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荒村怪婴
九道泉水2020-07-30 09:223,102

  郭心儿咬着嘴唇,想要说什么话,但还是收住了,一双眼睛已经红了。

  看来,这个麻老姑对她并不好,不然她也不会吓哭了的。

  我一时也不知道和她说什么话,只能咬牙对她微笑,一边伸手将额头密密的汗水擦掉。

  “萧关,你要是觉得痛,就叫出来,没有人笑你。”郭心儿终于又说话了。

  “没……不痛……”

  站在一旁的黑大叔喊道:“麻伦,你来止止痛?”麻伦摇头说道:“只能靠他自己了,昨天用土鸡蛋揉出了两只钢线虫,剩余已经不会上我的当了。”

  麻伦这么说,看来只能靠我自己,我的牙关咬得更紧,拳头攥得发痛。

  黑大叔只得将我背了起来。上了黑大叔的背,我感觉那剧痛渐渐地散开,最开始是腹部绞痛,随即全身的骨头都被人打断了一样。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痛得流出来。

  “萧关,等你忍过了这一次。以后谁也不能打败你了,你一定要坚强。”黑大叔说道。

  我无力地点点头。

  顺着山间的小路,接着往山里面走。石头下面,大树下面,都仔仔细细地寻找了,并没有看到那种黑色花朵的小草。

  黑花草好像真的有灵性一样,知道有人来找它,就躲得远远。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最后夕阳慢慢地落了下去。黄昏降临人间了,整个山林中弥散着令人悲伤的光芒。

  麻伦忽然说道:“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能有,但是那是个荒废的村子,到了晚上怕是不太安全。”

  黑大叔说:“有什么不安全,难道有鬼不成吗?”

  麻伦摇头说:“也不是说有鬼,那个寨子一百年前忽然消失了,里面的人都死了,总有些怨气在里面。十年前,烈云叔去那里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

  “一百年都过去了,太阳晒了一百年,有什么怨气早就晒光了。”黑大叔说。

  “你是说我师父……去过寨子,那我也要去看一看。”我迷迷糊糊之中听了麻伦的话,要去看一看那个寨子。

  麻伦和黑大叔经过讨论,决定去一去那个荒废的寨子,四个大活人,还怕什么怨气怨念不成。

  而郭心儿也不反对,她毕竟是个九岁的女孩,不能做主。

  乘着天完全黑透之前,我们作了简单的调整。开始朝西边走去,一路上走过的地方,石头更怪,树林更加茂密。毒虫更是不计其数,其中就遇到了几只剧毒的游猎蜘蛛,还有几条洛铁头……

  麻伦叔采了一种黄色的叶子,然后我们揉碎涂在身上,那些毒虫才没有靠近。

  最终,在天完全变黑之前,我们到达了荒废寨子的外围。寨子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地面,上面长满了杂草,应该是百年前的良田。

  顺着杂草望去,是一条依稀可辨道路,这便是进寨子的道路,也长满了一人高的茅草。

  麻伦叔在进去之前说:“我们苗人上山,都不敢来这个寨子。黑花草是有灵性的草,肯定是跑到这边来了,安安心心地过自己的日子。”

  郭心儿说:“好,好,我们一定要找到黑花草。”

  四人说好之后,便开始往里面走。进寨子的时候,打起了带来的手电,照着道路往里面走。路边的房屋已经倒塌,屋前屋后长满了杂草,藤条爬满墙面,还有的墙面布满了可怖的图案,像是一些祭祀所用的古旧图案。

  天一入黑,正是阴气上升的时候,这个荒村散发着怪异的煞气。郭心儿是灵媒,对于一些不干净的气息更有天生的直觉:“麻伦叔,你说得没错,我相信黑花草在里面,但这里也有些不干净的东西。”

