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相见
陌上百合2017-04-06 04:352,067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了,出现在门外的是一张令人窒息俊美的脸,斜飞入鬓的双眉,狭长的风眼,俊美的鼻,殷红的唇,还有白皙的几乎透明的肌肤,好像似曾相识的感觉,陆简意的心猛然一跳,像是重新复活了一样。

  “忘川……”陆简意不由自主的叫出了这个名字,这个在咖啡馆被胁迫地第一次叫出的名字。这一次再度出口像是已经隔了几个世纪。只是眼前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忘川’吗?

  她再仔细看了一眼,又发现不是同一个人,只是长得极像而已。忘川是跟他相比,没有他身上有的阴气,而他周生头透着一股寒气,像个从冰窖里出来,从没见过太阳的人。

  大皇子跨进门槛的姿势有一种威慑力,三位侍女无声无息地已经退到一边为他让出了一条道。

  他走过来,也带来了一阵清风,微风微微的吹动陆简意披在肩上的长发。你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孩,白衣、黑发、赤足,站在那里,等待着一个不知是魔鬼还是天使的人降临,这是世上最惊险也是刺激的事,如果要赌,那就要押上一生。而陆简意已经不由选择的被拉进了这一场赌局。此刻的陆简意像一只局促不安的流浪猫,在他冰凉如湖水的眼神里,无处可躲。

  三个侍女无声无息地退出去,关上了木门。

  前面男子冰冷的气息还在逼近自己,陆简意脚下不由的微微向后退了几步。

  “不准动。”男子察觉了她的动向,命令似地说道,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吓得陆简意的心跳猛烈了几分。

  “我……”陆简意低头看看脚下,又猛然觉察到了什么,不服气的说:“我偏要动!”说着脚下躲得更远了一点。

  “你是谁,凭什么命令我?”陆简意靠在墙上故意抬高了脖子,她不想输了气势,虽然明摆着已经输了。

  男子还在逼近,直到她的后背紧紧地贴在了墙上。

  “我叫世离河,记住了。”

  “我……我为什么要记住你!”虽然自己的命好像掌握在对方的手上,但是有些事她就是学不会妥协,就像这样角度的挑衅。

  “你说什么?”男子不敢相信这个弱女子竟然是在挑战他,他忍不住伸出冰凉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被迫望着自己。

  “柳兮月,他们没有告诉你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吗?”

  “你……”陆简意被掐着下巴,只能破碎的吐出几个字:“你胡说什么……”说完这几个字,牙齿已经被捏的生疼。她努力扭过头不去看眼前放大的男子的脸,虽然那是一张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心动的脸。

  她的手被挤在后背一点力气也是不出来,自己已经成了他待宰的羔羊,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索性豁出去了。她瞥下眼,看住了他的脚背,狠狠地踩了一脚,在男子惊讶的眼神中从他和墙之间的夹缝里逃了出去,终于呼吸到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我不管你是谁,我是自由的,你没有权利困住我……唔……” 男子强而有力的臂膀挽住了她的脖颈对着她花瓣一样的嘴唇深深地吻了下去,把她挣扎的双手用力的扣在背后,不顾他强烈扭动的身体用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扫荡。

  “唔……啊……”这一吻不知耗了多少时间,陆简意只知道她快要窒息了,难道这就是她向这个世界告别的仪式。终于在她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男子放过了她。

  他戏谑地看着陆简意肿起的嘴唇,用纤细的手指摸了摸唇角,好像还残留着佳人的余香:“看来你身子大好了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晕过去,还是兮月姑娘对我也是用情已深啊?”

  陆简意顾不上纠正他的称呼,摸着火辣辣的嘴唇,觉得一肚子的委屈:“你……你简直……你简直放肆!”

  “哈哈!这个词从来也没人敢用在我身上,要说‘放肆’再放肆的事我们都做过了,这样子算什么?”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陆简意忽然声音变小了,眼睛也闪烁着不敢去看眼前的男子,虽然他刚才对她做的让她心里千万分地不愿意低头。

  “该做的都做了,你没感觉吗?”轻轻地但是万分确定的一句话,彻底击碎了陆简意的幻想。心里的委屈像倾泻而下的洪流再也抑制不住。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突然像一个小孩,无助的在地上来回的走着,两颗硕大的泪珠藏在浓密的睫毛下滚了下来。自己怎么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能忍得下这种欺辱,简直就是对女性的侵犯。

  世离河看着她哭也愣在了那里没敢再靠近,陆简意觉得掉了几滴眼泪,心中的委屈不但没有降下来,反而像湖里的涟漪越扩越大,前面霸道的人好像也没有反对自己哭,索性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在现代的时候,陆简意就是一个孩子气十足的人,尽管在北京闯荡了八年,见的多了,也学活了一点掩藏,但是这种骨子里的习性是改也改不掉的,只要一样东西去触碰它马上就会被点燃。要不然以她的才貌也不会仅仅就混了一个白领。

  她哭的越来越伤心,好像要把自己多年来积压的泪水都流出来。平常工作的不顺心,她和齐文之间若即若离最后又无疾而终的恋情,还有母亲慈祥的眼神,她把一切能给的都给了自己,可是为什么自己老是这么不争气,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日积月累的伤疤,把她的心百折千回地折磨成了干涸的沙漠。

  像刮过了一场狂风暴雨,陆简意终于哭累了,揉着干涸的眼睛抬起头来,看到前面的男子还站在那里,表情凝重。见到她停止了哭泣,脚步动了动像是要去扶她,最后还是止住了,开门走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君的小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君的小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