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节 艺成下山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1,232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天山之巅的雪宅,司徒月恋恋不舍地看着儒雅俊秀的吴心平。云秀,则不时地向吴心平碗中,夹着他喜欢吃的菜。

  一晃五年,这小子一日千里,突飞猛进,且文武兼修,德才兼备,放眼世上,堪与其匹敌者,几乎寥寥无几。别说只是个义子,就是亲生儿子,取得如此成就,也该放虎归山,让他独自去历练了。

  吴心平也向司徒月和云秀碗中夹菜。这五年里,他们将他视如己出,如同亲手父母般疼爱呵护,他铭感肺腑,他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回报他们的深情厚谊。

  吴心平叮嘱小杰:“小杰,我下山去了,我爹和我娘,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让他们安享晚年。”

  小杰,也长成了一个敦敦实实的的小伙子。他对吴心平崇拜的五体投地,对他的话,哪敢不言听计从啊。

  “公子放心,小杰绝不敢疏忽大意,一定好好照顾主人主母。”

  司徒月看着吴心平:“心平,我打算让小杰,跟随在你身边。这几年,你们形影不离,情同手足,他会忠心耿耿地照顾你。”

  吴心平愕然:“爹,那怎么行?您和娘在山上,谁来照顾?”

  司徒月:“我和你娘,已经将你视为我们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想尽我们所能,来照顾好你。”

  吴心平:“爹,您太杞人忧天了,以我现在的修为,鲜有敌手,谁敢与我作对?”

  司徒月:“世事难料,人心难测,小杰憨厚忠实,一身硬功夫,也练得炉火纯青,跟在你身边,以防不时之需。”

  吴心平:“那您和娘怎么办?您们也离不开他啊?”

  司徒月看了云秀一眼,说:“我和你娘,毕生的心愿,还未了结,所以,我们也打算下山。”

  吴心平心中了然,失踪的司徒远,是他们毕生难解的心结啊!

  “哦,爹——娘,我们一起下山吧,一路上,我也好照顾您们。”

  司徒月:“不,你带小杰先走,我和你娘,还有些事情要安排,稍后再启程。”

  吴心平知道老人言出如山,不再强求。饭后,含泪拜别老人,带着小杰,向漠北的家赶去。

  司徒月和云秀站在雪宅前,目送两个魁梧的身影,一步三回头地越走越远,心中,充斥着难以的寂寞和孤独。

  云秀喟然长叹:“如果,我们的远儿,尚在人世,今年,也该有二十岁了。”

  司徒月:“一别十年,音容俱变,即使面对面碰得头破血流,我们也未必相识啊!”

  云秀:“这几年,有心平的陪伴,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我想尽快下山,去寻找远儿。”

  司徒月:“天大地大,人海茫茫,我们该从何处下手啊!”

  云秀:“天若有情,天亦老,它会体恤我们的思念之情,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安排我们相见的。”

  司徒月:“也好,我们尽快下山,也好顺便照顾心平。”

  云秀握紧司徒月的手:“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们此次下山,一定能找到我们的远儿。”

  司徒月:“云秀,凡事莫强求,顺其自然就好。”

  云秀莞尔一笑:“月,你放心好了,我心疼的毛病,真的好了,你无须再担心什么。”

  司徒月:“但愿如此吧!走,我们也回屋去吧,两个孩子的身影,都远的看不见了。”

继续阅读:赤血剑 21节 久别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