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最后的约会
心随雁远2015-10-22 17:001,217

  2005年的冬天,我第一次去了杭州,正好赶上杭州的第一场雪,也许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的缘故,觉得杭州的雪特别的白特别的美!但,那一次,同行的只是我当时的男友盛佑,也绝对没有遇见眼前这个男人!

  他带上门走了,我却还怔在那里。

  思绪还在2005年的冬天的杭州,我和前男友盛佑去了杭州,正好赶上下大雪,两个人爱死了那样的杭州,那是觉得无比幸福浪漫。

  可幸福总不长久,杭州回来的那个月,盛佑被家里安排出国,我们正年轻热烈的感情让我们还曾经想到过私奔,可就在策划浪漫的私奔期间,盛佑一个最要好的同学被查出来患了一种罕见的脑部疾病,国内还没有治疗的方案,最多就只能保守的治疗,拖住性命,但如果病发,便是性命攸关,即使去国外治疗生存的机会也最多一半,这对于学医的盛佑来说,打击很大。也就是这件事他毅然决定出国深造,他临走前跟那个同学说:”给我也给自己三年的时间,我一定想办法救活你。”

  那一次的杭州游也就成了我们最后一次的约会。

  我们在机场分别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悲伤,反而多的是盛佑的悲壮,和我对他的鼓励,对于我们的感情,好像和他的三年宏愿比起来,已经微不足道。

  盛佑出国后的学业很忙,我们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大学时候的爱情应该是没有经过患难,并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海枯石烂,时空的距离自然的让感情淡下来,到最后,我们也只是在网上简单的问候”最近好吗?”晓秋曾玩笑的说我们之间那不算爱情。那样的话很多大学时的恋情都不算爱情,因为劳燕分飞后当事人并没有多大的悲伤,毕业后社会上的任何都可以取代那份感情。

  可是,回到现实,我惊恐,他是怎么得知2005的杭州?

  “我真不认识他。”我跟晓秋说,也是跟自己说。

  “你别信那些鬼话啦,电视剧看多了学的吧!”晓秋不屑地说。

  “那2005年的杭州之行他怎么会知道?”

  “乐彤,全班的人都知道你和医学院的盛佑去了杭州!”晓秋提高嗓门,“再加上盛佑他们班的,这不下百人知道的事有什么稀奇!”

  难道真的是这样吗?那为什么他现在才提起?那跟他的整个故事又有什么关系?不,我总觉得这个男人的出现是带有某种意义的,不然为什么在他身上有那么多我感觉熟悉的地方,这不同于一见如故,一见如故只能用来形容我和叶晓秋。

  那个炎热的夏天,踏进大学校园的我,在报名处碰到叶晓秋,她兴奋地叫:“我们一个班哎。”初来乍到略觉孤单的我瞬时心中温暖,当时的感觉用一见如故恰到好处。

  后来在宿舍见到了正在整理床铺并不断抱怨被子与被套匹配度不够的叶晓秋,她又兴奋地叫:“哇,我们居然一个宿舍。”

  我一样兴奋,但她兴奋之后开始埋头继续整她的被子,我实在看不下去她对那床被子的蹂躏,主动地为她套好了被子,她激动地说谢谢。

  “这么热被子也不用的。”

  “开空调还是会冷的。”

  我也觉得有理,可当我也把自己的被子装好之后才悲剧的发现,宿舍根本就没有空调,我们从相视而笑直接想要相拥而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谜梦:冷面邪少驯服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谜梦:冷面邪少驯服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