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冷子尚
大三不容易2018-03-07 14:562,388

  完好无损回到灵宫,隐卫按照凌灵儿的吩咐将冷子尚五花大绑放在床上就出去了,留下凌灵儿和菲儿几人。

  “你个女人,你是坏蛋,快放开我!”小小的人儿使劲的挣扎,脸上全是怒意,眼中泪水弥漫,好像在下一刻就要决堤一般!

  凌灵儿坐在软榻上,心无旁骛,专心的下自己的棋。

  “白子的游龙潜水之后,黑子该怎么走才好呢?”二指间夹着黑子,凌灵儿秀眉紧皱,似乎遇到了什么大问题。

  “女人,听见没有,放开本皇子!”

  “不对,不能这样走!”在脑中演示了一遍,凌灵儿撅着嘴,摇摇头。手中的黑子摇摆不定就是没有下手。

  菲儿安静的站在凌灵儿身后,为她最崇拜的人轻轻的扇风,而绿儿则是在外面继续她的职责:对灵宫上下洗脑,一切以服侍娘娘为先!

  时间静静流淌,不多时,绿儿小心的进屋,对着菲儿使个眼色,菲儿了然,对着凌灵儿轻声道:“娘娘,该传午膳了。”

  凌灵儿连眼都没抬,“不急!”继续思索着快要结束的棋局!

  菲儿叹口气,也不敢在打扰,走向早已睡过去的大皇子,对着绿儿小声道:“还是先伟大皇子传膳吧。”

  “嗯。”

  两人默默的退出,丝毫不敢打扰专心致志的人儿。

  又过了一会,一盘局终于结束,“菲儿,传膳!”凌灵儿伸伸懒腰,见没人回应,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大殿内只剩下自己一人。挑挑眉,还是自己出去好了。

  身体瞬间跌进含着脂粉香的怀抱,低沉诱惑的语气吹向凌灵儿敏感的耳垂:“灵儿,我好想你!”

  条件反射的双手成爪,反手扣住腰间的大手,一个旋转,凌灵儿将冷天放的胳膊反手抵在背上,纤指使劲一扯,明显看见俊美男子的笑容瞬间覆灭,一道抽气声骤然响起。

  “呵呵,原来是晋王啊!”凌灵儿这才看清男子的脸,随意的放开手,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不知晋王不从正门进入,反而跳窗来到自己母后的寝宫想干什么?”

  冷天放也不介意,将扇子挡住大半侧脸,眼中犀利如箭,声音却是甜腻腻的道:“灵儿,你还没原谅我吗?说话这般生分!”刚才敏捷的速度绝不是原来的灵儿有的!

  “哦?”凌灵儿挑开珠帘,“哀家可不记得和晋王有什么交情。”不知菲儿带着冷子尚去哪吃饭了,好饿!

  “灵儿!”冷天放瞬间挡住凌灵儿的去路,双手捧住凌灵儿的脸,让她看着自己,撅着红唇眼尾上扬,“别生气了,我真的只爱你一人!”心下却是一怔,这双古井无波的漆黑双眸完全没有原来的温柔,那暗暗隐藏的犀利似乎……在哪见过!

  “娘娘,好了吗?”

  菲儿探个身子进屋,一看见还有个男人,立马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嘘,还好,没人看见!”,探口气,进屋关上朱门,不顾身份的掰开冷天放的手,像母鸡一般护在凌灵儿身前,“晋王爷还是自重一点好,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了影响我家娘娘声誉!”

  “哦?”冷天放随意的甩甩手,“这灵宫何时连个小丫头都如此嚣张了?”以前的菲儿绝对不会有这种气魄,是因为灵儿吗?

  刚才抱她的时候从身体的尺寸上已经可以感觉出她真的是灵儿,可是为何现在和以前差别如此之大?冷天放将美人扇收起敲敲手面。一个人在痛苦的环境下真的可以涅槃重生吗?有趣,有趣,注意到灵宫的奢华摆设,冷天放不禁心中暗叹,皇兄,难道你相信这女人能帮助你守护江山吗?有趣,真的很有趣!

  收回心智,冷天放已经成功试探出眼前的人确实是凌灵儿,自觉没有必要耗在这里,唇角一杨,抛了个飞吻:“灵儿,日子久了你会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的!”话音刚落,身形一闪,徒留雕刻精美的窗户在左右摇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凌灵儿站在原地许久,“蒲良风!”显然,她是忘了吃饭这回事!

  一道银光闪过,横梁木上,红眸男子面无表情的蹲着,看着下方的凌灵儿。

  “冷天放的功夫如何?”

  男子眼珠转了转,冷淡的点头,凌灵儿皱眉:“和你比起来呢?”

  “我胜!”清冷沙哑的声音从男子从未开口的薄唇中吐出,凌灵儿奇怪的望去,却发现原地已经没有人影了。

  怎么出音了?还想的他不会说呢。

  ……

  直到夜晚降临,冷子尚依旧保持着被捆绑的模样,“女人,放开我!快放开我!”声音早就已经嘶哑。

  正在看医术的凌灵儿不耐烦的放下书,“菲儿,找布,将他嘴堵上!”

  “娘娘!”菲儿不赞同了,毕竟殿下还是个四岁的孩子。

  “哦?那要不你打晕他?”

  “……”

  “他太吵了。”

  “……”

  乖乖的拿出上好的雪锻,菲儿将冷子尚的小嘴包了个严严实实,最后在脑后还扎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唔……唔……”冷子尚不甘的扭动着身体,豆大的泪水顺着晶莹的脸颊滑落,那摸样甚是可怜。

  菲儿同情的叹口气,谁让他惹的是的娘娘呢,自认倒霉吧!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凌灵儿终于停止了一天的行动,她现在需要休息!

  走到床边,冷子尚已经睡熟了,晶莹的泪珠还挂在睫毛上,小嘴不时的蠕动着,分外惹人怜爱!

  “娘娘,您要……”

  “嘘!”

  打住菲儿的话,凌灵儿难得的母爱开始泛滥,在静悄悄中结束了净面等繁琐的小事,小心的躺在床外侧,将小人解开,看着冷子尚幼嫩肌肤上勒的红痕,还真有触目惊心的感觉。

  “菲儿,拿药膏来!”

  “是!”

  将乳白的药膏小心的挤在手上,凌灵儿轻柔的在伤痕处涂抹着,按压着。

  对付幼兽,就要先让他尝到苦头,在一点点的给他甜头!

  菲儿温柔的望着眼前认真的人,“娘娘,其实您也是心疼大皇子的呢。”

  “在我灵宫,留着伤痕总是不好的。”凌灵儿手上一僵,要是菲儿知道自己的想法会不会当场鄙视自己卑鄙?

  菲儿抿嘴,“要真是那样,娘娘也不会亲自为大皇子上药了!”

  真的吗?凌灵儿自己也说不出清楚!

  涂好药,凌灵儿这才敢放松精神,“好了,菲儿,你在外面候着吧!”

  “是,娘娘!”菲儿脚步轻快的出去,今夜的娘娘很温柔呢!

  怀中抱着小小的身子,又软又暖,感觉很不错!这么想着,凌灵儿又抱紧了些,沉沉的睡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打哀家主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