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4花间黄蜂
桃猫妖娆2015-10-22 16:583,540

  “这个世间就再也没有你想去做的了么?活着,便有希望!若是不能再爱,那就恨!谁让你痛了,就让他更痛!也不枉在这世间走一遭!”

  女子睁开眼睛,看着腰间缠着的白绸,惊讶的看向白绸的另一端,“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我对这个世界再没有眷恋了!你让我活着,便生不如死!”

  “真的?”素颜兮试问。

  “真的,我一心求死!”女子狠狠的说。

  “那好,是我多管闲事了!”说着,素颜兮手上微松,白绸便也松了松对女子腰间的束缚。

  女子一看身体脱离了牵制,马上就要扑进湖里,拽住白绸惊叫:“不要!”

  素颜兮一运内力,把女子拽进了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来我这里吧,这里有很多的姐妹,有什么事大家都能帮上忙!素女宫,只收有缘人!”素颜兮摊开手掌。

  “娘亲……”女子痛苦,拿起那对被相公抢走了的耳环就要带上,只有这对耳环能让自己缅怀娘亲了!

  “耳朵上还有伤,不小心处理一下会感染的,耳环我会替你守着的,回素女宫上点药,好了之后再戴!”素颜兮伸手附在女子的手上,握紧。

  “素女宫?”女子有些失神的看向素颜兮,这个女孩子说要替自己守着娘亲的耳环!

  “对,素女宫,都是些命运不济的女人,来到这里,命运就此改变!大家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无拘无束,随性就好!”素颜兮微笑的解释。

  “我想学赌术,做世间最高明的老千!”女子眼中炯炯有神的看向远处的湖面。

  “好,有目标的人我喜欢!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师父,教你最上乘的千术,我还会教你一些这里学不到的赌技!”

  “你也会赌?”女子惊讶的问。

  “略知一二!”二十一世纪的赌术可是多了去了,就是知道些皮毛,拿到这里也是够用了!

  “谢谢你,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还有,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总不能白白的受人恩惠!”女子低声说道,面色有些羞愧,除了刺绣自己什么也不会!

  “我叫素颜兮,大家都叫我颜兮!知恩图报的人值得我付出!你学成之后我会给你赌坊打理,平时你就打理下生意,多搜集武林上的消息,仅此而已!再无其他,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的任何事!”

  “真的?”这不是天上掉下来个便宜?

  “真的!”

  “好,颜兮,这条命是你救下的,将来若是有机会还你这条命,我绝不会退缩!”女子认真的保证着。

  “我是不会让我的姐妹替我偿命的!进了素女宫就知道了!”素颜兮拖起女子的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女子一脸的痛苦,刚才相公的话还在耳边回荡: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我叫,花间黄蜂!日后赌界之王!”

  “好一个赌界之王,我就喜欢你这样有志气的!”素颜兮带着女子走向来处。

  “这是要去哪里?”女子有些惊恐,那个家再也不想回去了!

  “既然不喜欢了,便断了这份孽缘!”素颜兮长袖一挥,一张印着桃花的纸张钉在了女子的家门上,上面写道:

  素颜一生惊骇浪,

  女子袭得九龙吟,

  宫中乾坤凤天下。

  女子愣愣的看着桃花纸上的字句,自己的一生也能惊涛骇浪一番么?不用默默的伺候相公,不用默默的侍奉公婆,只为了自己而活?

  “压大,压小,买定离手!”

  “开!开!”

  赌场内一片喧哗,赌徒把赌桌围成一团。

  “他奶奶的,每次都开大,老子就不信了,这次还大?”男人掳了掳袖子,眼睛紧紧地盯着赌桌。

  “开!”

  “总么还是大?”男人愤恨,“他奶奶的,这次压小!”

  “开!”

  “今天老子走背字儿?”男人掏了掏腰间,银两所剩无几,家里已经翻了个底朝天,已经没有银子了!男人手中握着几两银子,转身走向其他赌桌。

  “这位客官,这可是我们新开发的赌局,没有足够的本金,可是不让上桌哦~”

  “哈,老子还能没钱?开始,开始!”男人急躁的开口。

  某庄家冷笑,等的就是你!

  “看来这位客官是我们的常客,又熟悉规矩,我就不多说了,比牌点数,高者为赢家!”

  “他奶奶都是废话,赶紧点,耽搁了老子赢钱!”

  “客观别急啊,把你的本金亮出来!”哼,让姑奶奶终结了你此生!

  “快点发牌!”男人把手中的银两全都放在赌桌上。

  庄家洗牌发牌。

  “你先,我先?”庄家指的是亮牌,看点数。

  “我,十九点!”男人高兴的甩出两张牌。

  “这位客官运气顶好!”庄家恭维道。

  “哼,当然!”男人伸手去揽赌桌上的银子。

  “慢着,客官别心急啊!”庄家轻轻的摆出两张牌,淡淡的说:“二十!”

  “这”男人气结,怎么就差一点,遗憾的看看赌桌上的银子,喊道:“再来!”

