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要招金牌管家
大三不容易2019-11-17 11:372,580

  来到烟花坊门口,这里不愧是皇城有名的地方。门口迎接的女子们个个容貌秀美不说,举止也是伸缩有度,很是有眼光!

  对于闪过色、欲的家伙女子就娇笑上前,有说有笑的将其领进;对于摇头不去的,女子也不加以纠缠,迅速放开,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凌灵儿挑眉,不错,这个烟花坊的幕后老板很有一套!

  整理衣襟,昂头挺胸,凌灵儿气度从容的开始往里走。

  “呦!这位公子,看着面生啊,刚来的吧!”一红衣女子,体态妖娆,笑颜如花,一双闪亮的眸子不停的上下扫射着凌灵儿和菲儿。

  菲儿上前,隔开女子和自家主子的距离。压低声音,装大爷的拿出一锭金子,“喏,拿着!”

  说完,退回身子让凌灵儿先行一步!

  老鸨涂满丹蔻的手指拿着金灿灿的元宝,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依旧娇美一笑,“客官里面请。”随即摇晃着水蛇腰,带着凌灵儿他们进入烟花坊。

  烟花坊的内部,果然如一般的销魂窟不同,大堂中央有个半人高的红色擂台,见凌灵儿眼光直盯着那里,老鸨贴心的解释,“公子,那是姑娘们献艺的地方!”

  凌灵儿点头,又环视四周。这个大堂布局精妙,各大盆景排放的位置,竟然还是个小型阵法,果然有趣!

  凌灵儿给菲儿一个颜色,菲儿上前拉过老鸨,又是掏出几两金子。严肃道:“实不相瞒,我们爷是来找高家二公子的,希望你能给点提示!”天啊,回宫一定不能让大家知道自己来了这种地方,太羞人了!

  “这……”老鸨不动声色的收下,眼中却是精光划过,“好说好说!高公子此刻应该在若兰阁,只是现在不方便被打扰,公子们可否稍等一下?”

  凌灵儿更是确定收了高远之后,也要将这幕后老板收了,在这种地方找人是很尴尬的事,但是这个老鸨却是处理的很好,不错!

  “嗯,你先下去吧!”

  一直没出声的凌灵儿终于开口,菲儿撅嘴不依,这种地方的人,不配听见娘娘说话!

  她那点小心思凌灵儿岂能不知?但是凌灵儿无暇理会,因为她看见楼阁上一对璧人款款而来。

  女子白衣胜雪,唇不点而朱,瓜子的小脸冷若冰霜,只有见着旁边人时眼中才透着柔情。而玄衣长衫男子正是高远,今日他依旧不梳发外表看上去依旧的放荡不羁,此刻那张扬含笑的薄唇不知羡煞了多少男人。

  “今日是他们合奏!”

  不知是谁高喊出声,接着,大堂彻底开始热闹开了。

  凌灵儿听了半天也才知道,原来这高远是烟花放的乐师,每个月会来此处与悠若兰合奏三日,而每月的这三天也是烟花坊最热闹的三天。

  音乐已经响起,女子坐在藤椅上素手吹箫,如梦似幻;男子站在其身后,吹笛附和,丰神俊朗。除却了不合适的环境,看着倒是一对璧人。

  凌灵儿不会音乐,但是不代表她不懂。身为高干子弟,各大音乐剧演唱会没少去。今日两人合奏的是《恋情》,这是皇天王朝有名的爱情乐曲,主要,描绘的是相恋男女相会的心情。

  悠若兰吹的婉转,时而抬头羞涩的看着高远,将女子遇情郎时娇羞的感情演绎的淋漓尽致。反观高远,笛声悦耳毫无挑剔,但是凌灵儿听出了,他,没有在用心吹笛,那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挑挑眉,凌灵儿举起旁边的酒杯对他含笑,高远眼神一滞,唇角笑意渐扬。

  三首曲子很快结束,老鸨笑着来到凌灵儿身边,“公子,高公子有请,请随老身来。”

  见老鸨说起高远时恭敬的神情,凌灵儿心神一转,这烟花坊是高远开的?一个男人开妓院?倒像他的作风!

