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节 义父义母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3,296

  吴心平真的的是在聚精会神地看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他虽然不太明白这些,但是,他却明白书中所阐释的礼义廉耻,明白书中所阐释的为人处世之道。世事通明皆学问,人情练达亦文章。在他蒙尘的幼小心灵里,已渐渐拨云见日,涌进了光明。

  鼻端,又闻到熟悉的饭香味。他忍不住抬头,循着香味飘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妩媚娇艳,风姿绰约的中年女子,手拎食盒,婀娜多姿地走了进来。那若隐若现的轻颦浅笑,就像春天里随风摇曳的桃花,温暖而绚丽的令人泫然欲泣。

  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上双眸。这个女人,她好像自己的娘亲!从八岁那年拜别爹娘后,一直跟着吴皓爹爹,自己的亲生爹娘,只活在遥远而清晰的,令人心痛欲碎的梦境里了。

  云秀没有想到,亲自面对面地接触这个孩子,他竟比预想中还要感性。那泪眼朦胧的双眸里,究竟还隐藏着多少伤痛,,要倾泻而出?

  她将食盒放在书桌上,一一摆开,亲手把筷子,递到吴心平手中:“孩子,快吃吧!”

  吴心平接过筷子,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着饭,晶莹的泪珠,却是成双成对地往下落,止也止不住。这份温馨和温暖,有多久不曾眷顾他了啊,就连在梦里,他都不敢奢望还能重温!

  云秀慌了,心疼了,她怜爱地按住扒饭的小手,怜爱地问:“孩子,你怎么了?为什么哭?”

  吴心平不言语,反反复复咀嚼着满口的饭粒,如同反反复复咀嚼着,堆积如山的伤痛和思念,想咽,又咽不下;想吐,又吐不出。泪水流啊流,仿佛不尽不休……

  云秀真的慌了,也真的心疼了,那种蚀骨铭心的滋味,她尝过,让人痛不可当。

  她吩咐小杰:“去叫你家主人来吧。”

  司徒月也很诧异,冰雪聪明的云秀,居然应付不了一个孩子?那他原本的计划,岂不是要被打乱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面对爱妻的殷殷呼唤,他又不能不去,连云秀都感到棘手的问题,那一定是非同小可了。

  司徒月一脚跨进门里,看到的,居然是两个泪人儿。小的,低着头,只看见成双成对的泪珠往下落,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云秀,则是泪眼迷离,满脸的哀戚。一定是触景伤情,又在自揭往日那道早已结痂的伤痕吧!

  司徒月将云秀揽进怀中,柔声劝慰:“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

  云秀哽咽:“他哭得好可怜!”

  司徒云哭笑不得:“那你就陪他一起哭吗?你应该好好劝慰劝慰他。”

  云秀:“只有痛过的人,才知道,切肤之痛,究竟是什么滋味?若是三言两语就可抹平伤痛,世上,哪里还会有那么多伤心人呢!”

  司徒月喟然长叹:“那你告诉我,我是先劝慰你,还是先劝慰他?”

  云秀嗔怒道:“当然是去劝慰他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你劝?”

  司徒月走到吴心平身边,心平气和地说:“我都进来这么久了,你就不想抬头看我一眼吗?”

  吴心平仍是无声垂泪,一言不发。什么叫触景伤情啊?这就叫触景伤情吧!师母酷似娘亲的慈祥与温柔;师父酷似爹爹的关心与呵护,让他干涸的心田,居然渴望起雨露的滋润。

  无数次的梦醒时分,泪湿枕巾,他是多么多么思念和爹娘妹妹一起生活,其乐融融的幸福和快乐啊!只是好梦易醒,好梦难续,一家人幸福聚首在一起的梦想,是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了。唯一的亲人,只剩下妹妹心安一人了,天涯海角,又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她呢?

  一念及此,越想越悲,吴心平简直是泪雨滂沱,一发而不可收。

  司徒月哀怜地审视着他。这个该死的吴皓,这几年来,难道他从来就没试着,舒解过孩子太过压抑的心结吗?

