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再次相遇
微笑最晴天2015-10-22 17:003,134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仍然不变的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初晴坐在新月酒楼三楼看着下面穿梭的人群。

  新月酒楼是风都最高最大的酒楼,这座酒楼的布局与管理都引用了现代的经营模式。毫无疑问,它是夏月山庄的产业。

  酒楼的一楼是大厅,虽然没有二楼、三楼那样特殊的装饰,但也不失雅致,让人一看就知道也是精心设计过的。

  一进门的右侧是柜台,柜台后面的墙壁是一块块刻着菜单的木牌。紧挨着的是装着水果和茶酒样品的货架。达到一定数额的消费,可以免费品尝一样东西。

  正对着们和左边的那两面墙壁是一些精美的字画。窗户是向里面打开的。

  顺着楼梯上去左边是挂着竹帘的隔间。这里大厅的唯一区别就是每桌与每桌之间用竹帘隔开,但是不隔音。右侧是雅间。三楼是上房,全是住宿的,当然也允许在房间里吃东西。

  类似的酒楼在其他各大城市也有,凡是右下角有月牙标致的全是夏月山庄的产业。

  初晴一边在三楼天字一号房品茗一边向下望去,这里的视角很好,下面有什么都可以看清楚。每次出来,她总是去刻意注视下面来往的人群,她希望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忽然,远处传来的喊叫声拉回了初晴逐渐飘远的思绪。

  “让开,前面的人快让开……”众人只听到不远处杂乱的马蹄声,还夹杂着男人叫喊的声音。

  “少爷,少爷……”看着渐近的癫狂的马,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吓呆了。

  “啊……”

  人们只觉眼前一个白影飘过,癫狂的马儿扬起前蹄嘶鸣着。再一看,马已被制服。马上一个女子坐在男子身后,手紧抓着缰绳,由于马的前腿扬起,使得马上的男女紧紧贴在一起。

  路人只见这一男一女都拥有绝世容颜,一个比一个妖孽,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下次不要在大街上骑马了,很容易伤到人的。”说罢便从马上飞身而下。

  马上的人还在呆愣中,她的声音还是那样,清冷中带着淡淡疏离,她的身上还是和多年前一样,带着淡淡的清香,温热的气息轻柔的吐在耳后,不禁让他的脸刷的红了。难道只有他能让你温柔以对吗?

  从马上飞身而下的女子正是叶初晴。

  转眼间,初晴已经到了马前受到惊吓的人儿身边,这时人们才注意到马前还有一个人。

  “你没事吧,伤到了吗?”很奇怪,只觉得眼前的人异常熟悉。

  他抬起头的那一刻,初晴愣住了,这分明就是莫辰的那张脸,只是要瘦削一些,但是那双眼睛和她当初第一次看见的辰的眼睛一样,没有温度,带着一片茫然。

  “我没事,谢谢。”

  “莫辰,辰,是你吗?老公,我找了你好久,终于让我找到了!”

  初晴不由分说的紧紧抱住眼前的人儿,就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不顾怀中人儿的挣扎,也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

  “老公,我是晴晴,我是你的妻子夏子晴啊!”泪,无声滑下。

  “对不起,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不是莫辰,你认错人了,你放开我好吗?”

  “放开我家少爷,我家少爷还没嫁人呢,你休想占我家少爷便宜。”

  即使舍不得也要放开,他不记得前世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吓到他。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和他太像了!”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不知道为什么,初晴真的松手时,沐玄的内心涌上一阵失落。

  “没关系,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不用!”目送着沐玄被他的小侍扶走了。

  “派人跟着他们,好好保护着。”初晴一直都知道暗处的几个人跟着。

  “是。”蓝依他们从来都没看过自家小姐(老大)这么认真地看着一个男人,她眼中的深情似要将人溺死。

  擦干眼泪,走回酒楼。

  而另一边,马上的男子被随后赶到的一群护卫带走了,看来此人身份不简单,一般人家出门是不会有这么多护卫的。

  走前,那个男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初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眼里心里都有我的存在的。

  “小姐,这是那位公子的所有资料。”

  “嗯,你下去吧。”

  沐玄,一个小商人的儿子。母亲叫白眉,父亲沐水寒在沐玄五岁时病逝,生前也并不得白眉的宠爱,沐水寒“好像”是一户穷人家的孩子,因其长的漂亮,被白眉强抢来做侍郎。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沐水寒凭空出现在一户穷人家,被抓走时他也没有反抗。

