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下落
雪陌2017-04-06 04:242,977

  净澄退到湖畔,发现地上有些血迹和水渍,一片凌乱,似乎刚刚这里曾经发生过争斗,立时有些警惕,小心打量四周。

  忽然水声哗然,一张血盆大口自湖中窜出,一口将将澄吞了,然后一缩,又躲回了湖中,却是那蛇妖正在疗伤,只觉得伤势恢复甚慢,见到净澄这等带着修为的上等血食,便忍不住一口将他吞吃。

  净澄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大叫一声短促的“啊”,便再也没了声息。

  老僧和净言正在运功搬那大石,听到净澄大叫,都立刻停了下来,朝净澄所在的方向望去,净澄却是早已没了身影,只余湖中水波不断地荡漾着。

  老僧面色一变,身形疾掠而来,口中大喝:“孽畜,好大的胆子!”

  只见老僧扬手打出一串佛珠,佛珠在空中变大,分布在湖中各处,狠狠砸落下来。

  湖中湖水炸开,波浪翻涌,水花四下溅起数丈来高,但却始终不见那蛇妖的踪迹。

  此时蛇妖正盘伏在水底,不断运功想要炼化净澄呢,哪有闲功夫理会他这老和尚。

  若雪躲在空中看得分明,这老僧一身修为气道六重,而两个小和尚却是气道二重的修为,所以净澄才会如此轻易就被那蛇妖一口吞下。

  老僧眼见佛珠并不凑效,面色越显得的发苦,花白的眉毛一抖,厉声道:“净言,你在岸上好生防范,为师要入湖去救你净澄师弟!”

  净言道:“可是,师父,这湖面足有百余丈宽阔,那妖怪要是有心躲起来,您一时只怕也找不到它……”

  老僧道:“找不到也要找,再耽搁片刻,只怕你净澄师弟性命难保。”

  “大和尚,不如让我出手如何?”就在这时,若雪现出身形,自虚空踏步而来。

  “你是何人?”老僧和净言都警惕地望着若雪。

  “先救人,然后再说。”若雪说罢,手中月寒仙剑向湖中遥遥一斩。

  一道冰寒的蓝色剑气自月寒仙剑之上散发出来,斩入湖水之中,生生将湖水劈开,露出伏在水底的蛇妖,湖水一被剑气劈开,就立刻凝结成冰,整片湖水刹那间变成了两座冰墙。

  “好孽畜,原来你躲在这里!”老僧看到蛇妖,大喝一声,自怀中掏出一把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短刀,抛飞而出,斩向那蛇妖的腹部。

  蛇妖见到若雪,惊恐已极,他的身躯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两截断躯重新连接在了一起。就在这时,老僧的短刀飞至,斩开蛇妖的腹部,露出了里面模样凄惨的净澄。

  老僧紧随短刀飞速而至,救出净澄,这才发现,净澄全身通红似火,双目紧闭,气息微弱已极。

  老僧将净澄交给净言,手中握着短刀就与那蛇妖斗在了一起。蛇妖被老僧短刀所伤,也暴怒起来,一边努力修复身上的伤口,一边与老僧斗了起来。只是那老僧手里的短刀似乎是专门克制它的法器,无论它怎么努力,腹部的伤口竟是无法愈合。

  若雪见老僧与那蛇妖相斗,蛇妖明显不是敌手,便不再打算插手,倒是看出来那个叫净澄的和尚是被蛇妖伤了身体和神魂。

  当初若雪与萧云在一起三年,也知道了一些丹药的用处,凝神丹便是可以帮助修行者修复神魂上的损伤的。想到老僧说那大石之下有凝神丹,便走近那大石,打出一道法术,那块大石旁边就出现了五个相貌古怪的小鬼,那五个小鬼掀动大石,几个呼吸间,就把那大石搬起,移到了另一边。

  净言在旁边痴痴地看着,口中喃喃道:“五鬼搬山之法……”若雪所用的法术,正是五鬼搬山之法,可以召唤五个力大无穷的小鬼来搬运东西,只是这是道门的法术,而且要求修炼者的修为也较高,净言无法学习,只是听说过。

  大石之下,是一只古朴的玉盒,打开玉盒,是一只精致的玉瓶,打开玉瓶,一阵沁人心脾的异香传出,令人神清气爽。

  净言闻到异香,忍不住激动道:“是凝神丹,没错,这就是凝神丹!”

