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风雨来袭
婆娑宠2017-04-06 03:162,340

  换好衣服的颜妃,领着同样穿着日常衣服的颜木和宇文辰准备从消防通道朝楼下走去。转角的时候,宇文辰瞄到身后不远处,正亲昵地说着什么的戚妍和云琳月,拍了拍颜妃的肩膀,宇文辰鄙夷地说道,“真搞不懂你们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要好的时候,什么秘密都可以分享,一闹翻,就像杀父仇人一样势不两立,太难捉摸了。”摇了摇头,宇文辰捂着嘴,低声问道,“妃子,老实交代,凶手是谁?”

  “又没死人,哪儿来的凶手?”颜妃冲宇文辰翻了翻白眼。

  “快告诉我,你一定知道。”急性子的宇文辰冲颜妃捏着手指,嗤牙威胁着她。

  “你把指纹扫描回去,再和婚礼上的那些人一一核对不就知道了。”颜妃冲宇文辰温柔地笑着,猫一样的狡黠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算计。

  颜木操着双手,微笑着,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好戏。

  “妃子……”宇文辰臭着一张脸,嘟嚷道,“不带你这样玩我的,好歹我也帮你打探了那么多有用的消息,没有我,你能‘升灵’吗,做人要厚道!否则天打雷劈!”

  “哟,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颜妃斜睨着宇文辰,慢慢朝颜木身边靠去,示威似的,冲宇文辰挑了挑眉。

  颜木温柔地噙着嘴,把颜妃挡在了身后,双手抱在胸前,笑眯眯地看着宇文辰。

  “妃子……”宇文辰苦哈哈地看着颜妃,讨好地说道,“拜托,你不告诉我,我就会失眠,我一失眠,就没办法好好工作,没好好工作,我就会拖你们的后腿,到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大家,这样,不利于我们之间的团结、友爱。”宇文辰死缠烂打着,脸上哀怨的神情,很像了受尽委屈的小媳妇。

  “其实,木应该知道。”颜妃八卦地捂着嘴,指着颜木的后背,冲宇文辰挤了挤眼。

  “我?”颜木指着自己的鼻子,转过脑袋,奇怪的问着身后的颜妃,“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是说了吗,幕后的主使是因为嫉妒云琳月,而且和新郎曾经有过什么,又不甘心就这么被甩了,所以才装神弄鬼。你说,在那群人当中,谁最喜欢勾搭,而且还勾搭你未遂?”颜妃睨着眼角看着颜木,取笑着他。

  “是她?”颜木微微蹙眉。

  “喂,别当我是死的,妃子,你还没回答我呢。”宇文辰很不满意自己被忽视了,微微抬高了音量,冲两人吼道,“你们少在那里眉来眼去,我还站在你们中间呢。”

  “辰,刚才谁在最后摔了一跤?”颜妃笑眯眯地看着宇文辰。

  “呃,是她?”宇文辰不确切地看着颜妃。

  “对啊,她勾搭木未遂,木又十分小心眼,睚眦必报,所以才让她摔了一跤,对吧,木。”颜妃把目光转向了颜木,半眯着眼睛,嗤牙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是你故意把插座放在那里,就等着她踩上去。”

  “我可不是为了我自己。”颜木无辜地耸了耸肩,撇嘴说道,“谁叫她把果汁泼在了你身上,那是她咎由自取。”

  “你别告诉我,那音响师拉肚子也是你的杰作。”宇文辰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指着颜木。

  颜木无辜地撇了撇嘴,笑眯眯地摊开双手,无奈地说道,“没办法,谁叫他撞在了我家妃身上。”

  这家伙,绝对腹黑!

  宇文辰在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内,做出了一个历史性的重大决定:以后尽量少惹这个人,这家伙,绝对是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的高手!

  “妃子,最初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宇文辰不甘心地继续追问着。

  “监视器上除了指纹,还有红色的指甲油,应该是她在调整监视器的时候,不小心弄上去的。”说完,颜妃看了看时间,对身后的两人说道,“走吧,表姐还在楼下等着我们呢,难得她今天请我们吃火锅,快点。”

  一行人乐呵呵地朝楼下走去。

  ……

  郊外,别墅。

  夜幕下,尖尖的屋顶从影影绰绰的树丛中露了出来,像是直插云端的擎天柱,带着万劫不复的固执,笔直朝上。偶尔飞过几只乌鸦,刮噪的声音给阴森的夜色增添了一丝恐怖,像极了那吸血鬼的城堡,明明看上去是那么让人毛骨悚然,但是迈出的脚步却鬼魅地朝前。

  整栋别墅如同一个庞然大物,静静地矗立在丛林深处,黑漆漆的一片,只是从二楼书房透出的光亮告诉着暗地里窥视这里的人们,这里是有主人的。

  二楼书房,此时围坐了四、五个神色严肃的的人,坐在正位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虽然头发已经斑白,但精神看上去还不错,很是干练的模样,微紧的双眼隐约中透着一丝阴桀。围坐在他身边的,是一对儿中年夫妇,四十出头的模样,男的有着儒雅的气质和不输给年轻人的帅气,女的有着典雅的气息和如水的柔媚。坐在他们旁边的那个年轻男子,应该是他们的儿子,精致的五官,清新绝伦,脸上的轮廓遗传了他母亲的细腻,却又带着他父亲的刚毅,即使是坐着,也能看出他的身材不错,健硕的胸肌,撑在半紧身衬衣下,很让人浮想联翩。

  坐在对面的两名男子,岁数大概在三十出头,金属眼镜挂在鼻梁上,有着书生的文弱秀气,可镜片后面那双阴森的眼睛,却又有着嗜血的暴戾,可是,两人身上又有着一股对对面几人的恭敬气息,矛盾地交织在一起,看来,他们应该是属于助手的角色。

  坐在主位上的老者缓缓开口,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担心和愤怒,“还没有楚弦的消息吗,已经一周了,那些人是不是不想活了?办事这么没有效率!”说完,老者愤怒地拍了拍桌子。

  “会不会是绑架?”中年男子迟疑地说着自己的猜测,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以楚弦的身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就算真的是绑架,这么久了,对方怎么没来电话?”老者的语气已经变得很不耐烦。

  “多派点人出去找找,爸,您也别太着急,一定会有消息的。”中年女子递了杯热茶给老者,柔声安慰道,“楚弦才回来两天就出事了,看来,对方一直关注着我们的行动,所以,寻找楚弦的事,我们一定要秘密进行。”

  老者接过茶,重重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遣散了众人。

  尔后,黑夜中最后一点光亮也消失了,整栋别墅湮没在漆黑的夜幕里,无声无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