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盼相知1
冷眸观纯狐2015-10-22 16:501,542

  他喜欢她这样不讳得与他对视,睿卿心中暗想。“我从未说过‘这样’的书只能男儿看,我也从未否认过女儿也可以护家保国,驰骋沙场,但……”睿卿放低声,喃喃道“柔弱如你,我允许你思想中可以有这些离经叛道的想法,但现实中,孱弱的你,必须投诚于我!”

  被他话中强大的控制占有性一惊,织善欲接口,却不知自己能道出什么。

  见她如此睿卿上前轻拂过她不曾做过任何修饰的柳眉,“你以为我看不出你骨子里的倔强吗?但现实往往与想象不同,好好想想你阿玛的目的,向我靠拢,我会疼你,给你以及你阿玛应有的。”

  这一次织善未躲开他的手,只是执拗的看着他的眼,他的话是事实,现实不允许她想太多,但为何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许久织善才艰难的开口“为何,为何你会对我的阿玛充满敌意?”

  “敌意?敌意他将他这美丽而又与众不同的女儿敬献给我?哈,若说那是敌意,你可误会了,世间争斗我睿卿也算经历过太多,将你作为筹码赠送给我以换得他‘固山贝子’应有的尊贵,这尚不算害人手段,我也大可不必存在什么虚无的敌意。” 

  同样是在书房,同样是被侵犯,但这次与他简短的对话确让她明白很多,即便逃的过这场婚姻,那结局呢?她是否能得到自己所想要的?

  而他对阿玛的误解也可见一般,若选择就此服顺,待到红颜老去,她的结局又会是什么?闭上眼,织善将眸中的泪狠狠吞下,不是为刚才的侮辱,是为自己的遗憾……他刚才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今夜,她将将自己献出?

  带着疲倦的身心回到雅叙阁时已过晚膳时间,遣退突然转性刻意讨好自己的彩云和彩霞,织善无力的趴在桌上昏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被后颈一股似有似无的热气撩拨着,嘤咛一声,尚未完全清醒的织善却忽然觉得自己被人抱起,惊吓间织善被惊出冷汗,人影见她既醒,开口呷声道“虽是暑天,但怎么也会在椅子上睡着?不怕醒了落得脖子疼?”

  感觉自己被放到柔软的床上,织善借着月光看清人影“睿卿?”“是我”睿卿回答着,一边悉悉索索的脱去自己的衣服。

  织善被他动作吓的一下坐起,刚欲说话,睿卿似知晓她想说的话率先开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不会强行要你,至少现在不会。”

  说着睿卿闷哼一声,似在忍受着很大的痛苦,“你怎么了?”见他既做承诺,织善也便不在畏惧,听见他突然的呻 吟,意识到他可能在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欲下床掌灯却被睿卿一把拉回,由于力量过猛,她整个人都被扯入了他的怀中,贴着他的胸膛,织善无法动弹,只听见睿卿柔声说“不用麻烦,宫中御医已为我处理,现下我最需要的好好休息。”说罢,睿卿拥着不知所措的织善一起躺下。

  她该拒绝挣扎吗?他虽语气不变,却能明显听出他口气中的虚弱,这让她感到不忍,“真的不需要再检查一下吗?”黑暗中织善声音竟显得格外温柔的轻问。“不用,我怕吓着你。”享受着佳人的关心,搂着纤腰的手顺势收紧,悠悠开口“若我不挡下此刀,只怕明儿个你就会听见圣上驾崩的消息了。”感觉到头顶传来的热气,织善心中一紧,原来今天有人行刺,而他必定护驾在及。

  或许在黑暗里时,人得胆子都会相对更大,织善竟轻轻用手环上他的背,指尖轻拂着他的纱布,似是要用自己的绕指柔治疗他的硬伤。先是被她突兀的举动一震,随后睿卿哑然失笑“别摸了,你那样是治不好我的伤的,反而会使我欲火中烧,到时说不定我还得强要了你来灭火。”

  不理他粗鄙的言语,织善喃喃道“我只想看看,你的伤到底有多深……一定很疼吧。”

  再次被她话震住的睿卿,内心突兀的涌出一股情感。九年来,他为皇上奔走效力,受过的伤数不胜数,每次都是经过包扎后再独自回府挺过,他似一个铁人,只知为朝廷效力。却在这样一个夜晚,被一个女人柔声问疼不疼,他忽然觉得,每次立功后皇上的大加赏赐都不及这次乱点鸳鸯谱得来的女人更令他感到欣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晋要造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晋要造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