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门拜访被刁难
十万狂花2020-02-10 10:502,297

  翌日。

  陶染睁开眼,只觉酸痛感从四肢百骸涌上来,一扭头,一张俊美无匹的脸映入眼帘,惊得她差点叫出声!

  瞬间清醒过来,一旁躺着的是她已有肌肤之亲的丈夫,墨焰枭。

  身体某处的疼痛尤为明显,她耳根子发烫,只好拒绝去回忆昨晚的事。

  只不过,她昨晚好像的确感觉到男人动了一下?!

  难道同房真的可以刺激他恢复意识?那以后就算是她天天跟他……她也是很乐意的!

  现在墨焰枭是她的丈夫,陶染欣喜地想,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要尝试!

  细心地替墨焰枭擦拭了身体,又找来护士测了各项指标,确认他一切正常后,陶染这才安心地从医院离开了。

  毕竟她现在是墨家的儿媳,总该上门去看看。

  听说墨父两年前去世了,墨家现在只剩墨夫人和墨焰枭、墨宇轩两兄弟。

  不过昨天是她和墨焰枭的成婚之日,没有任何仪式和亲朋祝贺也就罢了,但她这位婆婆和小叔子,怎么也没露上一面呢?

  墨家大宅坐落在半山腰,却独霸了整座苍梧山的风景,有点占山为王的架势。

  外人一到山脚就要经人通报,才可上山。

  陶染是第一次来这里,山脚安保室的人听了她墨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后,一脸的鄙夷,“你这样的小姑娘我见多了,少做梦!赶紧回去吧!”

  陶染更加怀疑了,难道这些人并不知道,她和墨焰枭成婚的事吗?

  “我的确是墨家大少奶奶,烦请通报一声,否则……后果自负!”陶染直直盯着那保安的眼,不急不躁地说道。

  保安大概是被她身上那股从容笃定镇住了,拨通了内线,等挂断电话后,表情古怪地看了她好一会,“你难道真是……不对!夫人让你上去!”

  陶染面露欣喜,看来墨家还是承认她大少奶……

  “用你这双脚爬上去!”保安嗤笑着补充道。

  什么狗屁大少奶奶!

  整个墨家都知道,墨家只有夫人和少爷!哪来的什么大少爷!

  陶染不理会他讽笑的脸色,目光落到前方蜿蜒的山道上,显然,墨夫人是在刁难她!

  可正因如此,墨家她必须去!她要知道自己到底嫁到了什么样的人家!

  山路足足爬了一个多小时,陶染到墨家的时候,腿都要走断了……

  墨家大宅比想象中更富丽堂皇。

  陶染却无心留意这些,她忐忑地看向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墨夫人,“您好,我……”

  “啪!”

  她才开口,一旁的佣人忽然一巴掌甩到了她脸上。

  陶染整个人都蒙了,好一会才回神,拧眉怒斥那佣人,“你做什么!”

  “再打!”墨夫人忽然冷声发话。

  那佣人再次抬起了手,只不过这次陶染抢先抓住了她的手,重重往旁边一甩!

  又迅速冲上前问道:“墨夫人,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需要捱上这两巴掌?”

  这一切太突然,她自问并未做任何错事!

  墨夫人狠瞪了她一眼,厉声开口,“就凭你敢自称墨家的少奶奶,我没叫人割了你的舌头,已经算从轻发落了!”

  竟然是因为这件事?可她明明嫁给墨焰枭了,难道……

  “墨家的少爷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亲生儿子墨宇轩,除了我儿子的妻子外,再没有什么墨家少奶奶!”

  陶染顺着墨夫人的目光往二楼看去,只见一个异常俊美的年轻男人,正倚着走廊的护栏,阴恻恻地朝她看来……

  她不由想到那种吐着信子的毒蛇,后背一凛,迅速收回了视线。

  “我警告你,即便你嫁给了墨焰枭那个活死人,也别打着墨家少奶奶的幌子招摇,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里不是你这种被赶出家门的流浪狗待的地方,马上滚!”

  陶染心底一阵刺痛,却站直了身体,别人骂她是野狗,但她自己必须挺直了脊背做人!

  转身大步往外走,她必须去找琳琳问个清楚!

  琳琳明明告诉她,墨家夫人最是和善,墨二少长年悉心照顾自己昏迷的大哥……

  站在陶家大宅门口,听佣人说陶琳琳不在,陶染原本打算离开,一辆银色跑车却忽然闯入眼帘。

  她下意识往拐角一躲,只见身形修长的年轻男人下了车。

  竟然是他……顾南越!

  顾伯母和母亲是闺中密友,顾南越和她因此定了娃娃亲,即便母亲被赶出顾家,顾伯母也常带着顾南越探望,意在坚持这门婚事!

  几年前顾伯母因病去世,顾南越还拉着她的手,说是一定要完成母亲的遗愿,娶她回家照顾她一辈子!

  陶染也一直以为自己会嫁给顾南越,掏心掏肺地待他,直到前段时间母亲重病……

  这个口口声声要照顾她一辈子的人,竟然连母亲救命的钱也不肯出一分!

  眼看着顾南越进门了,陶染鬼使神差地绕到了大宅后门,她记得,这里的墙上有个洞……

  将堵着洞的石头扒拉开,再缩着身子钻过去,好在是午休时间,并没有撞见佣人。

  陶染轻手轻脚地进了大宅,又绕上了二楼,正不知往哪儿走时,忽然就听到了声音。

  “越哥哥,你来看我,我真是太开心了!”

  透过狭窄的门缝,只见陶琳琳跟只花蝴蝶一样,飞扑到了顾南越身上,踮起脚尖,主动献上两瓣红唇……

  二人肢体交缠地倒在了床上,喘息声连绵不绝……

  陶染瞬间如坠冰窖!彻骨的寒意从脚趾头往上冒!

  这一定不是真的!

  他们可是除母亲外,她最亲的亲人啊!

  然而……

  “越哥哥,姐姐都说了,她就是看上了墨家的钱财和地位。她还说……和墨家比,你们顾家就是艘破船!你和墨焰枭比,就是个小喽啰,她自然要选墨焰枭了,即便他是个植物人,也比你强上千百倍!”

  她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不过越哥哥,你也别太责怪姐姐了,她的身世你是知道的,在那种环境下长大,也难怪她一心钻到钱眼里去了!”

  她的身世……难道不是拜她陶琳琳母女所赐?但她长成什么样了?

  母亲这些年一直教导她,知足常乐,做一个踏实正直的人啊!

  陶染垂在身侧的手止不住地发抖,难以置信,这些恶毒的挑拨的话,竟然出自那个一向乖巧柔顺的妹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暖婚:墨少,你节操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暖婚:墨少,你节操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