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遇险
陌上百合2017-04-06 04:352,492

  清晨一个纤弱的身影出现在了荒凉的山头,白衣,黑发,略显憔悴的面容更衬的她弱柳扶风的姿态。此人正是刚从狐狸窝逃出来的陆简意。

  “嗒嗒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向这里奔来,是两匹骏马。

  陆简意刚踏足这里,听到这宁静的山头突然响起汹涌澎湃的马蹄声,不由得心下一慌。

  不知道来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是谨慎些好了,眼下一搜索,找了块巨大的岩石,藏身在了后面。

  她偷偷探出眼张望前来的人,这两人一路飞奔过来,马蹄下踏起了浓重的尘土,远远地看去,像一幅巨大的泼墨写意,陆简意不由得联想到了那次在画廊看到的那幅画,,似乎也有这样的场景,心头一动,江忘川的样子又浮了出来,自己现在莫名其妙在这里,多多少少和他有关系吧,对,一定要找到他向他问个明白。

  就这样想着,来人已近在眼前了。马背上,一人穿着绛紫的服饰,剑眉星目,英气勃发,正微弓着身子策马扬鞭,一看就是华贵无比的人,另一个侍从打扮,虽然不比前头那一位俊美,但放在人群里也是出挑的了。这两人这么急急忙忙是要去哪里?

  身后跟着的侍从加了几鞭追上前头的人与他并肩,”公子,过了这个山头就是他们的集聚地了。”他抬手指了指方向,正是陆简意刚才走来的地方。

  “好,鬼奴这次干的不错,回去让父王嘉奖你!”年轻公子意气风发又挥了几鞭,骏马飞奔而去。不久两人就消失在了山头。

  陆简意偷偷探出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里真的不比现代啊,这样的交通工具在北京一定会定个大排量,然后管制起来的。这样一想,自己也不禁偷偷笑了出来,不过骑马不会污染大气层这是个优点了。

  她看了看山脚下,密密麻麻的旧式房子,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脚下一软跌坐了下来。

  “唔……”全身无力的陆简意突然眼前一黑,一只粗糙的麻袋从头顶直套了下来,陆简意慌这,双手双脚并用想挣扎出来,但是好像有两个人,一人套麻袋,一人抓住了他的脚踝,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握在脚上的手,不一会儿,整个人就全进到了麻袋里,“唔,你们放开我,放开……”

  一人竖掌成刀狠狠地劈在了陆简意还在挣扎的身上,刚才扭动的麻袋立刻就软了下来。

  “啪”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夹着肉声,另一个人的脸上立马浮起了五个指印。他愤愤不平的瞪大了老虎眼:“哥,你打我干啥呀?”

  “混账东西,谁让你打的?”

  另一个人瞪着眼委屈的说:“可是她不老实,踢了我好几脚!”

  “你皮糙肉厚的踢几脚怎么了,要是打坏了门面,看你找谁要银子去!榆木脑袋!”

  “可是、可是我也没打脸啊”声音细若蚊蝇,瞥眼瞅了瞅站在旁边捋袖子的哥哥,马上求饶道:“哥,我错了,你、你走前头,我来扛。”说着嬉皮笑脸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个哥哥,翻了个白眼给他:“出来这么多次,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哼!”一甩袖子,抬步向前走去,“幸好今天这姑娘成色不错,可以卖个好价钱,不然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那个弟弟这次听话了,摸了摸麻袋,找准了姿势才扛起来,要是弄伤了美人,哥哥会比比弄伤了嫂子还心疼,哎,我这个哥哥脾气不是一般的差呀。跟着他出来办事就是倒霉,银子他拿,挨打受累就我来。

  两人赶着拿美人去换银子,脚下生风一会就到了山脚下,弟弟放下肩上的麻袋,头上已经冒出了黄豆大的粗汗,喘着气在旁边的茅草堆里推出了一辆独轮车,车上还放着三个同样的麻袋,看来都是他们掳来的女子了。

  弟弟推着车,哥哥把新掳来的美人也放到了独轮车上,盖上了张草席,装成进城送货的样子,穿过集市,两人遮遮掩掩的来到了一座大宅的后院。

  “咚咚咚”敲了几下门,一个打扮艳俗的女子拉开了门闩,探头出来。看到是他们两兄弟,才放心的把门打开了。

  “干什么干什么,图南图东,大白天的你们两兄弟又想来白干啊,老娘今天身子不爽,不能奉陪!”说着把搭落在肩头的红色衣襟拉了拉。图南看在眼里,狠狠地咽了把口水:“ 海棠姑娘,海棠姐姐,你今天可真美,好久不见你,真是想死我了。”说着搓着手凑身上去动手动脚。

  “去去去!少跟老娘我甜言蜜语。”海棠一把推开:“说吧,什么事,老娘我可没闲功夫跟你在这里耗!”说着凤眉一挑,眼露鄙夷。

  图南这才悻悻的撒手,眼睛还是不放过海棠,叫唤着:“图东,快把车推过来。”

  一边又凑上去:“海棠姐姐,带我们去引荐下妈妈吧,我今天又弄到了不少好货色!”

  海棠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说:“妈妈说了,以后你们两兄弟的货一律不接,你当我们这里是救济堂啊,没钱了就弄几个下等货色过来充数骗钱,想坏了我们天香楼的金子招牌是不!”

  “我图南怎么会有这心思呢,我爱还来不及,难道海棠姐姐还没明白我的真心吗?”说到后来身子又凑近了一点。

  海棠瞥了瞥他,甩了他一脸香巾:“这次就再帮你们通报一次,成不成就看你们的造化了,以后给我仔细这点”

  “是是是。”图南弓着腰满口答应。

  不一会儿,后院的门再次打开了,海棠一甩帕子,脆生生地说道:“跟我来吧,妈妈说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好嘞!快呀”图南向后一招手,自己像丢魂一样的跟着海棠走了,留下图南一个人对抗者放着四个人的独轮车,费了好大得劲才一个一个扛着搬到妈妈面前,累的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图南笑嘻嘻的半跪在地上,指着麻袋对上头满头珠翠,呷这茶的贵妇说:“妈妈,这些都是图南的孝心,您看看合不合口味?”

  “恩。”贵妇又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脚下的人,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们图家兄弟的货,我们本来是不敢再收了,上次的桃红姑娘调教了十几天带出去就踢了人家公子的命根,后来珠珠姑娘又是赔礼又是抚慰的跟了人家三天,才不来天香楼闹事,你说就这样的我还敢收吗?”

  图南听了给自己甩了一个嘴巴子,求饶到:“妈妈教训的是,是图南没眼色,找了烈的,妈妈,这次的都是柔的,包管不会再出那事!”

  “恩”老妇人又呷了一口茶,好像准备要把图家两兄弟的败绩给数数清楚:“还有,那个丝丝,柔是柔了,就是样貌实在是,当初你又是哄又是闹的我才勉强收了她,这么多天了只能接待下没钱的主,日日在天香楼混饭吃,我只好打发她去干点杂事,你说你,啊、骗了天香楼多少银子啊!”说着拿着尖尖的手指戳了一下图南的脑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君的小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君的小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