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白狐
雪陌2017-04-06 04:242,918

  浓密的山林中,一只白色小巧的影子迅速在草丛上一掠而过。

  片刻后,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道士,手中拿着一把桃木剑,正气喘吁吁追了过来。

  道士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草丛,仔细寻找着,他的鼻子还在不停抽动嗅着什么。

  青翠的草叶子上,有一些浅显的鲜血痕迹,血水还在顺着草丛的叶子缓缓往下流淌。而这鲜血,很明显,就是刚才那一掠而过的白色影子留下的。

  “小狐狸,道爷我守了你一个多月,哪能让你这么轻易逃掉?”

  道士顺着血迹看向前方郁郁葱葱的山林,眼睛微眯,轻轻捋了捋颔下的几缕稀疏的胡须,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自语说道。

  这是一只惊慌失措的狐狸,它的皮毛是白色的,如雪一般洁白,只是在它的脖颈处,有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正在不停地从那伤口中渗出,顺着它的皮毛,随着它每一次奔跑的抖动作,洒落在草丛里,为后面那个正在追着它的中年道士留下了线索。

  虽然受了伤,虽然它惊慌失措,但却丝毫无法掩饰它的美丽,它在山林中奔跑的身影,依旧很美,就就像是山林间最纯洁的白色的精灵。

  白狐慌不择路,不知不觉间,在它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山,陡峭险峻,山上灵气浓郁,汇成白色的雾气,缭绕着整座山峰。

  它冲上了这座山,拼命地逃遁,它很害怕身后的那个可恶道人追上来。

  刚刚开启灵智不过几个月的它,从来没有想到过,人类居然比狐族还要聪明狡猾不知多少倍。一个多月前,发现自己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它好奇心起,便下山朝有人烟的地方去玩,然后就遇到了这个道人。

  这个道人见到它之后就想将它捉住,可是最终被它戏弄的灰头土脸,一个多月之后,这道人还记得自己,而且不知从哪里得来一件厉害的法器,自己竟然差点就命丧这道人手中。

  “咚!”

  白狐感觉像是一头撞进了一团棉花里,然后被轻轻弹了开来。它的眼神里有些疑惑,眼前明明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自己会感觉到有东西挡着自己,不让自己过去呢?

  它又往前跑,又被阻,重新被弹了回来。

  不明白原因,但它却也不傻,换了方向,继续逃遁。而且它一边跑,一边试图穿过旁边那堵看不见的软如棉花却又坚韧无比的气墙。

  小狐狸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很快引起了气墙另一面的人的注意,那是一个十二三岁的药童,一身白色的衣服,正蹲在那里采药。

  药童从怀里取出一只法盘,轻点几下,便看到了白狐,他见那白狐模样甚是可爱,心中喜欢,便伸手轻轻在那法盘上拂掠而过。

  白狐又一次试着撞上那道它看不见的气墙,本以为还会被弹出来,结果它竟一穿而过,没有丝毫的阻碍。

  气墙的另一边,灵气更是浓郁数倍,更有许多灵草灵药,异香扑鼻。白狐又惊又喜,就近选了一株止血的灵药,伏在地上,嚼吃起来,它脖颈上的血也开始渐渐止住,不再往处渗流。

  “好呀,终于让道爷追上你了!”一个充满喜悦的声音响起,道士已经追来了。

  白狐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一个哆嗦,立刻如离弦的箭一样,往山上奔跑。

  “想跑?哪有这般容易?”道士一扬手中桃木剑,冲着白狐遥遥刺去,桃木剑上发出一道杏黄色的剑芒,向白狐疾刺而去。

  白狐飞快地闪躲开来,在它身旁的地面上,那道杏黄色剑芒击中的地方,留下一个三寸来深的小坑。

  白狐拼命地跑,忽然前方转角处出现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童子,白狐奔跑正疾,正好是自地面跃起到空中的刹那,一头撞进了那童子怀里。眼见自己居然一头撞进人类的怀里,白狐惊恐已极,它的身体流了很多血,本就虚弱之极,再加上它吃掉的止血灵药有昏睡之效,这一撞之下,直接昏了过去。

