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清水出芙蓉
华卿2020-04-08 09:523,270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九日

  念生居处的地方是一个原本两室一厅大的套房经过改装后众多小房间中的一间,也就是说她与隔壁只有一层挡板之隔,晚上运气不好失眠的话还会听见隔壁“运动”的声音。

  香港总面积只有一千多平方公里,人口却超过五百多万,是一个名符其实人多地少的地区,地价昂贵到念生工作一辈子都可能买不到一套房子,所以她很庆幸以自己目前的工作能力可以谋得一处安身之所。

  房间大小只够容纳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床以及床上的被褥是房东给的,她来之后自己花钱买了一张书桌。

  所幸念生从广州带过来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一本泰国新文学代表人西巫拉帕的名著《降服》和一支父亲留给她的遗物,也是唯一的遗物,一支刻有Parker字样的派克钢笔。

  是1981派克公司全新推出的豪华系列钢笔,纯银色的笔身随着时光绽放永不褪色的光彩。

  念生对面房间居住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因为被子女嫌弃,所以自己用所存不多的积蓄住到这里,他有一个破旧的收音机,从破损的标识处隐约看出是广东东莞产的德生派收音机。

  老头喜欢听的是说书频道,念生喜欢听的是英国BBC的广播频道。

  听见收音机里传来女士流利的英语“Mrs。 Thatcher said, today, the prime minister and I signed the agreement, showing how we firmly to the Protocol undertake(撒切尔夫人说,今天,总理先生和我签署这项协议,显示出我们多么坚定地对协议承担了义务)”瞬间转成一个语音长拖而又低沉的声音“话说那刘备,张飞,关羽三位仁人志士……”

  念生连忙喊道:“陈伯,可不可调到刚才那个频道?”用的是是广东话,其实香港话和广东话还是有些区别,但是能听得明白。

  被唤作陈伯的老头呵呵一笑,嶙峋的骨节又将频道推回去一点。

  念生用心听着,双手绞着,就连眼睛也不敢眨,繁冗的一切陈诉之后,念生听到她最想听的一句话,“The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formally known as the Joint Declaration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the Question of Hong Kong, signed in Beijing。 Britain agreed in July 31, 1997 to Hong Kong。”(在中英联合声明,正式被称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王国政府的联合声明》在北京签署,英国政府同意于1997年7月31号归还香港。)

  念生不可置信地站起来,双手捂着嘴巴,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激动澎湃,“陈伯,你听见了吗?香港1997年要回归祖国大陆了!”

  陈伯摇摇头,他听不懂英语,但是看着念生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他那布满褶子脸还是跟着笑了笑,额前一块老年斑赫然醒目。

  念生不知道要怎么平复激扬的心情,连忙走回房间,拿出那支派克钢笔,在一个能上锁的笔记本上认认真真地写道:1984年12月9日,唐念生,19岁,见证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

  念生上过新式学堂,写的字自然是简体而非繁体。

  念生刚落笔,门外响起一声黄莺般的清脆喊声,“六儿,你收拾好了吗,要去上班了。”

  念生答道,“马上好了。”随即将钢笔放在床脚一个被她改造成放衣物的大纸盒里。

  这只钢笔是她全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她不能弄丢。

  门外等候的季珠看见依旧素衣布裙,只在外面套件灰色薄毛衣的念生,黑色的皮鞋,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像极了学校女学生而非酒家女。

  季珠不由得掩嘴笑道:“六姑娘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香港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纬度较低,即使此刻是冬季,只要多套两件衣服也感觉不到寒意。

  季珠比念生大两岁,当初也是她介绍自己来这里居住的,“四姑娘,不是说赶时间吗?还不快走?”念生笑道。

  两人上班的地方是湾仔区中心路段的一家酒家,大兴酒家。

  以红色为主的新式酒家装修风格,一楼大门外顶有被霓虹灯圈绕出来的:大兴酒家四个大字。酒家分为三楼,一楼为大厅可供任何人消费,二楼单设各类包房专为VIP客人,三楼为姑娘们的换衣室以及经理办公室。

