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及时制止
寄暮秋2017-04-06 04:552,429

  原本以为这漫漫硝烟就此结束了,这一场没由的就开打的场面本就叫人纳闷的,顾筠城的出现无疑又是雪上加霜了。

  慕瑾仍旧躲在后台大气不敢出一个了,此时的衾芜也逃到了后台,一只手抚着心口一面还喘着粗气。

  “这是个什么情况了?”慕瑾不由得好奇道。

  “还能怎么着呀,不就是双方生意没谈妥动气手来了呗,往常也不是少见的了。”衾芜瞧了一眼外头,神色也是极为的平常没有了方才的紧张了。而后一想惊又呼道,“慕瑾你刚才受伤没?”

  “不,没受伤,你呢?”慕瑾反问。

  “都说了这场面我也是经常看到的,所以不碍事的。只是不知道这得打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不过顾筠城来了恐怕就……”说到这里衾芜的眸子不禁黯淡了不少,心里藏着几分不愉快。

  “这新源知鹤是什么人?”想到刚才那人对她一笑慕瑾不禁有些担忧了,往外再多看一眼,一面是叫嚣着的顾筠城,一面是脸色平淡的新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衾芜翻了翻眼一副恨不得咬死什么人的模样,“他是日本人,半年前来上海的,不过之后上海可就是满城风雨了。”语气间眉目间说不出有多少的愤恨了,也不怪衾芜会是这个态度了,就连慕瑾听到这话也是颇为一惊。

  日本人!

  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子莫名的怒火来,想到了两年前发生在济南城的暴行,想到了父亲死在了日本兵的手里,想到了一连好些日子不休于耳的惨叫声……一切的灾祸与不幸都是由此而来的。

  若不是因为他们那她还会是父亲心疼的女儿,还会是沈家的大小姐,也不会是如今的地步了……

  想到这里慕瑾的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一口银牙恨不能就此咬碎才好。日本人,就该统统打死!

  “你怎么哭了呀?”这外头还打得闹腾的,慕瑾竟是说哭就哭,闹得又是哪一出戏了?

  “没事,没事。”顾自抹着眼泪,慕瑾破涕为笑,都这个时候了反而还哭笑不得了。可是哭声止住了没缘由的竟然心中泛起一阵恶心的感觉,慕瑾立刻捂着嘴巴,可是胃里翻腾的感觉更是强烈了。

  衾芜上前立刻扶住了慕瑾,可而此时慕瑾再也忍不住了,扶着墙壁就跪在地上吐了起来。

  “慕瑾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吐得这么厉害啊!”衾芜拍了拍慕瑾的后背,可是慕瑾吐得更是严重了,一张涂着红彤彤胭脂的脸顿时煞白了不少,看她长吐不止的样子似乎要把胆汁吐出来才甘心的。

  衾芜心下担心不已,但外头的场面有目共睹,这个时候想要带慕瑾去医院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我忍得住,我没关系的。”慕瑾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两伙人的拼斗没休没止,隔着外头凌乱的枪响之外竟不知顾筠城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语也是咄咄逼人的。

  小心翼翼的望去,一身军绿色的制服,尤其是他举枪相向的样子,凌冽如鹰的眸子。

  唇边的笑越发的叫人难以捉摸,似乎只要那弧度稍稍弯起顺带着手指的力道也会加重一分了。

  慕瑾不是没有见过顾筠城开枪的,只是一旦开枪了便没有活口了。

  心里憋屈极了,好似这硝烟已经弥漫了整个场子了。衾芜紧张的看着两伙人的决斗,虽是明白顾筠城的身份,可是新源知鹤也不过是与杜老板做的正当生意罢了,就算新源知鹤与杜老板生意谈不妥要动手这似乎与顾筠城的关系也不大呀!

  顾筠城是不是管得也太多了?

  就在慕瑾与衾芜踌躇不前时转机便出现了。

  原本在出条子应外局子的孟挽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就在顾筠城即将向新源知鹤开枪的那一瞬,陡然一声高亢声制止了这一出“闹剧”。

  “是谁在砸我的场子?”还是第一次瞧见孟挽穿着一身黑色的貂绒大衣出现在众人面前,褐色面网下是她一张精致妩媚的脸,脱口而出的话简单却充斥着不输于男人的霸气。

  确实,孟挽是百乐门的老板,这一点不能忘了!

  “孟老板?”一时间两伙人都收了手,顾筠城收了枪,神色异常的看着孟挽,就连语调也是不阴不阳的。

  “哦,是顾局长呀,您现在不仅仅是国民政府情报局的局长还是七十二军的司令呢。您日理万机的怎么会有时间来我的小庙呢?”孟挽笑语盈盈,眉飞色舞间以极快的速度将舞池四周打量了一遍,该死的!要是再晚一步回来恐怕就成了废墟了。

  “孟老板!”蓦地,顾筠城的语调硬了不少,眉目间的冷冽更深了,“你我相识一场,我今儿是执行公务,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顾某人改日登门道歉!”手掌已然握拳,想起上一次的失误行动顾筠城不禁觉得愤然,今天不论怎么说也是不会放过新源知鹤的!

  “哟!”孟挽双手环臂径自绕道了顾筠城的身边,先是上下将顾筠城打量了一遍还不算完,继而还绕着他看了一圈才肯罢休了。眉眼带笑,一只涂着红色丹蔻的手就这么摸上了顾筠城的胸膛。再上前一步,踮起了脚尖呼着香气在顾筠城脸颊边腻了一声,“今儿算是给我个面子成吗?您要办公尽管带着人出去打好了,前两日那码头上不也出过好几起命案嘛,您顾司令动的手哪个敢把您抓紧牢里呀!”孟挽的话句句带着刺儿,果真是红艳的玫瑰不饶人的。

  顾筠城面色一沉,目光顿时阴冷了下来,狠狠的将孟挽剜上了一眼。

  另一面新源知鹤也不知他们两人说了些什么话,他不懂中国话,来上海仅是半年的时间,至多能听上几句招呼话语而已。

  身旁的翻译在刚才的打斗中受了伤,现在还瘫软着半个身子倚靠着墙呢。

  困惑之色藏在新源知鹤的眼里,心中也隐隐猜到几分了,这女人是百乐门的老板恐怕是不愿意他们在她的地盘上动手的。今天的事也许算结束了。

  眼瞅着孟挽的出现似乎将这僵局给打破了,躲在后台的慕瑾与衾芜也稍稍安心了,不过慕瑾突如其来的不适仍旧持续着。

  “我看他们现在也是打不起来了,你跟我悄悄地从这边走兴许还能避开他们呢。”衾芜建议着,慕瑾想了想也觉着有道理便尾随着衾芜小心翼翼的绕着走了。

  眼瞅着也要脱离虎口了可谁曾想又不知道是谁凭空闯到了她们的面前活生生的拦截住了她俩的去路。

  锐利的眸子隔着老远就将慕瑾的身影锁定了,定眼一看,顿时嘴角扬起,只听到顾筠城颇有兴致的发出一句感慨,“没想到今天的收获倒是很多啊!”明显的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