  “客官,你的本金!”庄家礼貌的问。

  “这……”伸向腰间,男人再也摸不出银子。“先欠一把,这回赢了就行了!”男人理直气壮的说。

  “客官你开玩笑了,若是没赢呢?你这是让赌坊赔钱纳,再说开了先例,别人也要赊账,我们岂不是要关门大吉?”

  “那就把我这一只手堵上!”男人大掌拍在赌桌上,赌桌上的碎银惊动的跳起,落下。

  “客官又开玩笑了,赌坊要你一只手作甚?”庄家语气和善。

  “压上我这条命,可以了吧!快开始,发牌!”

  “这……”庄家面露为难之色。烂命一条,哼,不值钱!

  “快点,快点!”男人催促。

  “这不好吧,别人都这样赌手赌脚,搭上性命一条,这赌庄怎么做生意啊!”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娘们家家的,丧气!”

  庄家也不生气,平静的说:“开门做生意,你说我们也不能拒人以千里之外是不?”

  “老子就剩烂命一条了,豁出去了!”男人很里狠气的嚷道。

  庄家微笑,嘴边的印下阴险却是隐藏的滴水不露,毫无显露。

  众赌徒等得焦急,面上尽是不耐烦。

  “各位客官,你们说这位客人要赌命,这让我为难!”

  庄家一脸求助的看向众人。

  “赌就赌吧,他自己不是乐意嘛!”

  “是啊是啊!”

  “大不了杀了,哈哈!”

  一时间众人起哄。

  “有完没完!”男人气急。

  “客官莫急,你的命,赌了!”你自投罗网,我可不能网开一面!

  “哼,二十点!”男人一跃而起,把牌狠狠的砸在赌桌上,“看见了吧,最大的点数是二十!”

  “看见了!”庄家轻轻的把自己的牌掀开,“可是我这是同花同色!”

  “……”男人愣住,转瞬间怒吼:“你出千,肯定是出千!”

  “你这赌徒真是无赖,你烂命一条,我留着也没用,本想放你一马,反倒是无事生非!”

  男人怒瞪庄家,盯了一会儿,抬手指向庄家,“你……你是我媳妇儿,你是我媳妇儿!你敢赢老子的钱?”

  “各位客官见笑了,小女子尚未嫁人!”

  “你就是老子的媳妇儿!”说着,男人便要上前拉扯。

  “来人!”庄家一声令下,几名壮汉上前拖走男人。

  “各位客官继续,小女子失陪!让大家扫兴了,真是难为情!”

  众人唏嘘一阵,男人真是为了赌博都走火入魔乱认媳妇了,说不定再一会儿就乱喊娘了!

  男人被拖到赌坊后院暗处,庄家一袭素衣轻轻隐去。

  “哼,告诉过你,十有九千!”庄家冷笑。

  “你就是老子的媳妇儿!老子还没休了你,你倒是躲到这里了!”

  “是又如何?今天你的命就交代在这赌坊里了,自作孽不可活!”

  “你敢弑夫?”男人有些心慌。

  “是你自己把命输给了我!”

  “我们都是一家人,哪有输不输!”男人嬉笑讨好。

  “来人,堵嘴,剁手指!”女人对一旁的几名大汉招手。

  男人惊恐,“你……你这个毒妇!呜呜~”嘴被堵上,只有呜呜声残留。

  “对啊,我是毒妇,我叫花间黄蜂,下了地狱记得来找我报仇!哈哈!”

  大汉们钳制住男人,女人则接下别人递上前来的刀子。

  “不知道这刀子快是不快!”女人眯起眼睛盯着男人,然后拿起自己的一缕头发,放在刀刃上,轻轻一吹,发丝立断。女人享受般的呢喃,“好快啊!”

  “呜呜~”男人挣扎,整个身体都在晃动,想挣脱身后的几个人控制。

  “夫君~我很享受你垂死挣扎的模样!”女人阴险的晃动手中的刀子,眼睛一瞪,手起刀落!

  “唔!”男人满头大汗,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断指,血液孜孜的从断痕之处涌出。

  “太快了,让我体会不到虐待你的过程,换一把钝些的!”

  当女人手中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刀子,面上的笑容更是阴险恐怖。

  执起刀子放在男人的指节,落下,快且稳。

  男人瞪大双眼,这娘~们何时化作了魔鬼!

  “切,无趣!快手快脚的处理了,手脚干净些!”扔下血迹横流的刀子,女人头也不回的离开。此时,往事全数切断。

  某日,大街小巷传开:京城一夜间建成一个叫金城赌坊的赌处,里面金黄璀璨的装饰,新式的赌博方式,吸引了大量的赌徒光顾。最是一绝的要说赌坊的老板,号称:花间黄蜂,难得一见的美人,赌技一流,心狠手辣!就算不为赌博,只为佳人,也有人愿意往里面扔金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踹开王爷:妻纲你守了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踹开王爷:妻纲你守了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