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芳心暗属许婚姻,豪情婉拒结义姓》
冷雪寒2017-04-03 12:043,591

  羊肠小道之上,一青年手抱着中年妇人,身后紧跟着一位十六七岁少女,男的英俊冷酷,女的美若天仙,披着一件不称身材的灰色长袍,头不时微抬起来望着自己身前的青年,脸额通红,双手不停的舞弄着那件不称自己身材的衣角。

  片刻,来到一庄园,庄园由高墙围立。门前横刻着“义云庄园”

  “姑娘”可是这里吗?青年停步转身问道,少女好象在想着什么,没听到青年的问话,猛的一下撞到青年身上,顿时微惊,脸蛋一下子就红了。她抬头望着青年说道:我……我家到了,说着就往庄内跑去,青年紧跟着进去,爹~~少女一进门就喊到。

  小姐,你回来了?你怎么成这样了,老爷应该在后园,只见一位老管家模样之人亲切的问道,因为现在那少女正披着一件不称自己身材的灰色长袍,这时见青年少年抱着中年妇人进园惊道:夫人。

  忠伯,你带他先去娘的房间,等我去叫爹,少女说完临走时看了青年一眼,急忙向后园。

  这位小哥~你跟我来,青年人跟着那老管家来到庄园东面的房间,把那中年妇人放到床塌之上,正准备要走,刚到房门口,迎面来了一位莫三十来岁的大汉,衣冠楚楚,身高膀宽,一脸精悍之色,见到青年人就抱拳说道:老夫“段德豪”多谢少侠救我夫人,小女,声音豪爽痛快,不知能否告知尊姓大名。

  青年人回礼抱拳道:在下“冷雪寒”,段德豪听闻后,细观了下冷雪寒,见其人英俊不凡,面相乏有正义之气。当下说道:冷少侠,请恕老夫无礼失陪下,老夫想看看我夫人,说着就指着床上的中年妇人,冷雪寒闻知心思:“我真该死,人家的夫人现在还躺在床上,我怎么还挡门口”。

  当下立刻退立一旁抱拳说道:在下失礼。

  哈哈~~豪气大笑道:段风,你带这位少侠去客厅,顺便吩咐,准备下酒菜,然后对着冷雪寒说道:“冷少侠”先随我这老仆客厅稍等片刻,“冷雪寒本想说告辞的,可一想,不能再耽误他去看夫人了,看这中年大汉很是焦急,只是碍着我在这里”。随口回到,那有劳了,说完随那老者而去。

  冷雪寒开始进庄,因为手抱中年妇人,没注意这庄园结构,现出房后细观这座庄园,坐西朝东,分为南北两个院落,正院落是瓦房出檐,偏房则是平房。进院左侧一片小竹林,右边假山围绕着一泉池,虽然庄园不是很大,可也惬意~~能拥有这庄园,说明这庄主人并非一般人家。

  冷雪寒跟随老者来到客厅中。

  小翠!给这位少侠上茶,“少侠~你先坐会”,说完退出客厅。“老伯”刚叫出口,那老者已经没人影了,冷雪寒心思着要离开这里,可是主人家没来,又不好不告而别,正好口有点渴,端起桌上的茶猛喝了一大口,“好茶”虽然他不懂品茶,可这茶一入口就有股清香之气入喉,进肚余香还在口中,从来喝过如此的茶,忍不住脱口而出。

  哈哈~一声豪笑,只见段得豪进入客厅,这次真是多亏冷少侠,否则我段得豪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完抱拳恭身一拜,冷雪寒见状立刻站立而起,忙抱拳恭身说道:段庄主不必如此,江湖中人路见不平之事,理应拔刀相助,而且段庄主的茶已经让我享有口福。

  冷少侠也懂品茶?段德豪笑问道,冷雪寒微笑道:“在下怎懂茶,只是觉得好喝而已”。说完心想:本来是打算送这对母女到家门口就走的,现在正好有这机会向主人告辞,段庄主,在下先告辞了”。哈哈大笑到:难道冷少侠就打算这身出去?

  冷雪寒微低头望了眼自己,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他忘记了把自己的外衣给那少女穿了,现在是一身白布内衣。

  小翠~~你去夫人房间照看下,如果夫人醒了就来通报一声。

  这时那被救少女正好进入客厅,现已换上一身穿藕色纱衫,手中捧着自己的那件灰衣长袍,低着头慢慢走到自己身边伸手把衣服送到面前,微抬头说道:少侠,谢谢你的衣服,那声音莺声燕语,极甜极清,星眼流波的望着冷雪寒,桃腮欲晕,好似要等着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什么答案一样,冷雪寒和她这样一对望,加上那一张脸秀丽绝俗,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也不禁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急忙接过少女手里的衣服,急忙之下接处到少女温软柔滑的玉手,忽觉心跳加快,暗思:这是什么回事?忙微笑道:不用客气!少女被冷雪寒处到自己的手后,头便低了下去。

  站在一边的段德豪早就看在眼里,自己的女儿心思,哪个做爹娘的不清楚。冷雪寒接过衣服穿上后,对着段德豪说道:段庄主,在下告辞了,说完就向着门外走去。少女一听他说告辞,猛的抬起头望着他,好象很是激动。段德豪见女儿一突来的动作,就更加肯定了女儿的心思,早在刚刚回来穿着冷雪寒的衣服找他,就问了穿在她身上衣服的事情,当时脸红起来,支吾着说不清楚。

