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拜师东邪
小刀屠魔2017-04-02 04:463,372

  几度春去秋来,项南已从那个胖嘟嘟的小小婴孩长成个7岁孩童,眉目清秀,举止宛如小大人一般。人都说项家小少爷是个小神童,一岁能言,两岁会背诗歌,三岁识字,其实项南已经尽量藏拙了,只是表现得比一般的小孩子早熟一点而已。毕竟前朝早有神童的概念,倒是没有人疑心项南这个穿越人士。

  项家虽然是大户人家,但项老爷早已不再做官,家中到也没有那许多规矩。只是在项南5岁时,请了西席先生教授功课,算是正式启蒙。项南聪颖,时时得到老师夸奖,7岁时,夫子自言此子聪慧,启蒙课程已教无可教,遂辞去西席一职,建议东家另请文学大家教授公子,便离去。

  不提项老爷为儿子四处寻访名师,却说时近中秋,项南看秋高气爽,动了游嘉兴南湖的兴致。毕竟人道江南风光无限好,项南自从穿越到了南宋,因为年岁小的关系,还真没怎么出游过。好不容易盼到7岁大,父亲允许下人带着自己出游,怎能错过的江南好风光,只想把这么多年憋在胸中的一股郁闷气好好疏散疏散。今日,项南央求着父亲许可大丫环碧荷带着自己游南湖。项老爷一时想着儿子平时小大人般,没有一丝孩童的天真,今天好不容易想去秋游,自然不会阻止,只是细细叮嘱注意安全,又叮嘱了随行的几个下人好好看护少爷,不得出错之类,也就放他出去了。

  项南随着几个下人,信步环着南湖行走,耳边传来江南女子柔柔嫩嫩的歌声。“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正是北宋欧阳修的词,江南文风盛行,就连江南女子唱歌,也是唱欧词为主。秋高气爽,湖面波光粼粼,凉风习习,越女行舟采莲,悠扬歌声阵阵,颇使项南心情舒畅。

  忽然,项南耳边传来小姑娘抽泣之声,影影绰绰还有个中年男子细细劝慰的话语。项南很是奇怪,兼之他上世就是好热闹的人,便带着几个下人寻着声音找去。湖边一颗垂柳下,一个相貌俊朗的中年青衫文人,正在细声哄着个年岁不大的小女孩。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那个小女孩,哭得很伤心。项南虽知这样上前询问,很是不礼貌,但是仗着自己一副娃娃脸,想来就是唐突一下,也没人介意。拿着便宜老娘给他准备秋游的吃食,开口哄着小女孩:“你怎么了?哭得这般伤心?女孩子哭起来很难看的,哥哥这里有些好吃的给你,就不要哭了。”

  许是小女孩哭得累了,又听闻有好吃的,哭声小了下去,但是仍然抽抽噎噎的说:“我家里人死了,表妹也被恶人掠去,生死不知,当然伤心难过。我又没有本事,救出表妹,杀了仇人……”小女孩说到伤心处,不由又大声抽噎起来。项南皱了皱眉,寻思着:难怪小丫头哭得这般伤心,估摸是被仇家上门寻仇,家人死了,表妹被抢走了。这个可是真真难办了,早知道这事这么麻烦,就不该多嘴问这一句。可是,这丫头还安好的站在这,证明还是有高人庇护,难不成是身边的这个青衫文人。无论如何说两句安慰激励的话,不要得罪身边的人是真的,就算事后被他仇家知道,也不至于就因为说两句话就来找我麻烦吧。项南大声对她说:“你这丫头真真没用!就知道哭个没完没了,难道你自己在这哭,能把你的家人哭活了不成,就能把你表妹哭回来不成。我要是你,就是千难万难也要寻个好老师,学上好武功,找那恶人报仇雪恨,就算最后打他不过,总好过现在只知道哭,却什么都做不了的好!”小女孩闻听,也不哭了,低头沉思起来。青衫文人本来看自己哄了半天,也没把女孩哄好,看项南小孩子上前劝慰,就打着冷眼旁观的算盘。现在听小项南这番话,不由在心中高看了项南一筹,毕竟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志气,如此见识的孩子少得很,不由动了爱才之心。细想当年自己的几个徒弟,也是小小年纪就很有志气的,却一个个没有好下场,心中不由一阵难过。本来就怜悯眼前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就家破人亡,想着收个徒弟,现在看这个小小子根骨奇佳,说得话又很得自己的心,要是能一并收入门下,也是一件美事,待我再问问。青衫文人张嘴道:“你这小子,不知深浅,要知他的仇家厉害得很,哪里是那么容易打败的!”项南也不怕他,道:“小丫头年岁还小,等到她武功练好,仇人恐怕也老了,如果连个老人也打不过,干脆就找块豆腐撞死好了!”青衫文人被噎得一愣,却又哈哈大笑起来,左手夹起女孩,右手夹起项南,动作快如闪电,上树向北边树林飞奔而去。下人们都是一愣,遥遥听到青衫怪客传音过来“老夫问这小娃些事情,半日后自会送他回去,你们不用担心!”下人们心想惨了,这个小少爷被人家掠了去,虽说半日后送回来,但天知道是真是假啊!都匆匆回转项府,报告给项老爷得知。

