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节 舍己为人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1,381

  多海带着四个御林军,谨慎地搜遍将军府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不但没有找着两个娃娃,就连个人影,也没见着一个。

  其中一个御林军问:“多副领,没人啊,咱们怎么办?”

  多海看了看风高夜黑的院墙外,慢声嘶语地说:“他们一定是跑了,两个小娃娃,跑也跑不远,现在咱们兵分三路去追,你们两个,向东追;你们两个,向南追;我向西。”

  五个人,分成三伙,迅速在黑夜中,消失了身影。

  但是,没多久,向东追的两个御林军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条身影。他诡异邪魅的迅疾欺进,在两个御林军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痛下杀手,一击毙命。

  黄泉路上,瞬间又多了两个死不瞑目的冤魂,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没搞明白,就已一命呜呼。

  向南追的两个御林军,脚底生风般,追出一段路程,仍是一无所获。

  其中一个建议:“咱们回去吧,总不能这样穷追不舍,没完没了地追下去吧?”

  另外一个随声附和:“也好,说不定,他们会有所收获。”

  两个人原路返回,正欲跃墙而入,却发现,多海也正站在院墙边。

  其中一个御林军说:“多副领,我们追了一段路,未见蛛丝马迹,就回来了。”

  多海:“我也是,两个屎娃娃,不知躲哪儿去了。”

  另一个问:“多副领,现在怎么办?”

  多海:“你们先回去吧,去助苏大人一臂之力,我再等一会,看看那两个家伙,有没有收获。”

  两人领命,转身,纵身向院墙上跃去。

  他们本是武林高手,这点高度的院墙,对他们而言,如履平地。

  但是,事与愿违,后背突然袭来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他们不由自主地,重新跌落在地上。

  他们不可置信地盯着多海,睁大双眸,死死盯着多海,又是死不瞑目啊!

  多海无言,仰天长叹!这惨绝人寰的一幕,能逃得掉天怒人怨的报应吗?假以时日,江湖,又会因此,掀起一场怎样的血雨腥风呢?

  苏赞和彭振岳,都已是强弩之末,都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就看谁更有耐力,更有毅力,更有恒心。因为谁先倒下,谁就毫无选择地必须先死。

  英雄末路,欲哭无泪的怆然啊!

  左庆华已经耗尽体力,没有一丝力气了。全身上下,或深或浅的伤口里,滚烫的鲜血,仍在殷殷向外流,整个人,已经瘫软在彭振岳怀中。

  哪怕只有一口气在,她也要坚持到最后。

  四柄森冷锋利的刀剑,一起向彭振岳刺来。如果不是怀拥爱妻,他还有旋身躲避的可能,但是,娇妻在怀,他决不能让敌人的刀剑,无情地切割爱妻的娇躯。

  他手中已经拼杀的缺了刃的大刀,迅速磕飞迎面而来的攻击,然后,闪电般转身,再对付后面的敌人。左右受敌,他也只得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护牢怀中的爱妻了。

  左庆华只觉得好冷好冷,似乎象征生命体征的蓬勃热量,正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一点点飘散。她渴望从丈夫壮硕的胸膛里,汲取丝丝的温暖;她也渴望丈夫温柔缠绵的眼神,与她痴痴纠缠。但是,她失望了,她看到丈夫的刀,孤单地砍向敌人;而敌人却用两把刀,同时砍向她心爱的丈夫;如果砍上了,心爱的丈夫,将必死无疑……

  左庆华蓦然凝聚全身的力气,在丈夫将敌人致命的刀,磕飞的那一瞬间,她使尽全身力气,将心爱的丈夫推了出去。

  心爱的丈夫,似乎是一个趔趄没站稳。但是,没有关系,千钧一发之际,她已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敌人锋利的刀锋,砍在了她身上,心爱的丈夫,却已经是安然无恙。

  她唇角扬起舒心的笑容,嗫嚅着自言自语道:“振岳,我爱你……”

继续阅读:05节 鹿死谁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