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孤影独寂寥
华卿2020-04-22 14:351,883

  亦落泪打芭蕉, 难舍难分驿边桥。 微雨轻燕双飞去, 落花孤影独寂寥。

  念生想,她之前的认知还是过于肤浅了些,印象中的秦世轩一直是温文儒雅的翩翩公子,最甚也不过是偶尔带些少爷脾气。

  不过无论怎么,都绝非眼前这位森寒冷峻的男人,就像那旧时代的专制君主。

  其实念生想,大抵是她还不够了解秦世轩。

  以至于很多年后,总会有秦世轩的对头对她说道,“别看三公子什么时候都一副彬彬有礼的和悦神色,一旦你惹恼了他,后果便是不堪设想,他自有独特的手段,不叫你去死,却让你生不如死。”

  当然这些众人所云也有些夸张,不过她自识得他伊始到最后的嫁给他,一路走来确实是受过他给的不少痛楚。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你能解释一下吗?”秦世轩将手中的报纸丢在桌面上,眼神冰冷地如同寒冬腊月,没有一丝温度地看着念生,如果不是此刻念及她病态中略显苍白的面容,他真会忍不住大声呵斥出来。

  口口声声的拒绝他,转而就跟别的男人好上了。

  这个女人,永远一副静态如水的神色,却挑起了他千百年来不曾涌出的怒火。

  念生看了一眼桌上的报纸,皱痕遍布,连照片上的人脸都看不清晰,想是被人狠狠蹂躏一番过。

  “三公子想听什么?”

  念生端坐好姿势,好整以暇地看着秦世轩,一个人包了这么大的包间,指名让她来作陪,还未进门之前她已经闻到了这其中的硝烟。

  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摆明了不相信她,她又何必再多加辩解,左右两人还未达到那种默契罢了。

  秦世轩见念生这种情况下还能出神,更加火冒,因着她就坐在他身旁,索性一把将她带过来。

  念生被秦世轩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未反应过来,一个踉跄,整个人便跌坐在他的怀中,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扑鼻而入。

  面对男人饱含怒火的双眼,念生只是以手绢掩鼻,微微蹙眉, “你喷什么香水?”

  本来在气头上的秦世邦因为念生一句似嗔怪的呢喃,烦杂的心情有些好转,“我从不喷那些女人的玩意。”转念一想,今日二弟是搭他的车去的公司,大概是那时候被传染上的香味吧,“是Christ喷的。”

  “Christ?”念生不明所以地反问道,神色中带着一丝好奇,又微微调整了姿势,使得自己与他中间有些许距离。

  这温文尔雅的三公子变幻莫测的脾气她是见识过了,此刻再跟他唱反调争论岂不是自讨苦吃么。还是打点迂回战术吧。

  “Christ是我二弟。”秦世轩这时候的语气已经缓和下来了,理智也逐渐回归正轨。她对谁都一副若即若离的神态,别说为别的男人怀孕这种荒唐的事,单单是和别的男人约一场会,只怕她都不是心甘情愿使然。

  再者从她一进来,看他的眼神都是坦坦荡荡的,未曾有半点遮掩,这不是已经做出解释了吗。

  “你还有二弟吗?怎么没听你说过?”念生一边疑惑地问道,一边作势起身为秦世轩倒茶,果然秦世轩没再为难她。反而耐心地为她解答,“不止,我还有一个妹妹,正在英国上大学,跟你差不多一般大。”

  “是吗?”念生轻笑道,只是那句“上大学,跟你差不多一般大。”让她神色微微一动,曾几何时,她也是那三尺讲台下一员,正襟危坐,听任课老师说着不甚地道的英语,白色的粉笔在黑色的板上抒写出一连串的字符,那粉笔的尾端,是她再也触摸不到的学堂。

  秦世轩自然而然地接过念生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才想到今日来的目的,只是语气大不如先前的冲撞,“六儿,娱乐周刊虽然喜欢乱写,但是总不会空穴来风,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语气轻柔地仿佛之前那个火冒三丈的男人不存在一般。

  念生微微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将桌上的报纸拿起丢进垃圾桶里,转身对秦世轩回眸一笑,“眼不见不就心不烦了?”

  秦世轩俊脸下沉,这个女人,真的是有本事将他的情绪轻松地调动自如。

  “你过来!”

  念生被秦世轩孩子气的动作逗得轻笑两声,连日以来心中沉积下来烦郁一扫而空,那拖拖拉拉如七月梅雨一般没有尽头的病也在一瞬间好了许多。

  念生坐到秦世轩身旁,两只手放在桌上支撑下颚,模样有些娇俏,“见到你这个样子,我很难相信你是怎么冷静沉着地做一个公司的领导者。”

  动不动就发脾气,居然还相信娱乐八卦,这个男人,不是一向以精睿著称的吗?怎么每次她看见的都是他如此不理智的一面。

  感情这个女人在打趣他?秦世轩心中觉得又气又好笑,手也不自觉地去握着念生的柔荑,“你也该知道,我这样全是为了你。”

  念生抬起头对视着秦世轩如水一般温柔的眸子,这是她第一次听闻他如此直白的话语。

  每一个字如同山间寺庙灵钟的撞击声,在山谷中千转百回,清远而绵长。

  让人心动幡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