  八十年代的酒家,除了出具自己的招牌菜色外,比起以前那些只能喝酒猜拳的酒家多了很多的新鲜节目,但也没有堕落到和夜总会这些纸醉金迷的场所一样,酒家以其独有的特点成为中上层人士青睐的场所,例如大兴酒家的六位色艺双全的陪酒姑娘就在行业内就很有名。

  两人上了楼,见二姑娘雪菲穿着一身暗红色窄袖如意襟印有芍药花样的高开叉短旗袍款款走来,空气中隐约飘着一丝香气。

  二姑娘雪菲很美,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美,不可方物,对着客人盈盈一笑,含蓄中带着一丝挑逗,回眸一瞬间,让很多客人忘记一切,沉迷其中,来大兴酒家都点名要雪菲陪场。

  “六儿,四儿,还不快去换衣服。”雪菲轻启动薄唇,纤纤玉手涂着红色甲油,拿着一块绣着荷花的手绢。

  大兴酒家酒家要求每个人上到经理各位姑娘,下到服务员打扫员都要讲普通话,所以即使是香港本地人的雪菲也能说出一口动人悦耳的普通话。

  念生微微笑道,“二姑娘,我们这就去换。”

  季珠显然被雪菲这一笑牵动了心神, “二姑娘,上次去清水行,你不是看中那匹大红色的绸缎吗?怎么又换了暗中色呢?”清水行是她们这一区最出名的绸缎行。

  雪菲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瞬间恢复正常,依旧面带笑意,“红色不是大姑娘千禧才能穿的吗,我怎么能逾越呢,不说了,你们快上去换衣吧,要不然该来不及了。”

  季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无话找话说道:“二姑娘这旗袍上的牡丹真好看,怕是出自二环那最有名的刺绣师父杜三娘吧。”

  雪菲只是笑了笑,并不言语,随即转身离去,步伐摇曳生姿。

  季珠不解,问念生道:“为何二姑娘不答我话?”

  念生无奈地笑了笑,“四姑娘,二姑娘旗袍上所秀花样为芍药。”芍药比起牡丹稍逊一筹。

  “啊……”季珠讶异道。

  两人一同上了三楼,见大姑娘千禧正从试衣间走出来,身上穿的是大红色双开襟高领旗袍,裙角绣着两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细致合度的剪裁,令她身材显得更为玲珑有致。

  千禧比起雪菲少一分妩媚,多了一分温顺文雅,不懂得对客人阿谀奉承,心地清明。但仍有大堆富家公子来大兴酒家只为一睹芳颜。

  “四儿,六儿,里面衣架上有两件清水行刚送过来的旗袍,你们换上吧。”说完微微额首,抬眸举止间尽显雅致。

  念生和季珠走进试衣间,果然里面衣架上唯独放着两件旗袍,一件是绿色圆襟中袖旗袍,边角绣着荷花,一绿一红极为吸引眼球,另一件双橙色圆襟无袖旗袍,绣着芙蓉花,粉色的花瓣在橙色的布料上虽说别具风格,但也得因人而异。

  两件旗袍质地均属上乘绸缎,这一点大兴酒家的陈经理从不苛刻她们。

  “六儿,你要穿哪件?”季珠问道,她们排后的姑娘穿衣服颜色没有讲究。

  念生看着季珠眼神盯在那件绿色旗袍上一动不动,不禁笑道:“四姑娘,我穿这件橙色旗袍吧。”

  闻言,季珠欣喜地笑了笑,又不愿表现得太明显,只有说道:“那就按六儿说的办。”

  两人换好衣服走出来,季珠眼前一亮,念生虽然年纪最小,但是身体发育极好,橙色的魅惑力悄无声息地贴在她曼妙的身材上,不张扬不显赫,却让人回味无穷。反观她,平淡无奇。

  哎,都怪自身条件不好,没有大兴酒家其他姑娘的美貌和身材。

  念生将自己换下来的衣物锁进柜子里,转身对着季珠,玲珑水秀的眸子一笑,“四姑娘,我们走吧。”

  季珠被这动人目眩的笑容晃动心神,那时候季珠想,假以时日,这位六姑娘风头一定会盖过大姑娘和二姑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