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渐渐清晰
婆娑宠2017-04-06 03:162,141

  休息室里聚集了很多人,有的沉着冷静地坐在座位上,有的焦虑不安地来回走动着,也有的窃窃私语着,整个休息室里的气氛很是低沉,一丝恐惧萦绕在众人心间,谁也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哗。”

  休息室大门被轻轻推开,众人的注意力齐刷刷地转向了大门,这是……

  三个身穿黑色连帽斗篷的人站在大门处,最中间的那人手里拿了一把白森森的骨扇,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白森森的寒光不带一丝温度,肆无忌惮地在众人眼前撕虐着。三人朝前走了两步,身后赫然出现一片红色的刺眼光亮,晃得众人微微侧过脑袋,用手遮住了视线,不适应地眨了眨眼。

  云琳月捂着胸口,上前两步,看着阴森的三人,呢喃地说道,“你、你就是玄灵子大师?”

  “啪。”

  手里的骨扇被打开,拿到脸旁,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位,可是,骨扇只扇骨,却没有扇面,透过骨头之间的缝隙,那张戴着面具的脸更加诡异。左右站立的两人,低埋着脑袋,脸上同样戴着类似眼罩一样的面具,只是和玄灵子的不同,他们的眼罩是黑色的,两人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阴气,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动不动,这让休息室里原本就惴惴不安的众人更加恐慌。

  “要想见马彤若,今天晚上就到电视台吧。”玄灵子幽幽地开口,沙哑的声音里却又带着一丝邪魅,缓缓弥散在空气中,蛊惑着众人的心绪。

  “真的……真的是马彤若,真的是她?”云琳月双眼溢满了眼泪,视线开始模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转身,玄灵子带着助手离开。

  ……

  NTTV电视台,七楼,休息室。

  颜妃撩起斗篷,把双腿搭在茶几上,整个人缩在沙发里,流氓味颇重地抖着腿,等着上场的时间。

  宇文辰嫌斗篷麻烦,但是又不敢擅自取下来,只得撩起蓬角,系在腰间,如同古代武士一样,披了一米口袋,在休息室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着。颜木仍旧姿态优雅地坐在颜妃身边,贴心地帮颜妃剥着瓜子,面前已经堆了一小堆瓜子壳。

  “小灵子,不就是上个电视嘛,用不着这么紧张,你像门神一样站着不动就行了,没准儿,镜头都照不到你那儿去。”颜妃挥了挥手,安慰着忐忑不安的宇文辰。

  坐在沙发另一角,正专心致志在网站上捣鼓着的宫嘉梦,抬起眼角,轻蔑地瞄了一眼宇文辰,抽着鼻子,鄙夷地说道,“切,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玄灵子,”宇文辰深呼吸了几下,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颜妃身后的两个身体魁梧的保镖,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没话找话地问道,“他们真的只是保镖而已?”

  “是啊,怎么了?”颜妃接过颜木递给自己的瓜子仁,一把就全塞进了嘴里,囫囵吞枣地嚼了几下,指着那两人,口齿不清地说道,“不过,人手不够的时候,他们也会临时充当灯光师、司机、场务等等职位,你可别小看了他们,他们可是全能的。”

  “我就说嘛,”宇文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捂着嘴,凑到颜妃耳边,小声说道,“你一个电话打过去,这些人就拿着衣服、道具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居然还能在我们进门的时候,从身后射出两道红色的诡异光束烘托现场气氛,这专业的速度和技术……没几个月的工夫,练不出来。”

  端起桌上的红茶,狠狠灌了两口,颜妃吧了吧嘴,尖着鼻音,屌屌地说道,“走吧,该我们出场了。”

  三号演播室。

  全场坐无虚席,玄灵子的信徒们手里拿着横幅和彩带,不停地挥舞着,静静等着大师的出场,云琳月和主持人对坐着,神色落寞地盯着地面,似乎对即将和马彤若见面很是犹豫,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而参加婚礼的好友们,也都坐在了最前面的位置上,忧心忡忡地看着台上的云琳月,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出现怎样震慑人心的一幕。

  戚妍双手环在胸前,冷眼看着台上不停擦着眼泪,低声哭诉着的云琳月,嘴角挂着一抹嘲讽,凤霖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自己鲜红的手指,满意地抿嘴笑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演播室里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她就只是个看热闹、八卦的。坐在长凳另一端的韦寒鑫,神色凝重地看了看戚妍,眼底浮现浓浓的担心,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

  舞台上,云琳月和主持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十几分钟,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番,然后,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玄灵子半埋着脑袋,猫着身子,悄然无身地出现在舞台中间,场内的喧哗戛然而止,众人摒住呼吸,死死盯着台上那抹鬼魅一般的身影,强烈的灯光下,恍惚可以看见一股阴森的黑色气体,徐徐萦绕在玄灵子周围,慢慢把她包裹在里面。

  云琳月双手使劲抓着木椅的扶手,扶手发出“咯吱”的声音,像是女子清脆的笑声,却没有暖意。因为紧张和害怕,云琳月身子微微颤抖,嘴唇哆嗦,指尖发白,手心沁出了一层冷汗。

  轻轻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玄灵子深吸一口气,低沉的声音缓缓地在演播室里弥散,“是的,我在,你说吧,我能听到。”

  “是吗?然后呢?”

  “呵呵,是这样啊,我知道了。你有什么要对她说的?”

  “……好,我都明白了。”

  玄灵子轻声笑了,面具下的脸泛着幽暗的绿色,更加阴森诡异起来,嘴角邪恶上扬。微微抬起脑袋,帽沿儿却又遮住了她的脸蛋,一切都是那么飘渺,“写上血字的,并不是马彤若。”

  玄灵子低沉的声音立刻引起场内一片骚动,台下云琳月的朋友们面面相觑,一脸的疑惑。

  云琳月捂着胸口,或许是太过惊讶,脸上已经没了表情,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玄灵子,再无别的反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