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女祭司正面
心随雁远2015-10-22 17:001,169

  “爱丁堡?”我想到喜宝的爱都考堡,欧式的壁炉、羊毛的地毯还有伦勃朗的画,可是为什么说是爱丁堡呢?第一次来这里是我就觉得这像个乡村古堡。

  “师傅喜欢把这里叫爱丁堡,他是个有趣的老头。”阿乐调皮地说。

  “可能他在爱丁堡住过,怀念那里吧?”我猜测。

  “我问过,他说没去过,不过没说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觉得挺好听的啊!”

  住在欧式的爱丁堡,开着念想蛋糕店的老人,一定是个有故事的老人。

  “听师傅说,他十五年前来的时候这个小区刚建成,他就买了底下对门的两层,那边只用来出租,这边打通改成复式,楼下都是房间,装修都是由他亲手设计的,不过几年前照原装修翻新了一下,据说楼上的画室是才整出来的,以前怎样就不知道了。”阿乐引我走过一楼客厅,又走到二楼的画室前,打开画室的门:”很大吧,可我从来没见过他画画!”

  画室内还是只有我的那张画像。

  “他肯定是个建筑师。”我再次对猜测。

  “他是个一流的甜品师。”阿乐笑着说。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被这里的装修吸引,就想屋主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现在知道这竟是阿乐师傅曹叔的手笔,瞬时对那个对着烤箱做甜点的师傅肃然起敬,这看似沧桑的外表下是有一颗怎样的心?

  阿乐引我走到画室边的书房,书柜里的书看起来很古老,我还没来得及细看藏书就被桌上的塔罗牌吸引,我一阵欣喜,我虽从没见过真正的塔罗牌,但在网上还是看了不少,女生总会比男生更沉迷那些星座塔罗算命之说。

  “有时候他会占卜,不过我不是很懂。”阿乐指着塔罗牌说。

  我对曹叔的好奇又多了几分。我曾下载了很多关于塔罗牌的资料,可是,太复杂了,光那七十八张牌的牌面就弄得我头晕眼花了,也就只好放弃研究,这会儿看到真正的塔罗牌,可以亲手触摸到这个传说中有灵性的塔罗牌,神秘又新鲜的感觉,忍不住把玩起来。

  阿乐倒是很熟练地抽出几张牌,盖在桌上并排列成十字,煞有介事地说:“试试看,抽一张!”

  我不置信地看着他,我知道塔罗测试的程序可没那么简单。

  “你都还没问我测什么啊?”

  “嗯……”阿乐迟疑了一下,讪讪地笑,“对,我忘了,那你想问什么?”

  我想反正是随便测的,那就问爱情吧,那正是我的迷茫:“爱情。”我随手抽出了一张。

  阿乐将牌摊在桌上,“女祭司,正面,”他看着塔罗牌说,“我想想啊,这个应该是代表智慧,大概意思是说要用直觉和潜意识的智慧来寻求灵感,了解内心深处的对象。”阿乐说得倒是头头是道的样子。

  我很怀疑他的解说:“不准不准,重新来吧!”便要求重新抽。

  “那就不准了!你下次来,叫师父给你占卜。”阿乐将塔罗牌理好放回原位,“他可不喜欢我动他的牌呢!”

  我非常期待,对占卜,也对这个师傅。

  临走时,阿乐一本正经地跟我说:”所以人都有很多面。”我总觉得他是有所指,可是,我听不到他心里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谜梦:冷面邪少驯服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谜梦:冷面邪少驯服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