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迷梦难记见故人
人间惆怅客2015-10-23 19:582,175

  拖着有些重的身体回家,昏昏沉沉的,让夏若离一路上都在猜测她是不是被太阳烤的厉害了,导致中暑?却一直没注意到衣袖下的流血,一直细细的流着没有停止。

  推开门,夏若离喊了句,“妈……我回来了。”

  看见她狼狈的样子,夏妈妈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这是怎么了?要个钱怎么会这样?他们打你了?”说到这里夏妈妈的眼睛红了。

  若离一看坏了,“妈妈,不是你想的,就是摔了一跤,看着严重,其实真的没事。”说着若离撸起胳膊给夏妈妈看。

  夏妈妈一看,的确只是擦伤后松了口气,不过情绪有些低落,“他们都不肯还钱?下次还是我去吧,你最近的工作怎么样了?”

  夏若离摆摆手,“你还是别去了,还是我去吧,到时候她们再说些什么?我怕你受不了,放心好了,工作正在找,在怎么我也是正经大学毕业不是。”

  夏妈妈叹了口气,“都是因为我,你才遭这么大的罪,都说患难见真情,这些亲戚有事相求时是陪着笑脸来。”

  夏若离拍拍夏妈妈的手,“妈我在去要,你别上火。”说到这里若离都没有谱。

  母女两一时间就陷入了沉默,借着若离扬起笑脸安慰道:“放心,我还可以找工作呢!一会儿我就去网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兼职的先干着!”

  面对这样懂事的女儿,夏雪晴一时就红了眼睛,哽着半天说不出话,终于是起身去厨房忙活去了。

  说来夏若离一进家门和夏雪晴聊了会儿,就觉得那种头晕感立刻消失不见了,整个人精神多了。甩了甩手,夏若离看了眼受伤的手,眼神黯淡,眼前就浮现李凡那时候看她的眼神,冷漠厌恶。转想他追求她的时候,那柔情似水的眼神和虽然简单却花样百出的浪漫招数,夏若离只能苦笑。

  算了,何必为了一个渣男伤神?给自己鼓了把劲,夏若离站起来跑进厨房给夏雪晴打下手,温馨的让两人一时忘了生活的窘迫。

  时间过得快,转眼就到了八九点,夏若离洗完澡就回房盯着电脑发呆。她可是在网上各种网站找了不下百份工作,不是不靠谱就是工资太低,要么就是已经不要人了,或者太远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

  在电脑前发愁,夏若离这一天都在外面到处跑,这时候一放松就有困意袭来。一般来说,这个点犯困夏若离若是想接着做什么事是可以挨过去的,但是今天却有些奇怪,她分明想再看看网上有什么工作可以找,却觉得那睡意一波波的来,没一会儿就忍不住了,迷糊着是爬了床,沾了枕头就睡了过去。

  这一睡睡的不简单,没一会儿睡死的夏若离身上就浮现淡淡的红光,就如同之前那镯子吸收血液时发出的红光一般,只是直接包裹了夏若离整个人。好似在吞吐着什么,起起伏伏的类似个巨大的茧,但也能看见里面的夏若离,脸色有些不好,皱着眉似乎在忍受什么,却一动不动,情形怪异。

  这样的状况没持续很久,一个多小时后那红光就渐渐褪了颜色,变成淡淡的白色,乍一看就是一团白雾。依旧是吐纳般的收缩着,那白雾的范围渐渐缩小,竟然是都进入了夏若离右手带的镯子上。

  当最后一丝白雾被收进镯子里时,夏若离终于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音,整个人也动了一下,然后就皱着眉头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夏若离醒来,只觉得浑身有种奇怪的轻松感,却又有点累,这两种矛盾的感觉同时出现,让夏若离奇怪非常。而奇怪的地方并不只是她身体的感觉,还有床上她睡过的地方竟然有灰黑色的污垢!她昨晚可是洗了澡的,怎么会这么脏?

  伸手摸了那脏了的地方,夏若离又发现,她手上有些脏,也是蒙了层黑灰的样子。

  “这是……?”

  手指一擦,那黑灰色的东西就被擦掉一小块,有些湿黏——当时夏若离就不淡定了,二话不说立刻冲进了浴室,把早就起来做早餐的夏雪晴吓了一跳。

  “跑这么快做什么,又没人和你抢厕所。”夏雪晴看着猛地关上的门无奈摇摇头,低头继续做她的早餐。

  而夏雪晴又怎么知道夏若离内心的纠结。这一觉醒来浑身奇怪,皮肤还分泌出了有点黏的黑灰色东西!

  脱了睡衣夏若离都不忍去看衣服上是不是沾了那脏东西,打开喷头立刻钻进水下,拼命的搓着身体,看着那黑条条洗干净后,露出洁白的皮肤,而且那擦伤的地方居然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了!

  洗了个澡清爽许多,夏若离仔细想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也就干脆不想了。她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换好衣服,然后出门找工作为重。

  生活所迫,她顾及不了身边发生的有些奇怪的事,匆匆解决完早餐,在夏雪晴叮嘱的话语里出了家门。而夏雪晴也收拾收拾,打算去见见那些不肯还钱的亲戚了。

  然而信心满满的夏若离依旧没找到一份工作,小店面不招人,公司一类的……她还是想去试试!难道所有的公司都怕苗慧丽?她不信!

  看着面前的公司,夏若离摸了摸包里一直准备着的简历,深吸口气就往里走,而迎面却走来了几个人。原本夏若离是打算走边上让开的,却不想在看见领头中间的那个男人时,脚就挪不动了……

  这张脸……虽然有了岁月的痕迹,苍老了许多,但是那眉宇间依旧能看清年轻时的帅气。这分明就是夏妈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着照片抹眼泪的人!脑子一热,夏若离不知道这是冲动还是亲情渴望使然,竟然直接冲了上去拦住了去路,在几人诧异的眼神里张合了几下唇,却说不出话来。

  太紧张了,而且她应该说什么?直接问对方是不是她的爸爸?估计会被当做疯子吧?

  “这位小姐,有事么?”倒不是被夏若离认作爸爸的人说话,而是他身边的人。

  喉咙干涩,夏若离一颗心砰砰直跳:“你是,苗先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家有女初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家有女初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