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 22节 秉烛夜谈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1,856

  今夜月半,月圆如镜,吴心平却是辗转难寐,难以入睡。

  五年了,自己学有所成,一身精湛的武艺,可谓登峰造极。而吴皓爹爹,似乎也是今时不同于往日,他将飞虎庄的规模,似乎拓展了许多,就看今日到议事厅的各房管家与下人,也比五年前多出数倍,吴皓爹爹,究竟闷葫芦里打算卖啥药呢?

  他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小杰跟了出来:“公子,夜深了,你不休息,还要去哪里?”

  吴心平:“我去找爹爹谈谈心,你先睡吧,不必等我。”

  小杰:“哦,知道了,公子早去早回。”

  吴心平微微一笑,也不答言,身形如疾风掠过水面,迅速向吴皓房中飘去。

  刚到门口停住脚,却听见吴皓在屋里说:“推门进来吧,外面冷呢!”

  吴心平推门进屋,只见吴皓正在火盆前添火,红彤彤的火光,烤的室内温暖怡人。

  吴心平由衷地赞叹:“姜,还是老的辣。爹,孩儿的武功,已经精进如此,居然还是没能瞒住您的耳朵。”

  吴皓笑了:“心平,月满则亏,水满则溢,非是你轻功不行,而是爹爹的听力,已经整整训练了三十年了!”

  吴心平诧异:“爹,我怎么不知道?您好像从没说过。”

  吴皓不答反问:“心平,还记得你高成飞叔叔吗?”

  吴心平:“有点印象,已经很模糊了。”

  吴皓:“他的轻功,出道江湖者,无人能及。当年,我为了听其声,辨其位,可是跟他耗了整整三年呢!三年之后,他声微人到,再也瞒不过我的耳朵了,没想到,今天在你这儿,倒是派上大用场了。”

  吴心平:“高叔叔的轻功,世上无人能及吗?”

  吴皓:“当年是,现在,就不得而知了。”

  吴心平:“爹,我想去泰山脚下,寻找高叔叔和我妹妹心安。”

  吴皓:“心平,过来坐这边,暖和着呢。我看,咱爷俩今夜是要秉烛夜谈,畅谈通宵了。”

  吴心平坐到吴皓身边:“爹,您是在等我吗?”

  吴皓反问:“你睡得着吗?”

  吴心平:“或许,来日方长。”

  吴皓:“你等得及吗?漫漫十年,并非眨眼而逝啊!”

  吴心平笑了:“爹,孩儿认输,甘拜下风。”

  吴皓:“说吧,你想说什么,尽管说,爹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吴心平:“爹,有高叔叔和心安的消息吗?”

  吴皓:“没有,一别十年,杳无音信。”

  吴心平:“您不曾派人到泰山脚下,去找寻过他们吗?”

  吴皓:“三年前,我派朱管家去找过。说一年前,他们抛弃荣华富贵,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朱管家在那方圆百里,查了半年,也未见蛛丝马迹,只得空手而归。”

  吴心平剑眉紧蹙:“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们又会去哪儿呢?”

  吴皓:“不知道。去年,我又派人去查过一次,仍是一无所获。”

  吴心平:“他们会不会已经离开了泰山,远走它乡?”

  吴皓幽幽长叹一声:“会是什么理由,迫使他们背井离乡呢?如果是来找我们,三年的时间,他们也该早来到我们飞虎庄了!”

  吴心平沉默。心安,那可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呢,她会去哪儿呢?她一切都还好吗?自己,又该如何才能找到她?

  吴皓疼惜地看着心平:“心平,你别急,我们再派人去找。”

  吴心平:“爹,您和连叔,今天欲去哪儿?”

  吴皓避而不答,却问:“心平,鳌拜死了四年了,你知道吗?”

  “知道,义父说过了。”

  吴皓:“康熙皇帝英明睿智,文武双全,是个忧国忧民,勤政爱民的好皇帝,你知道吗?”

  “知道,义父也说过了。”

  吴皓语重心长地问:“仇人已死,你该如何报仇?”

  吴心平:“建功立业,以此向皇上证明,我彭家忠心耿耿,日月可鉴。然后,请皇上替我爹娘平冤昭雪。”

  吴皓:“你一介布衣,如何建功立业?”

  吴心平豪气冲天:“我就已布衣之身,去雅克萨抗击沙俄。三藩之乱,已经让康熙忙得焦头烂额,无力北顾,甚至为了征讨叛军,把黑龙江,宁古塔等地驻防官兵南调,以解燃眉之急。沙俄认为这是可乘之机,蠢蠢欲动,他们继续阴谋扩大和加紧对我大清国北疆的侵略,不惜以策动当地少数民族头目叛逃的卑劣手段,来达到侵占我大清国土地的目的。当年,我爹为抗击沙俄,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只可惜为奸人所害,壮志难酬。现在,我就以爹的遗愿为己任,继续抗击沙俄,阻止他们迈开侵略者的步伐,在我大清国的国土上,涂炭生灵,胡作非为。同时,也是为皇上解除后顾之忧,好一心一意,心无旁骛,平息三藩之乱。”

  吴皓震惊地看着吴心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眸。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没想到,与这小子分别了五年,他竟化蛹成蝶,具有经天纬地,运筹帷幄之才了。看来,自己是该放手,让他单枪匹马,独自去历练的时候了。

继续阅读:23节 深谋远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