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有人暗恋
雪陌2017-04-06 04:242,797

  月寒打了个哈欠,四下看了看,问道:“那老贼秃讲完了?真是啰嗦。咦?他走了?嗯,走了好,无耻的老贼秃,走了才好呢,月寒看见他心里就不高兴。”

  “月寒,你说……他跟我讲的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若雪锁起了眉头。

  月寒仙剑一声轻鸣,化为一道蓝虹消失不见,剑灵月寒飞起在空中,绕着若雪的身子不停地飞着。她的眼睛左顾右盼,说道:“你说什么故事?噢,你说那老贼秃?他能有什么意思,老贼秃肯定是天天在这崖顶扫地,心里憋屈,闷的发慌,想找个人说说话,解解闷,刚好就看到你了,对你说了一大堆没用的废话!”

  若雪无奈看了月寒一眼,道:“月寒,你认真点好不好?”

  月寒飞到若雪面前,小巧的手托着下巴,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过了片刻,月寒忽然叫道:“啊,我知道啦!”

  若雪眼睛一亮,问道:“月寒,你知道了?说说看,他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月寒攥着她的小拳头,愤愤地说道:“那老贼秃肯定是当和尚当了一辈子,没有跟什么女人好过,到了老了忽然发觉这样过一辈子不值得,然后他就想要破了色戒,所以见到你之后,就春心萌动,对你起了色心,跟你讲了一大堆的话,若雪,你要小心,他八成是喜欢你了!可是,这样一个老不死的贼秃也敢惦记我们家若雪,真是太可恶、太可恨、太不像话了!不行,我跟他没完!我要去找他……哎哟!”

  月寒还没有说完,若雪就已经听不下去了,抬手点在了月寒的额头上,佯作嗔怒道:“月寒,你的脑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什么啊?怎么会想出这些东西来?”

  月寒双手叉腰,理直气壮道:“怎么啦?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肯定是我说对了,你害羞了,要不你怎么会拿手指头戳我?你看,你又要来戳我!”

  若雪的手指头已经堪堪快要点到月寒的额头上,被她一句话说的硬生生止住了。

  那老僧所讲故事的用意,若雪没能猜的出来,倒是月寒那稀奇古怪的思维,以及她说出来的话,令若雪哭笑不得。好在月寒在人多的时候,一般都躲在仙剑当中,当若雪下山之后,月寒就已经回到仙剑中去了。

  下山的路上,若雪并没有再遇到云展飞和他的一帮随从,感觉清净了不少。倒是大无相寺一些年轻的僧人们,看向她的目光有些敌视,但也并没有主动找她麻烦。

  就在若雪就要走出大无相寺的时候,她被一个人叫住了,那是一个熟人,净言。

  “净言小师父,你们不是明天才回来的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若雪见到净言,诧异问道。

  按照行智和尚那木鱼的飞行速度,他们应该是需要三天时间才可以从百草灵山飞回来的,而现在才第二天。

  净言小和尚远远看到若雪之后,就红着脸低头走了过来。来到若雪身前,先是念了一声佛号,然后才用紧张到结巴的语气对若雪道:“白施主,我们……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前去接应我们的行风师叔,……行风师叔担心我们的安危,就前去接应,行风师叔……他修为高强,遁法也很快,是……行风师叔带我们回来的。”

  若雪点头释然,说道:“原来是这样。有件事我想问问净言小师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萧云萧大师?”

  净言道:“我来就是……就是要告诉白施主的,明天午时过后,萧大师将会出关,到时候白施主就可以见到萧大师,跟萧大师求取驻颜丹了。”

  若雪前不久还因为闯无相塔与大无相寺的僧人们动了干戈,没过多久就又听到萧云将又出关的消息,立时惊喜莫名,有些激动道:“真的吗?他真的要出关了吗?谢谢净言小师父!”

