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酒馆巧遇
寄暮秋2017-04-06 04:552,618

  顾筠城来提亲的那天刚好下过了一场大雨,秋时雨露沿着屋檐缓缓落下时小心翼翼的在青石砖上敲打下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小坑洼来。蒙蒙烟雨,听不到稀稀落落的雨滴声,朦胧刹那,耳边响起的是渐行渐近的车轱辘声。

  何家老少一早便是守在门口等待了,大约是摸不准顾筠城来的时间,于是乎总会有人着急担忧的,通报的伙计来回差信了好几次,最后老远的就听到那伙计的兴奋声了。

  “来了,顾家少爷来了!”

  来了,可是来了!

  顾筠城,姗姗来迟,已是晌午时分。后来听下人们说这一趟顾家少爷可是大手笔的,光是送给三位太太的见面礼就有十几箱子了,而给念熙小姐的彩礼可是整整三十五箱子呢。

  有钱人真就是有钱人了,万事都不会输于旁人的。

  其实论多少的彩礼慕瑾是没有见着的,而念熙也是与她娘怄着气,打死也是不愿出门见一见这位从上海来的顾少爷。

  念熙与顾筠城是青梅竹马的,打小定的亲事,如今该是成了的。可是,念熙喜欢的人何未泠呀。这下子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念熙不愿出门了,任凭顾家少爷将身份委屈到了这个份上也不见念熙对他动一动嘴唇了。

  “就不去见见顾家少爷了?”对面楼下热闹极了,好像前一年二舅母过生辰也没见这么热闹过的,鼎沸人声,还有杯盏相碰的声音。

  “要见你自己见去,我才不去呢!谁愿意嫁给他谁嫁好了,个个都把我当成什么了,婚姻买卖吗?这都是什么时代了,民国了呀!难道我就没有自己选择婚姻的权利了?”如今的念熙彻底歇斯底里了,她急了,怒了,怨恨了。打从三舅母跟她说顾家少爷要来提亲的事儿时她就想方设法的要逃了。

  她求过念沣,求过念臻,也求过未泠,后来竟然傻到去求慕瑾了……

  “你说,为什么未泠哥不肯带我离开何家呢?我的心意他该是明白的啊,我说我喜欢他呀,我都说了呀!可是为什么他就不肯答应带我走呢,是不是你们所有人都希望我嫁给顾筠城呀,是不是你们所有人都觉得我嫁给顾筠城就会很幸福啊!”

  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呢?慕瑾摇了摇头,起码她不愿意看着念熙跟顾筠城在一起的。

  谁人心中都有所想所爱的,念熙喜欢的人是未泠,而她沈慕瑾心中喜欢的便是那个只匆匆见过几面的顾筠城。

  若是可以的话,她倒是想代替念熙嫁给顾筠城呢,只是她哪会有这么好的命呢。

  “既然你不想见顾少爷那就不见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慕瑾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如今自己也算是自身难保了,她与未泠的计划不得不开始实施了。

  月上梢头,星若点灿。

  堂屋内的落地大钟敲响了九下之后一抹黑色的影子飞快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而后只听到后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

  不是旁人,正是悄悄溜出门的慕瑾。

  眼看着她与念臻的婚事越来越近了,一颗早已想要飞出何家桎梏的心更是悸动了,顾不得何未泠那些什么稍安勿躁的话了,一入夜她便行动了。

  早前已经打听好了,德方巷子里的一家药铺到了晚上十点才会打烊的,现在这个时辰去正好的。想到这里慕瑾更是加快了脚步子,一路走去身上的披风被寒风吹得簌簌作响。

  到了药铺时二话不说直接叫大夫拿了两副安神入眠的药了,离开之时又不放心的问了一句,“是不是不能用酒服用?”

