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反悔了
思雨飞花2017-04-06 03:382,529

  没想到童话一睁开眼,第一句问的是这个,独孤晟羽的眼眸微闪了下,犹豫的看着童话,不想说假话骗她,可是说真话,她能承受的了吗?

  像是看穿了独孤晟羽心里的想法,童话深吸口气,紧紧的看着独孤晟羽:“羽,不准骗我。”

  看着童话眼中闪过的坚定,独孤晟羽点了下头,淡淡的开口:“好,我不骗你。是,我是血洗了那十六家。”

  “为什么?”童话握着独孤晟羽的小手一紧,心里知道是一会儿,听他亲口承认有时另一回事,她不敢相信,这个帅的没天理,对她好的没话说的男人,真的是那种杀人不眨眼,视人命为草芥的冷血之徒。

  “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不想再次出现被人逼迫的情况,所以杀一儆百。”深深的看着童话,独孤晟羽眼中是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焦烁,曾几何时,他独孤晟羽也向别人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了?

  “这不是真的?”摇摇头看着独孤晟羽,童话感觉自己的大脑都要短路了,怔怔的看着面前担忧紧张的俊美男人,虽然冷酷,可白衣如雪纤尘不染,怎么可能是手上沾满鲜血的刽子手?

  “对不起,吓到你了,可是我不想欺骗你。”迟疑的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抚上童话的有些苍白的脸颊。从来没有开口安慰过人的独孤晟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的开口。

  懊恼的垂下眼眸,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在这一刻看到童话眼中不经意流露的恐惧,和苍白的脸庞,颤抖的身躯,开始深深的自责。昨天不该一时心软。留下那几个活口,要不然也不会吓到他的宝贝了。

  独孤晟羽眼中的懊恼自责落在童话眼里,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虽然心里知道独孤晟羽处理事情由他自己的原则,手段极端了点儿,可是从小生活在文明社会的自己就是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看着独孤晟羽冷峻的脸庞,想着他那在别人面前吝啬却对自己不时展露的笑脸,心里的惧意慢慢的消匿,抿了抿嘴,抬头看着独孤晟羽:“那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在杀人了?”

  “好,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杀人了。”有些激动的看着童话,她这么说是原谅自己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他想他唯一做错的就是今天下午当着童话的面用极端的手段斩杀了那十几个人,只要想想童话被吓到的样子,他就懊悔的要死,所以就算童话不说,他以后也绝对不会在她面前动手杀人了。

  有了独孤晟羽的承诺,这件杀人事件就算过去了,接下来就是准备两人大婚的东西了,因为是第一庄庄主娶亲,所以场面是可谓是盛大之极。

  而作为准新娘的童话,则是忙翻了天,因为独孤晟羽决定的所谓吉日就只有十来天,所以童话每天一睁开眼,就是被人拉着量尺寸做衣服,准备首饰,总之是这个那个,弄得童话感觉自己就整个一陀螺,每天就是被人抽着转个不停。

  另外,童话在百忙之余,还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这个第一庄上上下下除了独孤晟羽,就在没有一个男人了,庄里大大小小,粗活细活全部都是女人在做。怎么看怎么怪异,别的不说就说是劈材挑水这明明就是男人该做的事情,可她去看到是几个女孩很费力的在做。

  曾经疑惑的开口询问过,可只要一提起这个问题,身边被派来服侍她的丫鬟们,就一个个的开始忙碌,就是没有人来回答她的问题,而独孤晟羽更是忙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几次三番她找上门,都被丫鬟给拦了下来,说什么未婚夫妇在婚前见面多不吉利。

  弄得她满心的郁卒,明明就住在一个院子里,房间还是门对门的,可就是见一面不登天还难。

  这天,忙里偷闲,童话撇开跟在身后跟个苍蝇一样没完没了罗嗦的丫鬟独身一人走到议会厅,听说独孤晟羽在这里,她都好多天没见到他了,还蛮想他的。

  所谓的议会厅就是那天童话从天而降降落的地方,当然那个被她砸出了一个大洞的房顶早就已经修好了。刚一走进,就听到里面传来独孤晟羽低沉性感的声音,嘴角慢慢的扬起一抹浅笑,刚要推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惊恐之极的喊声。

  被那突入起来的喊声叫的心里一阵发毛,童话的脚步顿了下,好奇的凑到微微开启的门前,想要看个究竟,却只见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一脸惨白的跪倒在独孤晟羽面前,不停的磕头求饶。

  看到这样的画面,童话心里莫名的一阵恐慌,忙收回脚步,就要转身离去,可还没等她离开,就听到里面传来独孤晟羽冷酷无情的声音:“我手下从来不养废人,既然办事不利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流云动手。”接着里面就是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之后就没了声儿。

  从议会厅出来,独孤晟羽就看到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的童话,眼中冷凝之色顿时化成和煦的暖风,上前一步,伸手轻拥着童话:“小童,你怎么来这里了?是想我了吗?”问到最后一句,独孤晟羽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眼中充满了期待定定的看着童话。

  从来不知道想念一个人是这么甜蜜又是这么的痛苦煎熬,明明都是在一个屋檐之下,从来不为世俗礼教所束缚却也只为了她甘愿套上礼教的枷锁,强忍着焚心的思念,苦等着大婚的那一天。

  抬头怔怔的看着独孤晟羽,童话茫然的伸手指着独孤晟羽身后敞开的房门,阐述这自己刚才亲耳听到的事情:“你刚才又杀人了。”

  原来刚才在门口的人真的是童话,独孤晟羽脸色一变,着急的抓着童话的手:“我没有。”

  “你是没有,你只要动动口,自然有人替你动手,可是那人终究是因为你才送的命。”童话抬头看着独孤晟羽,认真的开口。

  “小童。”童话平静的样子看的独孤晟羽莫名的心惊,抓着童话的手不由的加大了力度好像稍微放松一点,童话就会立刻从眼前消失一样。

  “那个人办事不利,理应受到惩罚,我只是-----”心急的解释,却被童话摇头打断。

  “不要说了,说的再多也只是狡辩,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可是你反悔了。”直直的看着独孤晟羽,童话说的是另一个事实。

  心急的看着童话,开口想要解释什么,可童话只是看着他摇摇头转身离去。脚步很缓很慢,仿佛一步步的走出独孤晟羽的世界。

  看着童话的背影,独孤晟羽眼中闪过一丝阴郁,慢慢的收紧了衣袖中的双手,不要,他不要,也不允许她走出他的世界,从她从天而降落在他怀里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他们纠缠一生的命运。

  “剩下的事情你来处理。”转头对着身后淡淡的留下这一句话,转身快步的追上童话的身影。见鬼的礼教,他等不及了,迫切的想要拥有童话,让她彻彻底底的成自己的女人,然后再也离不开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戏九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戏九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