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再展雌威
大三不容易2017-05-06 03:462,981

  连夜招太医进灵宫,第二日,后宫哗然,听闻昨夜太后娘娘偶感风寒,后宫立即掀起一场送药风暴。

  各种各样的名药送到灵宫,什么跌打损伤什么百年雪莲、千年灵芝……基本上是种药就送,大家只为讨好这位在如日中天说一不二的大人物。

  灵宫内,此刻正在上演,两两相对无言的大戏。

  凌灵儿和昨日带回来的银发红眸男子对立而坐,二人谁也没有打破这个静谧的气氛。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过了好一会,还是凌灵儿先败下阵来:“哎,看的我眼睛疼。”

  旁边的菲儿一听,立马屁颠颠的给她按摩太阳穴,凌灵儿眯着眼暗赞菲儿手巧,“我说,昨晚上我又救了你,你又欠我一条命吧!”

  男子未动,只是那淡漠的眼神看着凌灵儿,表示在听。“咳咳,那我们来做个交易。你护我三年,我养你三年如何?”凌灵儿尽量笑容和煦,让自己看起来一副好商量的样子。

  男人倒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低下头,看着自己银色的发丝,眼中晦涩一闪而过,继而又抬起头:“我的样子很吓人。”

  声音如同人般清冷淡漠,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但凌灵儿分明听出话语间的落寞!

  凌灵儿将那银色的长发放在手心揉搓,漫不经心道:“不,你长得很好看。”感受那光滑细软的质感,更是满意,要是这颜色不这么张扬就更好了。

  看男人不动,凌灵儿难得解释道:“眼睛很漂亮,发质不错,就是银色我不喜欢,还是拿墨汁染成黑色吧。”

  男人继续沉默,只是表情有些松动,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

  凌灵儿看在眼里叹口气,得,这是钻牛角尖了。

  “要是银色的话,和你出去,你会抢了我的风头!”

  呃?要说先前表情松动的话,那男人现在就是皲裂了。只见他瞳孔瞬间放大, 薄唇微张,似乎在惊讶原因只是这个?而不是长了头别人都没有的发色,是不祥之人?

  凌灵儿自然明白男人想的是什么,于是很专业的在男人抬头的间,脸上换成一副我一点也不在乎你的摸样。

  “魅,是你的真名吗?”

  “……”

  有个性!

  旁边的菲儿就不爽了:“喂,你什么态度,娘娘问你话呢?”哼,一个大男人长的漂亮还装酷不说话,她严重怀疑这个男人在玩欲擒故纵。

  “不是!”男人抬起眼皮回了句,接着又是沉默。

  凌灵儿自顾自的说着:“这样啊,昨晚我看见你背上有个‘蒲’字的刻痕,这因该是你的姓吧。”

  男人身体明显一怔,嘴唇蠕动却还是没有说什么。但是凌灵儿却看的明白:男人的眼中,是迷茫的!

  连自己的姓都不知道吗?有意思!

  “呃……这样吧,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叫蒲良风,你看怎样?”

  “……好!”

  蒲良风抬起头,开始正视眼前的女人。凌灵儿立马精神抖擞,一副真诚的摸样:看吧,我一点也不在乎你的发色和眸色。

  ……

  “行了。”凌灵儿拍拍手,开始转移话题,“你只需要在我危机关头出现救我就行。”天,跟他对视真累人!

  话音刚落,“唰”的一声,男人不见了。

  “娘娘,你看他,真没礼貌。你还没说完话呢,他就不见了。”

  “呵呵,那是他真听话!走,我们出去走走,顺便把那个给冷子尚下毒的家伙给办了。”

  菲儿一听,两眼放光,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那好,娘娘,你等等,我多叫些人来。”

  凌灵儿满脸黑线,看着欢快无比的菲儿,“我是不是把她教坏了?!”

