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要活着
九道泉水2020-07-30 09:222,971

  黑大叔大惊,想起贺茂无说的话,知道自己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让我被螳螂蛊虫攻击。

  螳螂蛊垂死挣扎,最后一击加上了贺茂无最后的意志。螳螂蛊虫在黑暗中生长,具有极强的求生意识,最后关头的攻击,就算是黑大叔白月明也无法挡住。

  我随身带着带着的方口罐子发出一声警鸣,等我转过身子的时候,那跳起来的螳螂蛊一样落在我的手臂上面。

  我感觉到手臂一麻,好像被咬了一口,只见那半只螳螂蛊从我的手臂钻了进去。

  “啊,虫子……钻进去……”

  整个过程不到两秒钟就结束了,而剧痛才慢慢地散开,我张开嘴巴大叫了一声,只觉得那虫子在我体内快速钻动,我身子一晃动,就要倒在地上。

  “阴险的虫子,毒辣的人。”黑大叔咬牙切齿地说道,一把将我扶住。

  我的嘴唇变得苍白,全身的力气被抽空了一样,好像就要死了一样。

  “我会……死吗?”我问道。这是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如果我死了,我的家就白被人撞了,折冰锐会以为我是只逃跑的蚂蚁。

  我不能死,至少不能死这么早!

  黑大叔道:“你放心,没事情,我保证你可以活着。”黑大叔将我背了起来,顺着上山的道路往回走,一路上狂奔,只觉得耳边的风吹个不停,落在身上好冷。

  “怪我,怪我,大意了。”黑大叔边走边自责。

  我咬着牙,全身的汗水不断地往下流,只觉得那螳螂蛊在我体内,好像要把我吃掉一样。

  蛊虫这种东西,一多半养到最后都是异常凶残,而且成为半虚体半实体的虫子,螳螂蛊进入我的体内,原本垂死挣扎,一下子活了过来。

  从山上到了山脚下,黑大叔带我去了一家医院,找护士要了一把小刀,然后吊了一瓶葡萄糖补充能量,黑大叔自己动刀,弄了半个晚上,急得满头大汗,还是没有把那可恶的螳螂蛊虫给逼出来。

  黑大叔本来想用他捉到那只黑虫子逼出螳螂蛊,但是考虑到我年纪较小,两只虫子进入我体内,那么我必死无疑。

  一个晚上过去了,螳螂蛊虫还是没有逼出来。

  到了凌晨四点钟,我已经痛晕过去了,迷迷糊糊之间,我又梦到了师父,师父跛着腿,走在我前面,走得很慢,可是不是我跑得多么快,都追不上。追着追着,我觉得好累,两边寒风阵阵,数条花斑毒蛇盘在石头上,对我吐着信子。

  我赶紧站起来,跑了起来,一脚踏空,从高空之中掉了下来……

  不,我不能死,我要活着。

  这一掉,我就醒了过来。

  我第一眼便看到晨光中黑大叔,满是愁容,见我醒了过来,一脸愁容。

  “萧关,这蛊虫是贺茂无死前所下,我解不开。”黑大叔有些愧疚。

  死者既然已经死了,就不怕报复,所下的命令异常顽强,螳螂蛊深种在我的体内,无法逼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有些慌张。但瞧着黑大叔的神情,我还是有些动容。

  “黑大叔,你一定有办法,我相信你,现在你事情办完了。我们去湘西吧。”我说道。

  黑大叔想了一会,朗声说道:“是啊,我怎么这么傻啊,去湘西,一定有办法。”

  黑大叔一扫阴霾的心情,慢慢地站了起来,又将我背了起来。从医院出来,我回头看了一眼医院,才看到“九江”两个字,我才知道这个地方是九江。

  出了医院,我越来越虚弱,已经吃不下去饭了,喝了一些白水。我和师父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每一顿都能吃饱饭,忍饥挨饿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一路上,有几个好心人见我,忍不住说:“孩子是要死了吧。”

  黑大叔没有搭理他们,经过十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湖南声怀化,又在那里坐车去往凤凰县城。

  同去的车上,有五个旅游的青年人,带着相机沿途拍照,青春朝气。

  黑大叔告诉我,萧关,你要坚持住,等你长大了,你也要跟他们一样上大学,谈恋爱的,你知道吗?