  哈哈~~冷少侠,酒菜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庄园难得来个客人,你又是我们家的大恩人,理当留下来吃顿饭,玉儿~~还不赶快去帮忙端菜!段德豪说道。

  恩~~这少女听到后高兴的向门外走去。

  段庄主!我……

  “哈哈~莫非冷少侠嫌弃我庄上的酒菜不合味口!”段德豪大笑道。

  冷雪寒心思着:这“段德豪”豪爽之人,盛情挽留,我现在想拒绝也不好开口了,便开口道“既然段庄主如果盛情,在下就厚颜讨吃几杯酒了。

  哈哈~~~好好“来”冷少侠,请坐!!!两人刚坐定后,只听一声“老爷”夫人来了,见一丫鬟扶着那中年妇人进入。

  夫人,你醒了,段德豪关切的问道。

  那中年妇人由丫鬟搀扶来到饭桌边微笑答道:我没事,就是当时吓晕过去了,然后转向“冷雪寒”恭身一鞠躬道:“今天多亏”少侠相救,我母女俩才得以逃生。

  冷雪寒见状忙起身抱拳恭身道,夫人不必如果客气了,再这样客气,在下真的不好意思再坐下去了。

  娘~~你醒了,这时那少女端了壶酒进了,中年妇人关切的望着那少女说道:玉儿,你没受伤吧,看她那眼神充满了疼爱之语气。

  “娘,我没事”

  “小翠!叫他们上菜”

  “好的”那丫鬟应声后退了出去。夫人,玉儿都坐下吧。随后四人都坐定。片刻~一桌子的酒菜上桌。

  冷少侠,我段德豪也不是什么礼繁之人,这第一杯酒我们全家敬你一杯,这杯一定要喝,说完站起身来,那对母女也跟随站起身来,冷雪寒听闻他这一说又见三人同时起身,大惊,心思:这段德豪既然这样说了,如果我跟“女儿态”一样的推托那倒是我冷雪寒失态。想完后端起面前的酒杯,站立起身说道:“段庄主言重了”,说完一口而饮。众人也一饮而尽。

  老夫冒昧问句,冷少侠可已成家?这段德豪还真爽快,就这样直接了当的轻易的问道。

  那是因为当时那少女披着“冷雪寒”的衣服见他时,就已经问明由来,当时少女就把当时的经过一五一十。当然衣服被王勤扯掉之事,包括自己只身穿一贴身内衣和“冷雪寒”面对面之事全部告诉了告诉了疼爱她的爹。这位作爹的当时听完后就看出自己的女儿对那救她们母女之人不愤反羞,后在客堂之上的一举一动才更让段德豪肯定了女儿的心思。

  冷雪寒不好意思的笑道:在下还未成家。坐与中年妇人旁边的少女一听,激动的不自在起来,脸色刹那间通红起来,低头而不语。作为娘的人一见,自然已懂女儿心。

  段德豪一见,已知女儿心事,便开口道:如不是冷少侠救我夫人和小女,我一家人也无缘坐在这里,老夫一见少侠也是豪爽之人,甚是喜欢,有意想把小女许配给少侠,不知道冷少侠意下如何?

  爹~~一声娇气之声,只见那少女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喊道。

  冷雪寒一听惊的站起身来说道:蒙段庄主如此看的起在下,可在下一江湖浪子,还未有成家之想法,段庄主的一番美意在下实在难以接受。说道这里心思:这段庄主乃诚心好意,我这样的拒绝好似有点看不起他之意。有点后悔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一旁的少女见“冷雪寒”这么一说,“急”的双手弄着自己的衣角。

  段德豪哈哈大豪笑道:冷少侠可是嫌弃我女儿。

  冷雪寒一听心想:刚刚说出的话已经有点后悔,不能在失礼了,想完便说道:恕在下无礼直言,段姑娘生的花容月貌,人见人爱,在下怎么会嫌弃呢,疼爱都还来不及呢,如段庄主不建议,我愿认“段姑娘”为在下的之妹。

  少女一听站起身说道:“你。。我不稀罕”。说完生气的跑出客厅。

  中年妇人一看,急着站起身来对冷雪寒说道:“失陪”。说完急忙去追女儿。

  冷雪寒一见少女如此生气,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心想:段庄主盛情款待我,现在却弄成这样,不知道怎么办好。正想起身告辞。忽听段德豪哈哈大笑道:冷少侠不要见怪,我这女儿就这脾气,被她娘宠坏了,来我们继续喝……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酒足饭饱。冷雪寒见差不多了,起身说道:在下今受段庄主盛情款待,也该告辞了,日后如有缘,定再与段庄主喝两杯。

  段德豪哈哈大笑道:冷少侠如不嫌弃的话,就多住几日。

  冷雪寒说道:段庄主客气了,在下放荡不羁惯了,要我呆在这里白吃白喝,那可比杀了我还难受。

  段德豪“哈哈”大笑道:那好,我就不勉强了,如少侠以后有时间来我这里喝两杯。我这“义云庄园”永远欢迎!

  冷雪寒说道:一定一定。说完就朝着庄园外走去。

  偏房之处,有双满脸泪水的眼睛看着冷雪寒的背影子渐渐远去。

继续阅读:第4章《京城血案人心快,龙颜大怒缉真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魔豪情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