  麻伦叔也点点头,赞成郭心儿的说话。越往村里面走,这种感觉就越发明显。

  百年之前,全村的人全部死亡,当时肯定发生过可怕的事情。师父十年前来到这里,也肯定发生过可怕的事情。

  这个地方,实在是有些邪门。

  天完全黑了下来,光线暗淡,虽有了一个手电筒,但还是不够照明。

  于是我们决定,晚上找个破院子,割掉杂草,四周布上简单的机关,烧上一个篝火,休息一晚,等明天天亮后再寻找黑花草。

  最后,我们找了一处宽大的院子,那个院子地面光秃秃的,没有一点杂草。

  胖子麻伦砍了一些木头进来,郭心儿捡了一些干枯的树叶,就在院子中间烧起了一个篝火。麻伦做了一个简单的架子,将装水用的陶罐子挂在上面,烧了些开水。

  胖子麻伦接着又割了一下细细的茅草,就铺在火堆边,作为休息用的床铺。

  黑大叔将我放在地上,给我喝了一些开水,补充流掉的汗水。

  我才觉得好受一些,又吃了少许的饭团,才渐渐觉得舒坦起来。郭心儿弄了一些香料点了起来,我的痛楚才算暂时地结束。我渐渐知道,钢线蛊虫生活在螳螂的体内,在快天黑的时候是最痛的,熬过那个时候,人就感觉活过来了一样。

  “谢谢你,郭心儿。”我很真诚地说道。

  郭心儿将一根树枝丢到篝火里面,笑道:“萧关,不用那么客气。”

  胖子麻伦说:“白月明,你守前半夜,我守后半夜,让两个孩子休息。”

  黑大叔想了一会,说道:“行,我们四个人守在一起,再加上烧了大火,就算是有厉鬼,也不敢冒然靠近,毕竟鬼是怕火的。”

  安排妥当后,黑大叔和麻伦闲聊了两句。郭心儿没有多少话,蜷缩在身子,睡在了茅草上面。我的困意袭上来,在淡淡的香料味道之中,慢慢地睡了过去,只听到篝火“噼噼啪啪”的声音,随即进入了梦乡。

  到了半夜,差不多是一点钟的时候,几声怪异的叫声传来。这叫声好像是婴儿的叫声,在寨子里面响起,这个婴儿的叫声很惨,很尖锐。过了一会,这婴儿的叫声又变成了一只小狗的叫声,小狗叫声也很绝望。

  我睁开眼睛,感觉荒村怪异得很,好像有什么不安分的东西。我睁开眼睛之后,没有看到婴孩,也没有看到小狗,而是看到一双纯洁清澈的眼睛,眼睛里闪烁着火苗……

  这眼睛正是郭心儿的,她也是被这怪叫声给吵醒。在我看到她清澈眼睛一瞬间,我发现她的脸似乎红了

  郭心儿道:“你……你……怎么挨着我睡了?”

  我一时之间没有想清楚,被她这么一说,立马就坐了起来,很快我的脸也红了。在休息之前,我们二人是隔很远,等醒过来已经挨在一起,这便是郭心儿脸红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靠在一起了……”我环视四周,发现没有了胖子麻伦和黑大叔的踪影,“咦……他们两个人去哪里了?”

  郭心儿也从茅草上坐了起来,揉揉眼睛,看了四周:“是啊,他们去哪里了?”

  我不由地问道:“该不会被寨子里面的厉鬼抓走。”

  郭心儿轻声笑道:“萧关,你可真能想。麻伦是茶花峒数一数二的高手,要真是被厉鬼抓走了,那肯定是一只女鬼,他心甘情愿被女鬼抓走的,那个黑大叔……白大叔……也不是简单的角色,肯定不是被女鬼抓走的。”

  郭心儿笑出声音来,我也跟着笑了,伸手挠挠脑袋说:“看来我是多想了,那他们能去哪儿,瞎灯黑火能干什么去啊?”

  郭心儿忽然嘟着嘴,摇头道:“他们乘我们睡着的时候离开,肯定是不想我们知道,既然他们不想我们知道,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就是了。”

  我说:“恩,对了。刚才那个声音,你听到没有,就是那个小孩子叫声,还有狗叫的声音。”

  郭心儿眼珠子转动,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个……我也说不上,不过我想,很有可能是百年前,生活在这里的人留下来的,在特定的时候,又自动放出来。”

  我摇摇头不信:“可是,那个小孩的哭声很痛苦,很刺耳。那只狗更是不一样,像是脖子被绳子勒住一样。”

  郭心儿白了我一眼:“就咱们两个小孩在这里,你非要说得那么吓人……”

  郭心儿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珠子不安地瞄着院子的四周,在不经意之中看了院墙上。黑漆漆一片,却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影子。那个影子好像就飘在空中,空洞洞没有一只眼睛。

  不对,好像个子并不是很高,应该是一个小孩子

  “嘘……”我轻轻地竖起了中指,就放在嘴边。

  郭心儿被我动作吓住了,不由地靠近了我。红色的脸蛋一下子就吓白了。

  我已经低下了头,说:“院墙上站着一个小孩,穿着白色衣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蛊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蛊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