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临异世
思雨飞花2017-04-06 03:382,135

  啊---

  还要多久才能着地啊?

  童话悲惨的想,她到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没用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记得是在回家的时候,好像下了一场大雨,还打雷了,对了,想起来了,就是打雷,她在雨中,被雷击中了,然后就是这种往下坠落的感觉。

  周围一片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感到急速的下坠,还有就是快那要把耳朵都刮掉的疾风。

  都说是坏人才会被天打雷劈,可是她从有记忆以来就没做过坏事,当然除了小时候偷了隔壁王奶奶家几个鸡蛋,还有就是三天前坐公车的时候偷摸了下傍边的小帅哥,这应该不算什么罪大恶极吧?!

  可偏偏就是她,她?!童话被雷劈了!还弄得现在要死不活的,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不知道多久,终于,眼前不在是白茫茫的一片了,慢慢消散的浓雾下面大片大片的绿色是树吗?还有那黑压压的一大片那是什么?

  还没等童话看清楚,就感到身体撞到了什么东西,然后身体被弹了起来,在空中跳了两下,然后就,还是往下掉。

  “啊啊啊啊,”终于在弹跳中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她刚才撞到的是屋顶,尖叫出声,闭上眼睛等待那摔倒地上是的剧痛。

  可是,当那下坠的感觉终于消失了,身体上却没有预期中的疼痛,最奇怪的是身体底下还是温温热热的?慢慢的闭上嘴巴,疑惑的偷偷张开一直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破了一个大窟窿的房顶,呼呼,轻吐出口气,真的是落到地上了。慢慢的睁开另一只眼睛,却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眸。

  好一个极品的大帅哥啊,无视那双能把人冰冻起来的眼眸,童话惊喜的瞪大了眼睛,贪婪的看着那张帅到爆的脸庞,被雷劈一下,能看到如此极品的帅哥,那么她情愿每天都被雷劈,当然前提是死不了人先。

  看着眼前线条优美的唇角微微轻启:“白痴。”

  好诱人啊,樱花瓣一样的粉红泛着淡淡的光泽,一定很美味。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极品的帅哥,口中吐出的字是—白痴?!

  瞪大眼,一个翻身跳起来,才发现刚才躺着的地方是帅哥的双腿,小脸一阵的发热,有些羞涩的偷眼看了下那个一脸冷凝的帅哥。

  嘴角轻抿了下,冷哼一声,就算是难得一见的帅哥,就算是刚才给她当了垫背的,让她免于屁股开花,也不可以侮辱人啊?

  努力的瞪大眼,让自己看起来十分的气势,童话伸手指着那个帅哥的鼻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谁是白痴?”

  童话气势十足的话音一落,就听到身后一阵阵的抽气声,疑惑的蹙了下眉头,偷偷的转身,却慢慢的长大了嘴巴,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身后台阶下的画面像是电影定格了一般,几十个身穿古装的男人,手中拿着长剑钢刀,维持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一动不动的,而且全部都是大张着嘴巴,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看的童话心里一阵的发毛。

  眼中闪过一抹恐惧,童话身体不可抑制的开始颤抖,下意识的朝身边唯一开过口说过话的男人靠了过去:“怎,怎么回事?他,他们是人吗?”

  独孤晟羽蹙眉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女人,从来排斥他人接近的他,居然对她的下意识的靠近,没有生出反感之意,就连刚才她从天而降落在自己怀里,也反常的没有立刻就杀了她。仅仅只是在她对着他发花痴的时候说了句白痴?

  没有等到回答,童话瞪着下面那个定格的画面吞了口口水,怯怯的伸手拉拉手边的衣袖,有些害怕的转头看了眼四周,好阴森的感觉,死气沉沉的,她该不会是已经死了吧?这里该不会是地狱吧?

  不知为何,就是不愿意看到那个小女人眼中流露的惧意,独孤晟羽眉头轻蹙了下,下意识的伸手握住那只拉着他衣袖不断发抖的小手轻声开口说道:“别怕。”

  依旧冷冽的声音,神奇的安抚了童话心头的恐慌,却也让下面那群被定格的人再次抽口冷气,什么时候独孤晟羽也会开口安慰人,天下奇观啊?

  慢慢的转头,童话抬头看向那个帅到爆的极品男人,才突然发现他长发飘逸,也是一身古装。以前一直觉得男人留长发很娘,可是现在童话觉得男人留长发一点都不娘,而且好到极了。一点都不损其阳刚之气。

  见那个小女人又再次对着他发花痴,独孤晟羽嘴角不由的轻扬了下,眼中如寒冰一样的冷冽之气稍融。

  地下那群早就已经看傻的人看到独孤晟羽嘴角的笑意,更是瞪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再次传来一阵阵的抽气声。

  “他们到底怎么了?”又听到这样的声音,童话的眉头轻蹙了下,转头看了眼那群傻掉的人,如果不是确定自己没有幻听,童话一定以为下面的那群人根本就是一个布景道具,要不然,那个单脚腾空而立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半天维持着一个高难度的动作都不摔倒的?

  童话的问话依旧是没有得到回答,独孤晟羽紧握了下手中小的夸张的小手,转头扫向下面的那群人,眼中稍融的寒冰再次冷凝起来:“你们是自我了断呢,还是等我动手?”

  早已被眼前那突发状况震惊的众人,在听到那冷如骨髓的声音,顿时浑身一抖,忙尴尬的站好,他们怎么了,面对的可是煞神一样的独孤晟羽,怎么可以分心?

  收拾好情绪,其中为首的一个人,手中的长剑指向独孤晟羽:“独孤晟羽,不管你今天玩什么花样,都救不了你,只要你交出庄主印信,我们就饶你一条小命。”

  “就凭你们。”冷冷的扫过众人,独孤晟羽眼底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之色:“天下第一庄,是我一手创立的,凭什么交给你们?”

  好啊,敢情儿是以众凌寡,想要谋夺大帅哥的家财啊,简直是可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戏九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戏九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