  童子自然就是那药童。药童见到白狐昏迷,又看到它脖颈处的伤,有些心疼,便从怀里拿出药瓶,替它治伤。

  “哈哈,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灵药,有了这些灵药,道爷我一年之内就可以达到气道六重境界!道爷我真是运道好啊!”一个声音狂笑,却是那道士见白狐逃跑,追出几步之后,发现了脚下遍地都是灵药,忍不住狂笑,幻想自己用这些灵药炼制丹药,然后修为飞速提升。

  狂笑过后,道士就发现,在这满山灵药当中,还有一个童子,那童子不过是气道入门的一重境界而已。在这童子怀里抱着治伤的白色影子,正是他一直追逐的白狐。见到此景,道士更加高兴,踏步走到童子面前,喝道:“喂,小子,快快将你怀里的狐狸献给本道爷!”

  药童轻轻替白狐包好伤口,将白狐抱在怀里,抬头起身,不悦皱眉道:“你把灵药都踩坏了!”

  道士回头一看,果然,他一路走过来,身后有不少的灵药都被他踩坏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嘿嘿笑道:“踩坏你几株灵药有什么打紧?道爷告诉你,从今天起,这里整座山的灵药都是道爷我的了,快将那小狐狸献给道爷!”

  道士猖狂的模样并没有让药童害怕,他抱着白狐,用清脆稚嫩的声音说道:“这狐狸乃是一只灵兽,你怎么能如此残忍要杀害它?还有,你得赔我灵药!”

  “哟嗬?你没听见道爷我说过的话吗?这满山的灵药,从今天起,都归道爷了!”道士被药童逗乐了,“包括你,还有你怀里的那只小狐狸,自然也都是道爷我的,道爷我想让你们生,你们就生,想让你们死,你们就得死!将那狐狸献给道爷,道爷还可以让你帮忙打理灵药,要不然,你可以去死了!”

  “哼,我不管,你得赔我灵药!这灵药都是我辛苦打理的,那支紫芝,一百二十年成份,你赔我!那株玉琼果,两百年成份,你赔我!那棵赤心草,七十年成份,你也得赔我!那株……”

  药童一脸倔强,丝毫不惧道士,不断地数点着被道士踩坏的灵药。

  道士脸色渐渐赤红,不是羞的,是怒的:小杂种,道爷跟你说的话,你完全没听明白?

  “我赔你,我都赔给你……”道士低声喘气说着,不等药童高兴过来,立刻换了一脸的狰狞凶相,杀意毕露,冷喝道:“我呸!这满山的灵药都是道爷我的,道爷我想怎么踩,就怎么踩,你要我赔?笑话!就让道爷我来结果了你这聒噪的小子!”

  道士扬起手中桃木剑,向药童刺下。

  药童不防道士会对他突下杀手,他本还期待着道士赔他灵药呢,却没想到道士会忽然翻脸。仓促间躲避,他的左肩被一道杏黄色的剑芒刺中,带起一串血花。

  道士一剑不成,举剑又刺。

  药童急速在手中法盘上轻点几下,道士的动作就忽然被凝固在了那里,一动不动,道士感觉到周围有无数看不见的力量,在压迫着他的身体,将他定在了那里。

  制住道士之后,药童只感觉全身发软,一颗心咚咚跳个不停,瘫坐在地上喘息着,这是他第一次与人打斗,十分紧张。

  “你这坏道士,恶道人,你不赔我灵药,还想要杀我,我师尊就要来了,他不会轻饶你的!”药童对恨极了这道士。

  “哼,你不过是气道一重的修为,想来你那师尊也不会高明到哪里去,他来了,我一并解决了就是!”道士说罢,身体猛然一挣,居然挣脱了开来。

  药童只感觉手中法盘一阵抖动,自己注入的法力就被打散了,正自吃惊,却见那道士冲着他手中的法盘一招手,法盘居然就落入了道士的手中。

  “这件法盘不错,哈哈,居然可以控制一座大阵,啧啧,可惜啊,你的法力太低微,连这件法盘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没能催动,落在你手里真是暴殄天物啊,它也只有在道爷我的手里才能发挥它的威能!”道士抢到法盘,欣喜若狂,意气风发,伸手一指药童,傲然道:“现在,你可以安心和你怀里的小狐狸一起去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