  老大夫应了一声,“切忌与酒服用,不然可得叫人睡上个一天一夜的。”

  如此一来,慕瑾满意的走了。

  扬城的巷子连着巷子,经常会因为疏忽而走错了道儿。九曲十八弯下慕瑾也是乱了方向,好不容易寻着一丝丝的光亮便走了下去,结果是走了出来,但却不是自己要找的路。

  摆在眼前的是一条十字路口,路两旁尽是生意铺子,夜色黯淡的很现而今也是看不出都是什么铺子了。不过对面倒是有一家小酒馆还没有打烊的。

  隔着老远就能看到那酒馆里头就剩下一个人了,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凳子腿旁三三两两的酒坛子,看样子那人应该也喝了不少了。

  寻思着也许能找店家问问路的,故此慕瑾想也没想就往小酒馆走去了。

  前脚跨过门槛也没见到酒馆的老板,只剩下身旁那个喝的酩酊大醉的客人了。奇了,穿的是一身深灰色的西装,脚下的一双黑色皮鞋擦的亮蹭蹭的。

  慕瑾无意,只管开口问道,“老板在吗?打听个事儿!老板在吗?”问了很久也不听有人应一声,连个人影也没看见。

  身旁的那位客人翻了翻身,抱着酒坛子迷迷糊糊的念叨着什么人的名字,起先慕瑾是没有听清楚的,可是那人念叨的多了也就听的一清二楚了。

  念熙,何念熙!

  倏地,慕瑾撇过脸来,这么一瞧还是吓到她了。那人竟然是顾筠城!

  那事慕瑾其实是知道的,顾筠城来提亲了念熙不愿见他,晚膳结束的时候顾筠城特意去找了念熙,可是到最后反倒被念熙打了一巴掌。

  慕瑾极其同情这样的男子了,平生生的长的不错,况且还是见义勇为救人于水火的真汉子呢。

  “顾少爷,顾少爷您醒醒呀,顾少爷!”连连叫了好几声也没听他做什么回应,反倒是久不见人的老板撩开了后门的帘子出来了。

  “天刚黑就在我这儿喝酒了,一直到现在,钱给的够多我也不好意思赶人走。这位小姐是认得他吧,烦劳您把他带回去了。”老板笑呵呵的,可心里头估计早想轰人了。

  慕瑾只觉得头皮一阵的发麻了,这算什么事了,白白的摊上了这么个摊子了。咬了咬牙道,“老板,您这儿应该有空房的吧,要不这样我给您钱让他在您这儿住一晚成吗?”

  “这个……”老板犹豫,睨了一眼趴在桌上烂醉如泥的顾筠城道,“有是有,可是他喝的那么多万一半夜里头吐了怎么办,小姐您可得照顾他呀!”也不知是不是老板误会了她与顾筠城的关系了,连这样的话也说出了口。

  “不是,老板您这……”连话也没让慕瑾说完这老板已经将顾筠城扛在肩上往楼上抬了,这事想拒绝也是难了。

  楼上的屋子干净的很也难怪老板会担心顾筠城半夜把这里吐脏了。将他扶上了床,脱了外衣跟鞋子,又打了一盆水帮他洗了把脸,磨蹭了好久也算是照顾周到了。

  直到这会儿才得了空坐下来休息了。床上的顾筠城睡得沉,呼吸声也有些重,但这却是慕瑾第一次将这个男人看的清楚了。

  那张威仪的脸孔就算在熟睡的时候也没有收敛一点,凤眼浓眉,鼻梁挺直的。

  “不就是被念熙拒绝了嘛怎么就醉成这个样子了呢,你呀,睡觉的时候眉头要是舒展一些该是有多好看呢。”顾自说着手早就不受控制的摸向那双浓眉了。

  紧接着的是慕瑾自己也不曾敢想的,也不知是她的错,还是他的错了。

  明明只想碰一碰他的,可是她似乎忘了什么。

  男人,尤其是醉酒的男人是碰不得的!

  那枚吻,猝不及防的,将她彻底吞噬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