  不提下人们如何慌乱,单说小项南仓促之间,被青衫文人夹住,往北去了。项南心里这叫个后悔啊,没事装B干啥,被绑票了吧,心中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发现自己和小女孩被人放了下来。青衫文人抚摸着胡子,说:“看你这小娃也是很有志气,不知道喜欢不喜欢习武?”项南一听,好嘛,撞大运了,看这意思,面前这位果然是高人,不过高人脾气都怪,刚刚噎了他一小下,他都不生气,我得问问他的底细,不能随随便便就拜师,小眼珠一转,道:“我项南从小就羡慕那个江湖好汉,能行侠仗义,救死扶伤,但是小子也不是随便拜师的人!总得知道拜得是谁,值不值得项南一跪!”嘿嘿,想让我拜师,想把招牌亮出来,看看小爷有没有兴趣。青衫文人也不生气,似乎就是喜欢项南这股子劲儿,哈哈一笑:“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也!”“什么?!你是黄药师?!”项南这次是真的大吃了一惊,不是因为别的,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穿越到了历史的南宋时期,可是现在一看,并非如此,自己是穿越到了金庸大大的射雕三部曲里了。面前这位就是中原鼎鼎大名的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那身边的这个小女孩那就是神雕中的程英了。偶像啊,上世的时候,项南就喜欢看金庸大大和古龙大大的书,黄药师就是自己最喜欢的偶像之一啊。当下也不侨情,倒头便拜,“师傅在上,请受徒儿项南一拜!”黄药师心中欢喜,这小子识相啊,转眼看看程英,程英其实也是个乖巧的小孩,看黄药师看她,心中突然一阵明了,名师就在眼前,也是跪下行了拜师大礼,口称:“程英求您收入门下,请受徒儿一拜!”“好好,为师就收下你们,今日项南先行的拜师礼,为老夫的六弟子,程英入门在后,为老夫的七弟子。”

  当下黄药师把门内规矩和门人情况都告诉了两个弟子。无外乎就是尊师重道之类,剩下的就是自己有个女儿,叫做黄蓉,日后相见要尊称师姐。至于傻女婿郭靖,黄老邪却是提也没提。项南上世就喜欢金庸大大的书,神雕世界的事情现在还是记得大半。但是黄老邪说的门内几人,都是神雕书中的龙套人物,之前也不是很了解,倒也听得津津有味。程英身心都是小孩子,拜了师,又有了个师兄,一时心中也不那么悲伤了,时不时也插嘴问上几句。项南上世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见识比普通人多了千余年,又因看过神雕熟知黄老邪的性情脾气,算是把黄老邪说得舒舒服服,高高兴兴,直叹项南没有早生几年。

  其实,项南也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现在黄药师早就不在桃花岛生活了,平时游山玩水很少在一个地方停留。先把他哄高兴了,留在嘉兴教导自己,总比小小年纪在外奔波强得多,而且在家养这么个超级打手,走在外面都觉得腰板是直的。嘎嘎,不过这话不能让黄老邪知道,要不非得把自己给废了不可。

  于是,聊着聊着,小项南就开口道:“师傅,徒儿想请您到家里白日跟您学文学阵法,晚上和您学功夫,师妹尚小,实在也是不易奔波,也一起来徒儿家吧。徒儿也好日夜伺候在师傅身前,岂不美哉。”黄药师听完,略一沉思,俩个徒儿还都年幼,确实不易随着自己奔波。要是以前,还可以带着去桃花岛,可现在那儿给了女儿女婿住,实在是不想看傻女婿那张冒傻气的脸,总是正正经经,对自己是唯唯诺诺,看着就生气。可是要是按项南说得去他家生活,大户人家总是有约束,备不住自己教训弟子的时候,总是有人在身边唠唠叨叨,求情讨饶也恼人啊!项南看黄药师不说话,知道像他这种江湖高人,厌烦受束缚,尤其是黄药师这样超然的存在,让他成天呆在一个地方,比杀了他还难受,只得老老实实等着黄药师回复。

  黄药师捋着胡子,沉吟了片刻,打定了主意。

  “为师不喜约束,估计在嘉兴这个留不了多长时间。这样吧,待为师在嘉兴找个落脚之地,安置了你师妹,再去找你定个章程。”

  小项南点头称是:“一切听师傅安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