  最后,菲儿、绿儿跟在凌灵儿后面,而两大丫鬟身后是两队身强力壮的侍卫。一群人以正装出席的菲儿为首,气势轰轰的朝御花园走去。

  廷芳阁,是御花园中部最大的亭子。这里群花环绕,鸟语花香。清秀可爱的小丫鬟交错其间为主子们添茶倒水,好不热闹。

  而一群娇艳动人的女人们将太妃娘娘围在中间说说笑笑。一个女子更是低垂着头,半跪在其旁,为她捶膝谈笑。

  “母后,您今天看起来格外的光彩照人。”这纯粹的拍马屁。

  “是啊是啊,看母后的肌肤,莹白柔嫩,比臣妾们的好的太多了。”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就是啊,不知母后怎么保养得,也教教臣妾们啊。”这是不甘寂寞的。

  ……

  “哈哈,你们啊,就会哄哀家开心,这小嘴甜的,也要能哄皇上开心才行。”女人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愉悦。

  花香玉身边跪坐的粉衣女子一脸娇羞,不依的轻锤她的膝盖:“母后,您笑话我们。”力道自然是相当的有讲究。

  花香玉很是享受大家奉承的感觉,瞬间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哈哈,你们还害羞了,哀家现在啊,就希望这皇室人丁兴旺喽!”

  话刚说完,大家就看见凌灵儿带着一大帮子人过来。

  太妃花香玉看了眼凌灵儿的身后,眼含得意:“呦,妹妹啊,什么风把你从灵宫吹出来了?不是说身子骨弱,要养病嘛。”别以为救了皇儿一命,就可以一步登天!

  两方人马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一个旁边全是宫妃,一个身后全是奴仆。这乍一看,优势的一方很明显。

  凌灵儿也冲着花香玉笑笑,“这说的哪里的话,妹妹我掌管后宫,也是要出来体察民情的嘛。”背在身后的手勾了勾绿儿。绿儿了然的上前,对她咬着耳朵:“娘娘,就是太妃娘娘身边的那个,花昭仪。”

  “这样啊!”

  凌灵儿快速想到此女的信息。花紫烟,冷天绝的表妹,太妃的亲外甥,仗着自己身份的优势,经常在后宫仗势欺人,又由于其大哥非常受皇帝中用,因此她也算是皇帝的宠妃之一。只是,凌灵儿皱皱眉,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蠢,生不出儿子就算了,竟然将注意打倒大皇子的身上。

  “臣妾参见太后娘娘!”莺莺燕燕的声音响起,现在凌灵儿的身份和权力值得这些在后宫高傲的女子低下他们的头颅。

  凌灵儿没有吭气,而是绕过大家走到花紫烟面前。

  花紫烟也是仗着自己的姑姑在此,没有经过凌灵儿的允许就抬起头,放肆的打量起凌灵儿。

  “来人,将花昭仪拉下去,禁闭三个月,降去昭仪品阶,赐为花才人。”

  “你?”

  花紫烟惊愕的抬起头,只见凌灵儿俯身在耳旁,只以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

  “哀家已经给你面子了,哀家想,你也不希望将毒害大皇子的消息传到皇上那里去吧。”

  “你……”

  瞳孔急剧收缩,花紫烟半张着唇,脸色霎时苍白如纸,身体在凌灵儿犀利的目光下微微颤抖。

  “臣妾领旨!”

  匍匐跪地,花紫烟心里慌乱一团。没理由啊,那个下药的小太监已经被自己刺死,这件事绝对不会再有人知道才对啊。

  凌灵儿在心里比划了个yes!

  心理战术,成功!

  转过身,也不叫其他人起来,谁叫他们不擦亮眼睛讨好自己,而去讨好那个皇帝不待见的亲生母亲。哼,就让他们一直在这跪着吧!

  “站住!”

  太妃娘娘突然站起来,脸上乌云一片。

  “太后就算要治罪,恐怕也因该拿出个说法吧。”以为凤印在你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凌灵儿!

  凌灵儿瘪嘴:“哦?说法呀,那花才人,你在这里给太妃娘娘解释清楚,再去领哀家的旨吧。”切,老女人,嫉妒死你!

  “是!”

  凌灵儿听着远处女子的哭泣声,却是心情大爽的开始哼着歌,旁边的菲儿非常不满。

  “娘娘,你就这么放过她啊。”

  “不然呢?你想怎样?让最疼她的哥哥和皇上撕破脸皮?”

  “可是……”

  “别可是的了,咱还是在四处逛逛吧。”

  另一边,花太妃在听了花紫烟随口编的解释后,气愤离去,而其他的妃子也面面相觑,都在盘算着,这今后该归顺灵宫还是太妃殿。

  延芳亭此刻已经清冷一片,旁边梨橡树浓密的枝叶中却传来一阵阴冷邪魅的声音。

  “呵呵,这次回来,后宫变的有趣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