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画廊相逢
陌上百合2018-03-27 16:032,449

  第二天,我在写鞋柜里里里外外找了一遍,终于找到了去年买的那双十厘米的高跟鞋,迫不及待的踩上它去追公交车。我怀疑我有点自虐症,心情不好的时候做一点自虐的事反而会痛快一点。

  今天是去活动现场跟进,现场所有男士都主动过来帮我,孙洁理是平时玩的比较好的哥们,他问我是不是受刺激了,我说不是受刺激了,就是想刺激下。他傻傻的笑笑说:“你想要找刺激,哥们随时奉陪啊。”我二话不说给了他一记闷肘。

  下班时分,齐文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家吃饭,说是最后的晚餐,要感谢我多年来的照顾,当然他的女朋友也会来参加。

  我当然不愿意,我再发光发热也不想去当一个电灯泡,当下就拒绝了。我陆简意不是一个能食嗟来之食的人,做人要有原则,我的原则就是心里再难受,嘴上也要坚持逞强。坚持就是胜利,逞强说不定也会逞这逞这就变强了呢。

  黑色的邀请卡还躺在包包里,既然不能回家了,那就去看画展吧。

  画展我一向很少去,因为我实在不懂得欣赏艺术。看一副抽象画会让我深刻怀疑自己的智商,我完全对那些画家要表达的东西不明所以,他们讲的头头是道,滔滔不绝,我只有迷茫两字,要是有人想画迷茫的话,我倒是可以去做下模特。

  写实的画就更不用说了,我觉得照相机的发明就是为了扼杀这种创作的,无奈还是有无数的学子在这条道路上前赴后继。

  北爱画展的展示厅在一座废弃的老宅里。这里是一位老画家的旧宅,现在被政府收管起来要当成文化遗产。我对这个没什么概念,人都已经不在了,一座老房子能说明什么?

  到达展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会场里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个人,我走近离门口最近的一幅画慢慢欣赏,这幅画画的是一个女人,眉眼精致,身段玲珑,穿着黑色的绸缎,衣襟下开到可以若隐若现看见雪白的胸脯,饱满而挺立。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婴孩,那个婴孩的纯净与女人的妖艳形成了对比,画的名称叫做《浊世》。

  这幅画的后面一副,描绘的是一副风沙漫天的大漠景致,滚滚黄沙汹涌如江海,掀起的沙尘弥漫在天地之间,给人雄伟的萧索之感,眇眇孤舟在黄沙之中踽踽前行,船尾被浪头抬高到一个临界点,好像马上就要被淹没。

  我跟随人流向展厅深处走去,走走停停,偶尔听一听几位内行专家的品评。这样混迹在专家当中,也会被一些美院的学生当成前辈来崇拜,让我心中颇为得意。

  “小姐,你好,我是这幅画的作者江忘川,您已经在此看了十几分钟了,是否有什么要点评的?请多多指教!”

  “啊,我已近在这里十几分钟了啊?”我回过神来,可是我只是脚疼在这里歇歇,这里人少而已么。我回头,一张狐媚一样的脸出现在我一米视线之内。

  “啊!”我又开始惨叫,脚上的高跟鞋明显不满意我的花痴行为,不行,不带这样的,帅哥面前岂可失礼,我要稳住。摇摇晃晃倒下的时候,一双大手向我伸了过来,我被他顺势搂紧了怀里。

  他身上有股幽兰香,熏得我晕晕的,魅惑的笑容像旧时长安上空绽放的烟花,绚丽而隽永。

  “你……”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实在太不容易了,花痴和理智大战了三百回合,终于花痴被击败了,我内伤了。

  对方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我的内伤,他对刚才的出手相助应该很满意,因为他又再接再厉伸手递给我一张名片:江忘川,谷之屿书画馆馆主。

  “你好,我叫陆简意。”我没有名片,只好做自我介绍了。

  “陆小姐对这幅画,有什么感想?”顺着他的视线我终于注意到了墙上挂着的‘我一直在看’的画。

  这幅画以暗红色为背景,画面上空漂浮着无数精灵一样的女子,拇指大小,都长着薄如蝉翼的的翅膀。眉眼妖媚,形态各异,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乐器,有的怀抱琵琶,有的手持长笛,有的在敲打云钟。画面的中间是一张宽大的红绡软帐,许多穿着暴露的女子围在榻边,面朝里,不知道在观看什么,我看的很仔细,榻帏上面还画了一只蜘蛛,蜘蛛的触角画得很生动,毛茸茸的让人看了心里发毛,身旁还有一张大大的蜘蛛网。

  “这是我今晚见过的画的最满的一幅画了!”

  “哦?陆小姐,请说说您的高见?”对面的男子依旧体态优雅。

  “没有,算不得什么高见,这幅画画得很生动,人物、神态、动作、细节都很到位,里面的人像是在投入一场盛大的仪式,可是你要表现什么呢?”

  不好意思,我在不擅长的领域,就会擅长胡诌,我看到了蜘蛛网,“你把女子画的这么精灵秀巧,放在背景中不就是想表达糜烂生活让人走向腐败吗?但是这里的女子形态太多了,这样一个场景,放几个典型的就可以了,放这么多人物上去会让人本末倒置,反而忽视了你的创作初衷!”奶奶的,我豁出去了,反正艺术就是个意识流,应该怎么说都能圆回去吧。

  对面的帅哥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要是换作平时我肯定回瞪回去,可是,今日扮的是淑女,我说帅哥,看够了没有啊,我脸上是有花啊!

  “陆小姐,我猜你平时肯定是个很粗心的人?”

  “你怎么知道?”该死,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么轻易的就在陌生人面前露了老底,这该死的不经大脑的条件反射,都是被齐文那家伙惯出来的!

  “因为你没有看画的名字。”

  真是丢脸丢到西伯利亚去了,陆简意你难道不知道画名是这种不知所谓不明所以的画的灵魂吗?

  《猎食》?

  这幅画跟猎食有半毛钱关系啊?难道画里有只蜘蛛,蜘蛛结网是为了捕食,所以就叫猎食啊?

  “陆小姐,我其实想展现的是一场猎食的盛宴,你看榻上的人!”

  我的视线再一次落到了画里头,榻上格式精灵女子围着的中间,还有一个光滑如玉的男子,男子身上泛着一层蓝光,在人群深处影影绰绰的,怪不得我刚才会忽略掉。难道男欢女爱就是这家伙所谓的猎食?

  “陆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嗯,江先生,这画里的点睛之笔就是这画中的男子啊,食色性也,很符合主题《猎食》。”谢天谢地,我总算兜回来了。

  “陆小姐可会对这样的场景有所向往?”

  白痴,你的中文表达有问题,你应该这样问:“请问,我这幅画有没有让人身临其境地感觉啊?”

  “有有”我微笑着回答,我对帅哥的包容度是很大的。

  他笑的更开心了点:“陆小姐,我们下次还会再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君的小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君的小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