  沐水寒不喜欢白眉,更不喜欢和别人争宠,而且沐水寒的这个儿子似乎不是白眉的,而且白眉似乎怕沐水寒,具体情况这资料里面没有写。

  总之白眉很快又娶了两房侍郎,并将他忘于脑后。沐水寒莫名其妙的生病后无人问津,缠绵病榻一月左右就去世了。

  此外,白眉还有一夫二侍,沐玄还有一个姐姐,为正夫所生;一个弟弟,为三侍所生;二侍无所出,但是能在白家站稳脚步,可见还是有一定手断的。

  沐水寒死后,沐玄的生活更加艰难,因为沐玄的相貌很美,所以他的那个弟弟,嫉妒,常常打他,因为不敢做的太过分,所以沐玄的脸上没有伤。没有人管他,即使说了也不会有人帮他的,而且说出去只能让那个弟弟更加疯狂。那个姐姐像她母亲一样花心,竟然还瑾瑜自己弟弟的美色……

  沐玄,受了好多苦啊!

  子女应该随母姓,但是沐玄却随沐水寒的姓氏。沐玄到了该嫁人的年龄了(男子15岁可以嫁人,沐玄正好15岁),白眉却并未有给他定亲的打算,相反的,他弟弟才13岁就已经定亲了,可见白眉对沐玄的“重视”。不过这正好称了初晴的意,即使沐玄嫁人了,她也要把他抢过来,因为没有人会比她对沐玄还好。

  现在沐玄唯一亲近的人便是他身边的那个小侍,叫桑杨。桑杨是沐玄从外面买回来的,具体细节没有。

  这件事确实很奇怪:沐玄生的那么美,白眉却长得连一般人也比不上,而且沐玄似乎也不像沐水寒,怎么看沐玄都不像是白眉的儿子;而且,沐水寒也是一个谜。

  不知不觉看了一个时辰了,再靠一会儿吧。

  再睁开眼睛已经日落西山了,现在她还不能冒冒然的去找沐玄,毕竟现在初晴对于沐玄来说是陌生人。

  所以那天之后,每个白天初晴都会偷偷地去看沐玄,她在暗处观察着沐玄的一切。每当有人来找沐玄,让他干活时,她的手下都会提前通知她,因此每次来的人在离沐玄院门口有五十米的那个拐角时,都会被人暗中打伤,却又找不到凶手和凶器,虽然打他们的人不都是初晴,但是无疑都是绝顶高手,且所有人用的都是凝气聚力,气打在人身上就散了。

  后来传出沐玄是妖怪,他的院子附近有鬼什么的,可能也有人想沐玄有神仙暗中相助,只是不敢说吧,毕竟这个白府最强的绝不是沐玄,对于弱者来说同情心不是可以随便泛滥的。

  日子就这样过了十几天

  “老大……”蓝依欲言又止。

  “怎么了?”

  “呃……沐公子他……”

  “他怎么了?”一听到与沐玄有关,初晴就再也坐不住了。

  “沐公子被他的那个弟弟带走了,现在……”话还未说完,初晴就不见了。

  “就知道老大会发飙,白家惨了。龙有逆鳞,触而怒,沐玄就是老大的逆鳞,敢碰老大的逆鳞……”

  等沐玄赶到白家时,白家大厅一片狼藉,那些想欺负沐玄的人已经被红依她们打倒了,初晴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听着,从今天开始,沐玄不是你们有资格欺负的,如果再犯,就不是挨一顿打这么简单了。”在场的所有人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初晴说过,不到万不得已所有人不能现身。所以这是红依在暗处警告他们。

  “红依,干得好。从现在开始,将所有欲伤害沐玄的人带来魅影门,好、好、伺、候。”后面几个子让人感到极其阴森。

  “还有,沐玄是我未来的夫君,寸步不离的保护他,他若受到半点伤害,你们便不用跟着我了。”

  “是,属下遵命。”五依单膝跪地,这是她们庄重的宣言,就像当初她们发誓永远不会背叛初晴一样。

  白家是吗?既然有胆伤害我最爱的人,就要有接受惩罚的觉悟。

  老公,前世是你守护我,今生就让我来守护你吧!从我找到你的那一刻起,我便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了,任何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我养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我养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