  从大堂带到一个别院,外面的盆景正是一个小型的阵法。凌灵儿紧随着老鸨的脚步,后面跟着菲儿,三人不说话,老鸨将门打开示意凌灵儿二人进入,而自己则是恭敬地退下。

  “我一直在等你来找我!”

  突兀的话响起,凌灵儿抬头只见软榻上斜躺的男人,半敞着胸膛,一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把玩着自己披散的长发。

  凌灵儿笑着点点头,随意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的两套茶具,挑挑眉,都准备好了吗?

  “你很聪明!”凌灵儿不吝啬的赞美,敏感的察觉到身后的菲儿身体僵硬,有些疑惑:这菲儿是怎么了?自从来到这里似乎很紧张,只是因为进入了女子深恶痛绝的地方吗?

  “不过我很好奇,以你的性格会去文人居那种地方。”仔细观察着高远的表情,凌灵儿顿了下,话锋一转,开始变得凌厉:“还是说,你是有预谋的想接近我而去的!”

  “嘭!”倒茶的菲儿不知怎的没拿稳茶壶,洒了一桌。“公子小心,我马上收拾!”菲儿抬起头,尴尬的朝着凌灵儿笑笑。背过身去拿帕子,在与高远对视时,二人眼中皆是一亮。

  “呵呵,果然不一样了。”高远起身整理下自己的衣着,凌灵儿却敏锐的看见男子手腕内侧,纹了只展翅欲飞的黑色蝴蝶。凌灵儿瞳孔骤缩,娇躯一怔!

  那只蝴蝶,在自己赠给菲儿玉镯的时候看见过!在菲儿的右手上,有一只是金色展翅欲飞的蝴蝶,而他的是黑色!

  这二者有什么联系吗?还是说菲儿其实一直都认识他?

  凌灵儿开始冷静的分析:自自己醒来性情大变,冷天绝他们能接受自然有道理,他们本来就希望自己是预言中的“治国而安天下”的女子;然而,一直照顾自己的菲儿怎么也能如此安然的接受自己的变化?并且菲儿的性情也随之发生改变,这是自己一直不明白的,但是现在……

  凌灵儿审视着高远,眼内明暗交织,难道说这菲儿和眼前的男人一伙的?可是他们骗自己来又有什么目的呢?还是他们是他国的奸细,想要抓自己回国?自己是预言上的女子这一消息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平常刻意忽略的问题,此刻却在看到诡异蝴蝶时,开始将一切串联起来。凌灵儿有些头痛,这具身体留下来的问题还真是多啊!

  这时菲儿已经进来,手中拿着湿帕,眼神专注乖巧的擦拭着水迹。

  凌灵儿决定赌一把,赌这个菲儿对自己的杀伤度!

  “菲儿,我记得你手上有个蝴蝶的标记吧,是天生的?还是后面弄上去的?”

  “公子?”菲儿苍白着脸,满脸的不可置信,在对上凌灵儿锐利的眼神时,只是虚弱的笑笑“这个,是奴婢一时觉得有趣,弄上去的。公子,”菲儿小心翼翼道:“您……问这个做什么?”

  桌子上的湿帕早已被捏的扭曲变形,而不远处的高原脸色也是瞬间难看。凌灵儿心中冷哼,果然,你们有关系!

  “高远的手上也有这个标记吧!那只黑色的蝴蝶!”不咸不淡的开口,凌灵儿猜准了他们不会要自己的命,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毕竟菲儿有的是机会!

  半晌,高远和菲儿对望一眼,开始走到大堂中央,单膝跪地,脸上是崇敬、抑或说激动!

  “凤家家臣左(右)卫拜见凤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