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诡异的家宴
大三不容易2017-05-06 03:463,349

  今日回家,冷天绝做的不错,调动了二十个侍卫为凌灵儿护驾。坐着轿子,凌灵儿终于还是来到了那个给过去的她充满痛苦回忆的地方。

  “娘娘,到了!”菲儿的话从帘外传来,凌灵儿伸伸胳膊下了轿。眉头一挑,和预想的一样,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

  抬头看着朱红的大门,上面赫然龙飞凤舞的写着“凌府”。大门两侧高高悬挂着四个大红灯笼,而沿着阶梯下来又是两尊威严的石狮。

  门口两个小厮身姿挺拔,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直到菲儿故意大声的咳嗽一声,才转向凌灵儿,瞬间眼睛瞪得牛眼大小。双手轻拍,大门从里面被推开。

  只见以凌子均为首,后面左侧是凌锋,右侧是大夫人华氏。在后面就是家里排不上名的姨娘等等。

  “微臣协家眷拜见太后娘娘。”

  看着众人伏地而拜,凌灵儿忍不住翻翻白眼:“起来吧。”要是自己还是以前的凌灵儿只怕只能从后门进屋了吧。

  大家起身,等待着凌灵儿先行,但见她背脊笔直站在那里,而身后的菲儿则是双手一拍,一条上好的貂毛铺成的雪白地毯从凌灵儿的旁边直接飞向凌府的门口。

  一步一个脚印,凌灵儿高仰着头,她就是要告诉大家自己再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凌灵儿了。

  “我儿你终于回来了,为父好想你啊!”看着凌子均两撇小胡子颤动,眼里却没有丝毫的关切,凌灵儿想笑,比演戏?谁怕谁啊!

  “爹,女儿也好像爹啊~”说着还伸出手,搀扶着凌子均的手:“爹,女儿多久没回家了,您老了,憔悴了。”

  觉得自己演的颇为不错,凌灵儿又动情的转向傻眼的凌锋,一脸的悲恸:“哥哥啊,爹爹支持这个家不容易,你现在因该帮他分担分担才是。怎么让爹爹如此劳累?依哀家看,爹爹就应该在家颐享天年,好好享受生活才对。”赶紧下台吧,这样自己也可以安心享受生活了。

  “是是,太后娘娘说的对。”

  “哥哥,别称哀家为太后娘娘了,叫妹妹就好。”

  “是,妹妹说的对。”

  “那是,哀家说的话都对。”

  “……”

  凌子均这才看向一直以来没用的女儿,眼里流光划过。却是大笑的拍拍凌灵儿的手,笑得一脸无害:“难得女儿孝敬爹爹,不过爹爹现在身体还行,还是要报效皇天,为陛下效力才对啊!走,灵儿,晚宴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我们进去吧。”

  “嗯,好!”凌灵儿扶着凌子均率先走进屋子,菲儿也一脸高傲的跟在后面。

  “你看看这个小贱蹄子,见到我们什么态度?竟然不给我们打招呼?”

  “嘘,你没听老爷说吗?现在她可此一时彼一时啊,又怎么会被你我放在眼里?”

  “哼,我就不信她在家能给我掀起什么风浪来!”

  ……

  大家和善的坐在大圆桌前,冷子尚更是满脸笑容,为凌灵儿不停地夹着菜,而凌灵儿也是大方地接受,上演着父慈子孝的和谐场面。

  大夫人夹过来一个虾仁,笑的温婉大方:“我说灵儿啊,你以前不是…奥,我的意思是这些天从宫中得到传闻说你好像会武功啊?”

  而其他的人听到这眼神也悄悄的看向最中央的女子。

  “不是传闻,是真的啦,哀家自小就会,你们不知道吗?奥,呵呵,哀家忘了,过去你们从未关注哀家。”

  “……那现在皇上很尊敬你?我听说这后宫里头现在归你管啊?”

  “呵呵,是的,怎么,大夫人也想进宫?”

  大夫人本来就觉得自己为她布菜有失自己丞相府大夫人的身份,此刻听到凌灵儿的话,更是大怒,她实在忍受不了以前对自己摇尾乞怜的人现在如此放肆:“哼,你说的是什么话,有你这么对大娘说话的吗?”

  将筷子重重的摔在碗上准备离去,谁知那筷子渐起的汤汁却是正好朝着凌灵儿的方向飞来。

  菲儿眼急手快的用手帕挡住,一声娇喝:“放肆,竟敢如此对待娘娘。来人,将这刁妇拉下去打二十大板。”哼,打不死你这个老东西!

  屋外的侍卫瞬间冲进来,将大夫人团团围住。直到这里,脸色惨白的大夫人依然横眉冷竖,态度嚣张异常:“你敢?”

  菲儿瘪瘪嘴,对这种看不清现实的人不再多话,手一挥。下面的侍卫架起大夫人,就准备拉下去。

  “住手!”

  凌子均和凌锋同时开口,凌子均看着依旧喝着汤仿佛一切和她无关的女子,深吸一口气:“你一届小小丫鬟竟敢在我丞相府大放厥词,谁给你的胆子!来人,将这小丫鬟拉下去替太后娘娘好好管教管教。”笑话,我堂堂丞相府合适沦落到小丫头说长道短!

