得扑上去撕烂这张阴毒的脸!

  但她知道,现在她只能冷静下来,自己救自己!

  脑子飞快转了一圈……

  那两个维修工!

  只要找到他们,让他们作证那栋楼的避雷针当时是坏的,那她就能洗刷冤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暖婚:墨少,你节操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暖婚:墨少,你节操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