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心力交瘁啊
心随雁远2015-10-22 17:001,161

  “叶晓秋!上班时间不要老是嘻哈打闹!”办公室主任徐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们身后,板着脸教训起我们来,

  “走路都没声音,跟鬼似的!”叶晓秋吐吐舌头,小声嘀咕。

  这徐清其实也就比我们长了三四岁的样子,可在她身上实在找不到一丁点的青春气息,永远的深蓝套装,这就算可以理解吧,为了公司形象,三百六十五天不变的发髻,噢!这有碍观瞻吧!最最大的特点便是神出鬼没,我们似乎永远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的。曾经有一次我和晓秋在厕所讲起同事家的一点点私事,回转身她就直直地站在我们身后,死盯着我们,幽幽地说:”不要在厕所里说闲话!”那声音冷得我满身鸡皮疙瘩。

  所以叶晓秋每次形容徐清都只有幽灵两个字,我表示深深赞同。

  董事长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脸色似乎缓和了些,我想那应该归功于我们公司的业绩一直领跑其他分公司,盛总曾多次在会总公司开会后,骄傲的宣布会议时董事长对我们的赞赏。董事长环顾了下办公室后就进了盛总办公室,盛总严肃地跟在身后。其实关于盛总和董事长的关系公司是有些传闻的,两人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董事长曾多次要盛总入董事局却被他委婉拒绝了,还一直坚持不回总部而是管理分公司。

  也许是受晓秋影响,也可能是昨晚的梦让我无心工作,我居然跟叶晓秋一样猜测起董事长神色凝重的原因来。小施叫了我好几次我才回过神来,啊了半天也没听懂他想说什么,他惊恐地看着我说:“乐彤,你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也希望自己能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可是,除了那个无比真实的梦,其他什么事都没有。

  在这压抑的气氛里呆了一天,只觉得头昏脑胀,一到下班时间我就迅速收拾东西,真要出去好好呼吸下自由的空气才能缓过来了。

  “彤彤,今天憋得好难受哦,唱K?”

  我连拒绝都还没来得及说,她就已经欢快的呼叫叶晓峰来接我们了,怪我被这气氛折磨得大脑有些迟钝了。

  当晓峰的车子拐过街角的十字路口时,我不期然地想起昨晚的噩梦,凉意爬上背脊,似乎又是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可这窥视的眼神又从何而来呢?我乐彤还没有知名到有八卦记者跟踪的程度。

  “彤彤?怎么啦?突然脸色这么难看?”晓秋关切地问。

  “没什么,可能是白天太累了。”我想应该是我对昨晚的梦记忆太深的缘故。

  “乐彤,是不是工作很辛苦?最近好像瘦了?”叶晓峰从驾驶座上回过头来问我。

  晓峰和晓秋都遗传了叶家的良好基因,眉清目秀,挺拔的鼻梁,不笑的时候嘴角都是微微上扬的,如果纯粹以欣赏的角度来看,叶晓峰算是个漂亮的男人,而且也是个成功的男人,自去年自己弄了个公司,业务渐上轨道后举手投足间更透出成熟男人的味道来。连晓秋都纳闷,我没有理由不喜欢叶晓峰啊!可是,感情就是没有理由的。

  “还好吧!”只是今天特别憔悴而已。

  我的心思都在这似有若无的监视中,他们兄妹聊了什么都没听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谜梦:冷面邪少驯服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谜梦:冷面邪少驯服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