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变故生
冷眸观纯狐2015-10-22 16:501,295

  “如今缪冲已破,也算为圣上除却心中一大患,前日湖广提督冯云忠曾上奏大赞你在苗寨之役中表现神勇,已东、西、北三方包围其军,一举歼灭势如破竹,圣上看了可谓龙颜大悦。”

  一间幽雅的厢房内,三个男子正在秘密的会晤中,只见厢房内陈设典雅幽静,偶有檀香入鼻,雕梁画栋的装饰却是看不出此处正是京城最有名的勾栏院——美仙院,坐在这天字一号的最高级厢房内,没有莺歌燕舞、笙乐佾奏,却只见三名神情俊朗的男子面色严肃的交谈着。

  英姿飒凛的睿卿率先开口,只见他丰唇轻逸轻笑,说完执起桌上玉杯浅啜一口。而坐于他对面的弘尔祈峻隽冷漠的少有发言,倒是斜靠在一旁憩椅上的煜祯贝勒咧着一张白里透红的娃娃脸嬉笑着“这倒多亏了皇上当时体恤你新婚,硬是拦着没让你去而派了我,让我有机会立了这一功。如今岂不大好,我既立了功,你也如愿有了‘美满’的婚后生活。还真是谢主隆恩啊!”

  说着煜祯夸张的供起双手对着天空大大的作了个揖。不理他的嬉闹,坐在一旁的弘尔祈音调冰冷的一如峻隽的脸部表情开口道“虽西南处叛乱已平,但近日蒙古大策零登基在即,此人凶狠程度毫不逊其父亲策妄阿拉布坦,前些日子我与睿卿两人皆被人所伤,看来是蒙古方面要有动作了。”

  煜祯不置可否的一咧嘴玩笑着说“有我大清一等镇国公弘尔祈在此,看谁胆敢造次!”说完放荡形骸的从憩椅上起身往桌前慵懒一坐,“怎么,那个和我大清联手除掉自己叔爷爷的叛徒,如今还想造反不成?”

  一边说着煜祯雪白修长的手指拾起盘中一颗晶莹剔透的白玉葡萄放进嘴里,“那我倒想见识见识。”

  一旁睿卿不理他的轻佻轻声提醒“策妄阿拉布坦当年乘葛尔丹败于我大清,顺势借我朝力量造反夺取了卫拉特首领地位,如今已过二十九年有余。此时的准噶尔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破败动荡的准噶尔。”

  弘尔祈沉思一番后开口问“那如今皇上作何打算?”

  “皇上态度是先按兵不动,但正陆续从宁古塔调兵派往准噶尔边境。”叹了口气,弘尔祈说悠悠说“希望此次葛尔丹策零能及时收敛动作,否则战事怕是难免的。”

  话音刚落便惹得一旁正呷着清茶的俊美男子一阵哄笑“哎哟哟我家身任镇国公的弘尔祈大将军今日怎的也说出了这番话来,我道你是为睿卿而说呢。”说着用肩头撞了撞一侧闷声的睿卿“对不?我的好王爷,若要说最不希望战事发生应该是你吧,近日朝中可传出你被那名名唤织善的侧福晋迷的不轻啊,看来皇上这次可是赐对人了。”

  见提及织善,睿卿眸光略冷一度,脸上却笑容不改。径直说道“是时候回去了,否则外面监视的人该起疑了。”惮了惮衣摆,睿卿站起身。

  对于外面的监视他与其他两人早已心知肚明,不管是来自哪一方,他都依然的泰然自若处之,从未表现出过任何浮躁心态。

  “哎,看来某人真的是如传言所说——着了他家那侧福晋的道了,得,得,要走啊你们走,我可不走,今儿爷我要在这美仙院里美美的欲死欲仙一场啊。”说着也不理会厢房中的其他两人,径直开门出去。

  看着今日的功臣远去,睿卿与弘尔祈心中自然明白这小子会在今夜不醉不归,自也没必要再多待,随即两人便也一前一后出了美仙院。

  而黑夜里,睿卿却转身上马径直往与郡王府背道而驰的城南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晋要造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晋要造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