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路遇老顽童
小刀屠魔2017-04-02 04:462,083

  项南骑着马向北走了几天之后,心中就感叹起来了。难怪古人常说伤别离,以前还没感觉到。现在算是知道了,在古代交通不发达,这出门旅游是太费劲。自己骑马都走好几天了,掐指算算也就赶了200里地,主要是要是开车也就几十分钟的事,可到自己这个骑马吧,尤其是自己还不会纵马狂奔的情况下,竟走了好几天啊,没天理了,这什么时候能到终南山啊!这路上还没有什么热闹可瞧,赶了几天路了,竟然连一个劫道的都没看见一个。难道宋朝的治安就这么好,没看出来啊,自己那个小师妹家里不是还被灭了嘛。

  正在项南骑在马上顺着管道前行的时候,忽听得远处有人高声叫道:“臭小子,有本事你来抓我啊,你抓不到我!哈哈”呼声初时发自东边,忽然之间却又从西边传来。东西相距几有里许之遥,似是一人喊完,又一人接上,但语音听着却是一人,而且自东至西连续不断,此人身法之快,呼声中内力之厚,均是世上少见。以项南如今的武功见识,自然晓得这个人武功之高,远远在自己之上,估计和黄老邪也在伯仲之间。项南心中纳闷,神雕世界中能和黄老邪差不多的,现在也就是南帝一灯大师,老顽童周伯通,老疯子西毒欧阳锋,老馋虫北丐洪七公了,或许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隐士高人。可这人是谁呢?一灯大师是个和尚,先给排除掉;洪七公是全身破补丁,而且只有九个指头,也好认,不是。欧阳锋现在疯疯癫癫的,有可能,老顽童也是人如外号,是个孩子秉性,也有可能。

  就在项南寻思之间,那人离项南也就一里地之遥了。项南举目看去,此人满头白发,一溜小白山羊胡,红光满面,脸上挂着笑容,嘴里呼呼喝喝的叫个不停。这么明显的特征,项南要再看不出来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老顽童周伯通,他就真得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项南瞧他有趣,又知道老顽童天性纯真,就是喜欢玩,功夫又好!心下登时有了计较,要和老顽童周伯通交个朋友,自己正愁不知道怎么去终南山呢,天上就掉下来个“指路天使”来。

  又见老顽童实际上就一个人,知道追他的人早就被甩掉了,就开始搭话,“别跑了,都没有别人追你,好生无趣,你自己还玩得这么开心!”

  老顽童听着一愣,当时就停下了脚步,挠挠头皮,回头看去,果然一个人都没有了,一下子气也散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喊着:“无趣,无趣!”

  看项南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伙子,老顽童又跳了起来,他就喜欢和年轻人玩,见项南不怕他,还和他搭话,从心底喜欢。蹦蹦跳跳跑到项南马前,问道:“你这小子叫什么啊?咱们一起玩玩好不好啊?”

  项南大笑:“问别人名字前,你也不报上名来,也不怕我说你没个礼貌?”

  老顽童挠挠脑袋,“说得是,说得是,我叫周伯通,我可告诉你了,你也得告诉我,不然不公平。”

  项南心想,这老顽童还真好忽悠,“小子项南,项羽的项,南方的南。你要同我玩也成,不过得我觉得有趣才玩,觉得无趣我可不陪你疯!”

  老顽童平生一怕有人提起瑛姑和段王爷,二怕没人陪他玩。听说项南愿意陪他,自然是喜出往外。提议道:“我们就玩捉鬼,你先跑,我数十下就追,追到之后,你再追我,好不好?”老顽童眼里是满是期望,生怕项南说个不字。

  项南心说,你当我是裘千丈呢,和你跑了万里,我就是骑着“仔仔”,我也不是你对手啊。这个不能答应,我得想个招,让他带我去终南山。于是,项南一脸不屑的看着老顽童,一副这个主意不好,我很鄙视你的意思。

  老顽童得不到认可,着急了,连说:“要不你说说玩啥?说与我听听?”

  项南竖起食指,说:“我认识一个人,她会指示蜜蜂帮她打架,你想看不想看啊?”

  老顽童一生就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玩意,听完了特兴奋,催着项南马上带他去。

  项南又说:“这个去也不是不成,但是这个人吧,现在在终南山呢?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啊?”

  老顽童一听是终南山,这个是自己的地盘啊!自己怎么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奇人啊,连忙追问。

  项南故作神秘的说:“我说的这个人啊,就喜欢隐居,知道终南山上有好多牛鼻子老道,就偏偏跑到他们鼻子底下隐居,自己占了片鸟语花香的地方,与那些老牛鼻子井水不犯河水!”

  老顽童听项南说终南山上的道士都是牛鼻子也不着恼,反而觉得这样称呼好玩,又听项南说得煞有介事。想着自己也有段时间没回去过了,大不了到时候偷偷去,不让那些牛鼻子徒子徒孙发现来纠缠自己也就是了。兴奋的说好啊好啊,这就去吧。

  项南心说,我到是想直接去呢,这不是不认识道嘛,想个招儿让老顽童引路。于是开口道:“不如我们比比谁先到终南山吧,我骑着马和你比速度,你是你跑得比马儿快,我就陪你玩一个月,你要是没我的马儿跑得快,你就得叫我三声爷爷才是!”

  老顽童听说有彩头,也觉得有趣,至于让他和马比速度,他还真不在乎。当年的万里赛跑,论起速度来,可比不少好马都快呢。当下抢先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回头对项南喊:“南儿小子,你输定了,老顽童我先走一步了!”

  项南可没想到老顽童居然玩没羞先跑,但是自己本来就是设想让他先跑自己跟着的,这倒是很符合自己的心意。当下打马扬鞭,追着老顽童就去了,遥遥喊着:“你到时候要是输了,可不要哭哦,小爷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免了你那三声爷爷的,哈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