  若雪将凝神丹递到净言面前,道:“你的师弟神魂受了损伤,给他服一粒吧。”

  “多谢仙子!”净言闻言,连忙接过凝神丹,在接药瓶的时候,一股除了药香之外的另一种香气迎面扑来。那种香气令他心神荡漾,忽然间竟是对眼前这个身穿白衣的绝美女子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心神一时失守,不小心与若雪的手指碰触了一下,一阵柔软的感觉自指尖传来,净言如遭电击,急速缩回手来,登时面目通红,神情慌张,连忙低下头去,给净澄喂药。

  净言在往手心倒丹药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都因为神情慌乱而不自在,本来只是倒一粒丹药,他却倒了十余粒出来。

  若雪身为九尾雪狐一族,天生悟性奇高,修炼速度极快,而且还有天生的魅惑之体,即便是她并不懂得魅惑之术,但自从她修成人身之后,天然就有一种吸引异性的奇香,她利用九灵仙尊传下的道法,已经将自己身体的气息掩盖,但却总有一些溢散而出,离得近了,就容易被人察觉,这是她修炼法术时日还浅的缘故,而眼前这个净言小和尚就是不经意中了招的。

  若雪并没有注意到净言的异常,她把凝神丹给了净言之后,便看向那老僧。

  那老僧正在与蛇妖对峙,只见那老僧口中不断地念诵经文,一只只闪烁着金色的文字从他的嘴里飞出,不断地贴附在蛇妖的身上,渐渐地,那蛇妖身上的金色文字越来越多,由原本赤青色的身子,渐渐变成了一条金色的巨蛇,它身上的狰狞暴戾的气息也渐渐变成了庄严宁和。

  老僧猛然双眼圆睁,大喝一声:“呔!孽畜,还不快快回头,接受贫僧渡化!”

  刹那间,蛇妖全身金光大盛,蛇妖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开始变得温和,身躯渐渐缩小,最后化为一条手指粗细的金色小蛇,缠绕在老僧的手臂之上。

  老僧收了蛇妖,先从怀里取了一粒疗伤的丹药给净澄服下,嘱咐净言为其运功化解药性,然后便来到若雪面前,双后合什,面相庄严地宣了一声佛号,道:“多谢女施主相助,贫僧大无相寺长老法号行智,敢问女施主姓名,来日必有厚报。”

  若雪道:“我叫若雪。”

  “若雪?”行智和尚奇道,“女施主姓若?好奇特的姓氏。”

  若雪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姓氏,想到当日自己还是狐狸之身的时候,萧云给自己起名字时说自己的皮毛洁白如雪,便道:“我姓白,白若雪。”

  “原来是白施主,此地多有妖族横行,十分危险,我等也是为了来此取凝神丹才不得已冒险,不知白施主为何会在这里?”行智和尚道。

  若雪心头一惊,立刻明白,这老和尚怕是怀疑自己身份,言语相试,但她转念又想:既然他试探我,我又如何不能试他探呢?若是能从他口中探知萧云的消息,那是更好。她略一沉吟,便说道:“小女子听闻百草灵山萧云萧大师炼丹之术十分高明,想到这里来求取一粒驻颜丹,行智大师想必也该知道,我们女子最为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了,谁都想让自己的容貌青春永驻,想不到百草灵山却已成了一片荒山了。”

  若雪说着,不由得叹了口气,神情十分失望。

  行智和尚笑道:“白施主想必是近数十年来都在闭关修炼吧?否则不会不知道萧大师早已经离开百草灵山的事情。”

  若雪见行智和尚没有否认萧云就是萧大师,心头一阵激动,一个声音在大喊“是他,果然是他,萧大师果然就是他!我就要找到他了!”

  只是若雪心里面虽然激动,但面上依然平静,她点头道:“行智大师说的是,小女子这数十年来的确一直在闭关,直到数日前才出关,所以才不知道萧大师离开百草灵山的消息。”

  行智和尚道:“难怪如此,萧大师四十年前就已经离开百草灵山,一直游历天下,直到三年前,到了无相城,这才驻留在了我们大无相寺中,白施主若想见萧大师,稍后与贫僧等人同行便是,我们既然拿到了凝神丹,便要返回大无相寺了。”

  若雪终于打听到了萧云的下落,十分欢喜,连忙谢道:“如此,就先谢过行智大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