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墓山孤影
一夜藏天2018-03-29 17:052,352

  黄昏时分,奔波了一天的太阳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萎缩到深山去了,西天的云彩染上一片腥红,云彩身下的大山也披上了血红的衣裳。一抹残阳透过墓山层层苍枝翠叶在一棵苍老的古树下洒落一片参差斑驳的光影,辉映着毫无生机的死地,方圆数十米内侥幸活着的老树,带着说不尽的生死故事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那么的孤寂苍凉。那片死地上兀然耸立着一座还算新的坟墓,墓碑前立着一名青年,残阳凌乱如血,山林幽静如空,树间的小生灵也一一安静似息。

  青年手提一坛酒,出神地望着墓碑,双目瞳孔空洞无神,目光有些呆滞。

  呜—呜——一阵初秋的寒风吹过,撕下老树上的几片树叶卷过丛林,一片棕色略带点微红的枯叶缓缓飘落在青年肩头,青年的肢体条件反射般一颤。这时,山下传来一阵溪水流淌的声音,但是听在青年耳里,却如同鲜血在冲击着心灵。

  良久,诡异的平静随着青年提着酒坛的右手缓缓提起打破了,青年对着坛口狠狠的灌下一大口,原本空洞的双眸中流露出一股痛苦的神色。老树之上,一只秃鹰挪了挪久居枝头的身体,眼球转向树下,目光紧紧地盯着青年。

  “大哥,我又来看你了,今天你在下面过的还好吗?”

  “大哥,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啊,那晚该死的人是我啊,我本就打算那天以死赎罪的。”

  青年伸手拭去眼角的一滴清泪再次开口。

  “大哥,放心吧,我们两的心愿我一定会完成的,你没有完成的那份,我会帮你一起完成,我们的炎门总有一天站在世界颠峰。”

  青年嘴角牵扯出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哥,你在下面想我了吧,我也想你了,等我们的心愿完成了,我就下去向你赔罪好吗?到时候我也有脸见你了。”

  语音消散,酒坛空了,青年深深了看了墓碑一眼,转身向林间走去。直到他的身影进入林中,枯树上的那只秃鹰目光才从青年身上移开,盘踞在树梢,久久不肯离去。

  山上一座木制房屋里,青年躺在床头,从床头的柜子里翻出一包香烟,掏出一根含在嘴上,手中火机发出“哒“的一声,带出一缕青火点燃香烟。

  香烟点燃带起的那一瞬火光之中,是一张十分俊美但又十分矛盾的脸,一双有如璀璨星辰般的双目中却呈现出沧桑之色,可单看脸庞又无一丝苍老,更诡异的是他有着一头黑色、白色班驳的长发。他双眼似望着屋顶,但仔细看会发现他的双眼没有任何焦距,呆呆的处于失神之中。

  手中的香烟慢慢燃到尽头,快要烧到手指的时候,香烟从手中飞出,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落入门口的垃圾桶里。

  青年躺在床上闭上双眼,思绪又回到三年前的那个血色夜晚。就是那一晚让他们兄弟两人阴阳相隔,就是那个血夜让他心中饮恨三年。

  那一夜是他们炎门与五龙帮决战之夜,他们兄弟二人率四百炎门精英迎战五龙帮千余帮众,炎门四百精英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经过无数鲜血洗礼的彪勇汉子,竟以四百之数竟灭敌千人。

  这本是一场大胜,只可惜回去的路上却遭人设伏,后面是一百名黑衣持刀凶汉,前方更有三百五龙帮精英与八大高手虎视眈眈。

  他大哥炎门门主秦炎当机立断下令炎门三将率剩下的三十人从后面突围,他兄弟二人迎战八大高手和三百五龙帮精英,他们二人拼着重伤杀五大高手与百余五龙帮精英,最后他以重伤之躯战两大高手合击,但他丝毫不惧。

  可此时的他已是强弩之末,战两大高手局势甚危。千钧一发之时,是秦炎不顾自身安危,冲进他的战场,为他受下其中一人全力一击,忍住巨痛将手中血色长剑刺入那人咽喉,救他性命,自己却与那人同归于尽。他见次情景,心中悲痛万分,发起狂来,在怒火中爆发了。像个疯子一样斩杀两大高手,背着秦炎的尸体从那两百人中包围中逃。

  这三年来他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个血夜,他的内心一直处于深深的悲痛与自责之中,那晚他从对手侮辱的话语中得知,是他女朋友林雪儿与五龙帮主勾搭上,出卖了他们,才使得他大哥陨落于此。暴怒使然,那晚逃出重围之后,他不顾身上的重伤,不远万里,杀死林雪儿。但他心中始终无法原谅自己。恍惚之间,他进入睡梦之中,他又梦见了秦炎。

  次日清晨,木屋床上,青年睁开双眼,再次望向屋顶,但今天与以往不同,他双目露出一股坚定的神采,不再似往日那般空洞无神。

  昨晚他又梦到秦炎了,但和以往不同,梦中秦炎对他说:“天一,你还在自责吗?我不是说过了,这不是你的错。”

  “人的生老病死命中注定,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这是谁也没想到的,走我们这条路的开始就算好了有这一天,如你以前所说的,假如有一天你被杀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怕死就别混黑社会。”

  “还有你难道忘了我走之前说的话吗?忘你我让你答应我的话吗?我没做完的事,你要帮我做下去,我的那份你替我一起活下去吗?醒来吧,三年了,我在上面看着你,看着你带领炎门站在世界颠峰的那一天!”

  秦炎的话解开了他那早已冰封的心,是啊,他还得活下去,替大哥的那份一起活下去,更要替他们的炎门活下去。想到这他爬了起来,走到门口,静静的看向山下的远方。这一刻他那停止了三年的心再次跳动起来。过了好一阵,他缓缓开口:“三年了,差不多了,可以有点小动静了。”

  还是黄昏时分,还是昨天那棵枯树下,还是那块墓碑前,还是那名青年,还是手提酒坛。

  青年举起酒坛,一口将整坛酒灌下,凝视墓碑说道:“大哥,我要走了,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看你,我也该下山去看看那几个臭小子把炎门打理地怎么样了,时间差不多了,过不了多久就要和那几个老东西开战,现在我得去和他们先玩玩,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说完他将酒坛子扔掉,转身缓缓朝山下走去,黄昏的一抹残阳笼住他的背影,整个人如同一名从血色地狱中走出的鬼魅,将带给世界无尽的血腥。地面上的孤影拉的老长老长,随着他的身影慢慢消失于视线,那片如红色火焰又似鲜血的红光渐渐熄灭,那孤长的背影也融入一片黑暗之中。

  (朋友叫我推一下:苍穹霸主,修灵炼器王)

继续阅读:第2章 明海大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炎门邪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