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黑色燕尾
寄暮秋2018-03-27 11:552,118

  “平生,哪会相思,不见人相伴蹉跎;平生,便害相思,舍不若生便随死,得此莫若烬相思!”

  夜夜笙歌的上海滩百乐门里什么时会有人唱起这样的歌了,听惯了舶来的西洋音乐哪还是有多少人喜欢这样的腔调呢。

  “啪啪啪——”出乎意料的掌声在嘈杂的细语声中脱颖而出了,台上的她惊诧的看着她,一滴冷汗顿时从额头上滑落了下来,那个女人是在对自己的赞赏还是其他的?

  “荣少,人家姑娘歌也唱了,你这烟钱该给了吧。可不能说是我百乐门的客人连个烟钱也给不起啊。”那女人媚眼笑了一声,肩膀微微一动伸手就摸向荣少的口袋。

  只见那女人柳叶细眉猛地一蹙,转即笑的更是夸张了,“看来荣少今天是出门走的急啊,这钱都没带上啊。哟,这金表好像还是瑞士货吧。来,姑娘,接住了!”顺手一抛,一块金闪闪的怀表就往慕瑾的面前飞去了。

  慕瑾腰身一闪,双掌结结实实的将怀表给接住了。

  诧异之色还未从脸上消失就看着那女人掸了掸手,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上了舞台,“今儿大家伙散了吧,该跳舞的跳舞,该喝酒的喝酒,合计着都是老少爷们的别图着从一个小姑娘身上寻乐子了。”

  女人转过脸来看着慕瑾,嘴角挂着笑容,双眼从上至下的将慕瑾打量了一遍,哪一处的都不落。

  “你瞧什么呢?”慕瑾咽了口唾沫,身子不自觉的就往后退了退。

  眼前的女人这样的看着她不免叫人心生畏惧了,要说没打什么主意怕是不可能的吧。

  “多大了?”女人问。

  “二十了。”慕瑾回答道,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女人,可真好看的啊。

  “哈,年纪不小了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这百乐门的半个老板了。”女人笑着将慕瑾拉下了舞台,不论怎么说这台子还是属于歌女的,“我们挑个安静的地方聊,你这丫头不错!”

  女人领着慕瑾择了一处安静的位子就坐了下来,一落座慕瑾就觉得整个身子有半截就陷了进去。腾地,就从沙发上了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确实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哈哈,果真是乡下来的丫头啊,坐下吧,吃不了你的。”女人将慕瑾拉坐下来,随即又点上一根烟,翘起了二郎腿。

  “那个,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走了,我还有生意要做……”双手胡乱轻扯着自己的衣袖,额头上的汗珠更是多了,怕,她还是害怕的。从刚才脑子一热跑上台时她就是害怕的。

  “你怕什么,刚才你知道你骂的都是些什么人吗?也不想想清楚就这么冲动了,你手里攥着的金表是荣家大少爷的,那个被你说擦鞋不付钱的是督军长的儿子,还有那个撞了老太太的是宝昌洋行了老板……你说你现在还怕不怕了?没个几斤几两的就敢在我的百乐门动嗓子骂人了。我告诉你,只要你站起身子往前多走一步你的脑袋说不定就开花了。”女人指了指慕瑾的脑门,“小丫头,想要在上海滩混个出路也不是没有办法,瞧着你长得还不错呢,歌唱的也好。”

  后话,那女人干脆不说了留给慕瑾一个人自己琢磨去了,想得出什么那就是慕瑾聪慧悟性高,想不出什么那么今晚上大不了黄浦江上多飘一具尸体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是误会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以后我不会在百乐门门口卖烟了,以后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我、我告辞了。”慕瑾说罢就起身要走,却不想那女人伸脚就将她绊倒在地。

  “你叫什么名字,说不定以后还能见面的机会呢。说实话像你这样的姑娘我一天能见到十来个呢,可是没过多久不是离开上海了就是死在了巷子里头。姑娘啊,我不是闲着没事做你明白吗?”女人挑起慕瑾的下巴,一双描了浓重眼线的双眼眯缝着打量着她。

  “啪!”甩开了女人那只手,慕瑾踉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沈慕瑾不会再见到你!”

  “我叫孟挽,以后有什么事就来百乐门找我,小丫头别的我帮不了你,但是卖身的事情找我没错的。”叫孟挽的女人邪魅一笑,将指尖的香烟放在唇间狠狠的吸了一口,满足且是颇有信心的笑容浮在面上。

  孟挽没有再拦住她,放任这个没有任何戒备心的丫头在舞池里没头没脑的撞着,刺耳的西洋乐,晃眼的霓虹灯光……孟挽极其享受这样的氛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一身褴褛的沈慕瑾她竟然是这么想要她跟自己一样,一样变成上海滩腐朽荒淫下的牺牲品,最好跟她一样褪去所有的纯真与美好。

  香烟灭了,红色高跟鞋下积满了灰色烟烬,看着慕瑾的慌乱与不知所措,她笑的更是开心了。

  重新点上一支烟,托着下巴,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看着沈慕瑾推开了挡在她面前的先生小姐们。

  看着她急切的喊着一个名字。

  “顾筠城!顾筠城!”

  人群被她推散开了,一抹黑色从眼前飞快的掠过,像极了幻彩朦胧的云霞里惊掠而过的燕。

  其实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的面貌,可是心里却是十分肯定的,是他,就是顾筠城!

  “顾筠城!顾筠城!”

  陡然间的一曲《夜上海》就此响起,谁也没有听到那一声声的呼唤,“顾筠城”这三个字就这么淹没在靡靡之音中。

  “顾筠城……”声音卡在喉咙里头,沈慕瑾再也叫不出声来了,那人渐渐地消失在人海中。

  忽的,回过头来,看向她所处的方向,仅仅是一瞥,随即就转过身去。这一看才发现原来他身旁还有一个女人。

  黑色的燕尾服很快的就从她的视线内消失不见了,连一个念想也没留给她。那确实是顾筠城了。

  沈慕瑾痴然一笑,呆站在原地,没想到竟然真的在上海看到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