  净言看到若雪的笑容,一张俊秀的小脸更红了,跟苹果一般,他低头小声道:“不……不用谢我的,你救了净澄师弟,又帮我们拿到了凝神丹,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若雪见净言脸红,只是以为净言是从小出家,没有跟女子打过交道,所以才会如此,并没有往心里去。她对净言道:“明天我会再来的,净言小师父,保重。”

  若雪说完,转身而去。

  净言看到若雪要走,心里登时有些急了,连忙叫道:“白……白施主!”

  若雪回头问道:“净言小师父,还有什么事情吗?”

  黄昏下,天边晚霞的光晕映照在若雪那洁净的脸上,她仿若出尘的九天仙子,美丽极了,净言乍一看到,竟是有些痴了,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一颗心扑嗵扑嗵跳个不停,他转头闪避着若雪的目光,慌乱回答道:“没……没什么事情,就是……请白施主……明天……明天不要来晚了。”

  若雪微微笑了笑,道:“小师父请放心,明天我会提前来到的。小师父若没有其他事情,若雪就此告辞!”

  若雪说罢,转身,离去。

  净言怔怔望着若雪离去的背影,呆呆看着她那渐去渐远白色的身影,下意识痴痴回应道:“告……告——辞……”

  夕阳下,望着倩影远去,一种叫做暗恋的东西,悄悄的在一个叫净言的年轻小和尚的心中生根发芽。

  净言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边落日的余晖已尽,夜幕开始降临。

  净言觉得自己见不到那位白施主的时候,心里面空落落的,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他神情有些失落,缓缓往回走着。

  一路上,与各位师兄打着招呼。忽然,净言猛地一拍他那光洁滑亮的脑袋,“哎哟”一声叫,他想起了自己还有事情没有跟那位白施主说。

  当时,净言看到若雪要离开,连忙叫住若雪的时候,是想要告诉若雪,大无相寺可以留客,让她今晚就住在大无相寺的。但由于净言因若雪的美丽而刹那失神,惊慌之下把这句话给忘记了,就变成了让若雪明天不要来晚了。

  “遭了,师父他会不会怪我?”净言忐忑想着,有些担心。

  净言回去将自己忘了留宿若雪于寺中的事情跟行智和尚说了,行智和尚并没有责备净言,这让净言不再担心。

  但是又有新的问题困扰着净言。从这一刻起,无论净言念经还是打坐,都无法净下心来,在他的心里面总是会浮现出那位白施主的影子。

  甚至,净言就连睡觉都会梦到那位白施主。在梦里,那位白施主浅浅地对净言笑着,净言也对那位白施主傻傻的笑着,然后,那位白施主轻轻走到了净言身边,牵起净言的手,两个人在无相城里走着;净言感觉十分的欢乐,无论走在哪里,只要有白施主相伴,他都会感觉十分的欢乐。梦里面,净言感觉到白施主的手很软,很柔,白施主身上的味道很香,很迷人,白施主的样子很美丽,她的笑很好看,很洁净……

  忽然,净言感觉到自己仿佛堕入了无边的黑暗,白施主不见了,他再也找不着白施主了,他感觉到很惊慌,然后,他就醒了。

  净言猛地坐起,看看窗外天色,已然是深夜。点起灯烛,灯光照亮了房间。

  净言无意间,看到了房间桌案上供放着的佛像,面对佛祖,净言的心底没来由地,竟然生出一种罪孽感,他觉得,自己犯了色戒。

  于是,净言点了檀香,开始跪在佛像前忏悔。他闭上眼睛,紧锁了眉头,不停地念着佛经。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将白施主的影子从自己的心里面驱离开来,如果不这样,不仅是对佛祖的亵渎,也是对白施主的亵渎,他不允许自己亵渎佛祖和白施主。

  不知不觉,天亮了。

  净言感觉白施主的影子在自己心里面已经淡却了,他恭恭敬敬向佛祖叩了三个响头,起身,缓缓打开了房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