  又是涌进来一批家丁,大家互相怒目而视,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大夫人看见自家相公出手,更是狂妄一笑,“哈哈~凌灵儿啊凌灵儿,你也就这点能耐!在我丞相府,老爷说的算!”

  周围的姨娘们一听到这话也是开始点头,那平常欺侮凌灵儿的嘴脸又开始浮现在脸上。

  大夫人偷看了眼凌子均没有阻止自己,又见大家也窃窃私语,得意的有些忘形:“谁知道你在宫中是怎么得势的呢?这先皇仙逝两年,你在宫中过的是冷宫都不如的日子,这突然得势,难道不准你以色侍君……”

  “住口!”

  听到这里,凌子均脸色大变,恨恨的瞪了一眼大夫人,而大夫人也是贝齿紧咬,明白自己刚才说了多么大不敬的话。

  “灵儿,娘不是有意说这些的。”

  凌锋小心的陪着笑看着似笑非笑的凌灵儿,他现在是真的看不透从前懦弱的妹妹,是何时,竟已成长如斯?那面上的波澜不惊似乎没有什么能惹恼她的!

  凌子均也看向这个被自己遗弃的女儿,她从开始的闹剧就没有发过话,那双狡黠明亮的眸子像是没有放进任何东西,她,这是在看戏?将方才的一切当做闹剧?!

  凌灵儿笑颜如花,就像不谙世事的孩子:“大娘,原来你是这么认为哀家的,很好,很好!”真的很好,就怕你们没人抵触我!这下倒给了我正当理由。

  “来人,丞相夫人华氏蔑视皇威,诬蔑圣上,其罪当诛!传哀家懿旨,拉下去,砍了!”

  毫不拖泥带水,凌灵儿高贵霸气的气势瞬间蔓延主屋的每个角落,压抑的感觉袭上在座的每个人。大家惊惧的看着此刻单薄少女那从骨子里散发的高傲,那眼神中的轻蔑似是从未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凌子均更是疑惑,这不可能是以前那个无能女儿所拥有的,她,究竟是谁?难道说,涅槃重生的预言是真的?!

  凌锋堂堂大将军此刻却是双膝跪地,眼中满是祈求:“请太后赎罪,娘,不,华氏她不是有心的。”仰视着那高高在上的女子,心中的恨意突然如发芽的种子开始生长!

  这个从小被大家百般羞辱的女人此刻是来报复的吗?

  凌子均也是回过神,笑话,要是在自己家将自己夫人砍了,那他堂堂皇天王朝第一大臣岂不是颜面无存!双眼顿时犀利如剑刺向那个无限风华的女子,沉沉开口。

  “娘娘好像没有斩杀大臣的权利吧!先皇曾赐华氏为容华夫人,所以,以太后之位恐怕……”

  眼神深邃的看着凌灵儿,而华氏那早已慌乱无神的眼神也开始充满希望,嘴里喃喃道:“对对,我有先皇封号,你不能砍的,你不能砍的!”

  凌灵儿对着凌子均点头一笑,刹那芳华!素手掏出一块金牌,上面小小雕刻着“如朕亲临”!。

  “臣等拜见圣上!”

  屋内除了凌灵儿已经没有站着的人,看着跪倒一地的人凌灵儿很是无奈,真是不到南墙不死心,也没有闲心在继续下去,摆摆手:“好了,好了,把她拉下去砍了。哀家也累了,菲儿,随哀家连夜进宫!”

  菲儿起身:“是,娘娘!”声音洪亮、谦卑有度,后宫大丫头的气势尽显!自己是娘娘的人,不能丢了她的脸!

  对于这一戏剧性的变化,众人除了抽气,也没有其他办法。谁敢在皇上面前矫情?笑话,敢上来的,不用预备,直接斩了皇上也不会说啥。

  偌大的主屋,只余下华氏撕心裂肺的大吼:“老爷救我,老爷救我……”

  凌子均跪在地上,双手握拳,倒是小瞧了这个女人!凌锋则是睚眦欲裂,浑身颤抖:自己母亲就要处死,可是自己却没有反抗的权利!

  静静的,只有女子离去的脚步声,嗒嗒作响,仿佛在嘲笑这些卑微的人,狗眼没看清凤凰的真身!

  书房内,凌锋眼角泛红含,浑身戾气外放,声音嘶哑怨毒:“爹,你怎么看?”

  凌子均眼中凶光划过:“哼!这个女人一定是国师预言的那个女人。竟然不为我所用,那就…”意思不言而喻。

  凌锋了然的点点头:“嗯,我这就去安排!”

  偌大的书房只剩下凌子均一人,他怅然的从一个暗格中掏出一幅画,小心翼翼的打开,上面烟雨朦胧,身姿纤细的女子拿着雨伞回眸一笑,清丽超然。那眉眼,豁然和凌灵儿有几分相像。

  凌子均眼带痴迷,双手轻轻滑过女子的笑脸。

  “含烟,你可怪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