  我透过窗户看了很远,不知道未来的日子是什么。

  现在,师父没有了,家也没有了,更可怕的是,我体内的虫子随时都有可能咬死我。什么上大学都是假的。

  我摇摇头道,大叔,死之前能见一眼我师父就好了。

  黑大叔笑道:“你放心,只要你活着,我一定带你去见你师父,我白月明向你保证。如果我做不到的话,我就陪你一起死。”

  黑大叔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他这么一说,我的心也放了下来。我闭上眼睛,忽然听到有人在唱歌,五个青年人开始唱歌,是青春的歌曲,是生命的歌曲。

  我觉得自己又有了力气。

  到了凤凰县城后,下了汽车后,已经是下午五点钟,气温开始下降,我的精神头却好了不少,我坚持自己下地走路,不再让黑大叔背着我,到了饭点,我不仅喝了一些水,还吃了两碗米饭和一碗腊肉。

  好像全身的力气又回来了。

  我笑道:“大叔,我现在有力气了,是不是那虫子被我饿死了?”

  黑大叔笑得很勉强,伸手摸摸我的脑袋,说道,萧关,你真厉害,居然把虫子给饿死了。

  我瞧出黑大叔的异样,又想起镇子有的老人,躺在床上多年,向来不能吃饭,可是有一天居然下地做家务,还能吃半斤肉,其实这种现象就做回光返照。

  我可能也是这样,快被毒死了,临死前不想做个饿死鬼,所以特别能吃。

  一想到这里,我就把头低下来了。

  黑大叔见我的神情,说道:“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带你去找一个人,你不是要去茶花峒吗,我要找的那个人就在茶花峒,等你治好了,你就可以找师父了。”

  一想到可以找师父,我又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很快,天就黑了,凤凰古城在一片灯光下面,异样美丽,沱江穿过古城,带走着绵绵不断地孤独。

  可到了天黑,我的蛊毒又开始发作了,全身的骨头都被虫子噬咬一样,最难忍受是心脏的剧痛,似乎那螳螂咬破了我的胸口,就要从里面爬出来一样。黑大叔怕我咬了自己的舌头,找了一块毛巾要在我的嘴里面。

  而天一黑,黑大叔就背着我,从县城出发,此次要去的地方,正是我从师父口中听到的茶花峒。茶花峒在凤凰县城的西南边,修好了一条马路,可以坐车子过去,但黑大叔走的一条山路,经过乌龙山进入茶花峒,靠着陡峭的山壁,有一条凶险的小路。

  黑大叔来过这里,并不害怕漆黑的山路,一直走了三个小时,到了晚上十点钟,山里越来越冷,在半途中,黑大叔将外套脱下来,套在了我的身上。

  再走一个小时,就是晚上十二点,也就是这个点数,我们到达了湘西的茶花峒。

  此刻,正是螳螂蛊最为疼痛的时候。

  黑大叔并没有马上进苗寨,而是在村口等了一会,打了一个电话。我看着黑大叔的神情十分凝重,好像接下来的事情,他也没有把握。

  大概过了十分钟,从寨子里面出来了一个人,穿着一双布鞋,打着手电,他走来的时候,悄无声音,就好像鬼魂一样。等他走进,我看清楚了他,却是一个中年胖子。胖子,鬼魂,两种怪异特征结合在一起,给人异样怪杰之感。

  “我带你进寨子,你来得不是时候,你们都要小心。”胖子很冷静地说道。说完的时候,看了一眼我,微微摇了摇头。

  黑大叔没有多问,将我背了起来。

  穿过寂静的村子的时候,虽然安静,却压抑得要命,我甚至都忘记了身上痛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进村的时候就跟上我了。

  五分钟,我们到了胖子的家里。

  “白无常,你带这个小孩来干什么?”胖子直接问道。

  “废话,我只想你救他一命。”黑大叔有些不高兴地问道。因为我都听得出胖子是在明知故问,黑大叔自然也听得出来。

  “不……如果是别的小孩,我可以帮你……但是他……他不行……不是不救……是不能救……”胖子并没有被黑大叔吓倒,而是拒绝了黑大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蛊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蛊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