  司徒月柔声说:“心平,想哭就哭出声吧,师父和师母的胸膛,会永远做你的依靠。”

  吴心平仍是执拗地低头流泪。和吴皓爹爹在一起生活的这几年,他早已学会了坚韧和独立,他从未尝试过,要将自己的痛苦,与别人分担,今天,也一样。他可以在他们面前,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但是,他没想过,要将心中的苦楚,向他们倾诉。

  司徒月伸出手,强硬地抬起吴心平的下额。

  吴心平被迫抬起头,与司徒月面面相觑。

  司徒月在那清冷的眸光里,看到了傲骨铮铮,与誓不低头。这样一个坚强独立的孩子,除非他愿意,否则,没有人可以逆转他心中的想法。

  吴心平,则在那双洞彻人心的双眸里,看到了真真切切的关爱与呵护。

  两人默默无言地对视良久,司徒月终于轻叹一声,放开手,从怀中摸出一封信,递到吴心平面前:“你看看这封信吧,他教了你三年,你却从未开口尊称他一声师父。你看看他给你的这封推荐信中,都写了些什么!”

  吴心平犹豫,拿信的手,微微颤抖。的的确确,三年里,他从未尊称白发老人一声师父,而白发老人,却呕心沥血,倾囊相授。

  司徒月:“看看吧,等你看过了,再接着哭!”

  吴心平轻皱眉头。他可以放纵地哭,但是,究竟是哭,还是不哭,他可不想由别人来*纵,这个八字还没一撇的师父,似乎管得有点太宽了吧!

  展开信笺,白发老人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师弟师妹:一别十年,别来无恙呼?愚兄虽常思念,却无颜面对!

  十年前,小侄运儿失踪一事,愚兄每每想来,仍痛心疾首,自责不已,故,每每苛责自己,念念不忘去寻觅其踪迹。只可惜,迄今,仍一无所获。

  三年前,愚兄收一徒儿,资质聪慧,悟性奇高,只是性格颇为阴冷自持,令人难以揣测。愚兄深恐他误入歧途,故,想托师弟师妹,予以性情辅导,循循善诱其世情人情,令其心中,充满爱心。

  愚兄之所以煞费苦心这么做,是因为,他是已故雅克萨将军彭振岳的遗孤彭心平。现在,跟彭将军的副将吴皓生活在一起,可能是顾及鳌拜余党的追缉,故改名吴心平,视吴皓为爹爹。

  望师弟师妹,不看僧面看佛面,念在彭将军是位顶天立地的英雄份上,精心调教,善加疏导,假以时日,此儿,必成大器。

  师弟师妹,亦可将此儿收归膝下做义子,以解思念远儿之情。愚兄纵然是踏遍千山万水,也誓要将远儿寻到,交还你夫妇二人。

  愚兄风之言笔!

  反反复复地将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吴心平终于抬起头,问司徒远:“远儿是谁?”

  司徒月:“是我儿子。”

  吴心平:“他怎么了?”

  司徒月:“失踪了!”

  吴心平:“怎么会?你没看好他吗?”

  司徒月:“是我们疏忽大意,不小心把他弄丢了!”

  吴心平打破沙锅问到底:“我想知道。”

  司徒月:“十年前,远儿五岁,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有一天,师兄风之言来访,带他去山上玩滑雪,我和云秀,在家做菜。三个时辰后,师兄神色慌张地跑了回来,说远儿不见了。原来,师兄发现了一朵能延年益寿,令人青春常驻的雪莲花,他想采下来,送给云秀。他把远儿放在山下,施展轻功,去攀爬雪壁,采雪莲花。等他把雪莲花采下来后,却发现远儿踪影皆无。从那以后,他再也无颜面对我们,遂离开天山,浪迹江湖,去寻找远儿。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和云秀虽然心痛欲死,虽然恨之入骨,却又不得不承认,人世间,有许多事,是我们无法逆转和*控的。所以,我们不得不含泪面对现实。

  师兄之所以能守株待兔般,辛辛苦苦地教了你三年,用意,不言而喻。纵然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我想,他的好意,我却不能拂逆,所以,我才将你收归门下。我更希望,从今后,你能放下心结,和我们融为一家人。

  吴心平沉默,原来,教了自己三年的师父,居然是天山三侠之一的独行侠风之言,难怪自己费尽心机,仍是赢不了他,他做自己的师父,够资格!

  司徒月看着他:“还想哭吗?想哭,再接着哭,等你哭够了,心里就舒坦了。”

  吴心平小脸上,泪珠犹存。他伸出小手,狠狠抹去泪痕,说:“我的师父是风之言,我不叫他,不代表我心里不承认他。”

  司徒月点头:“如此听来,倒算你小子天良未泯。”

  吴心平:“我可以做您们的义子,替师父赎罪,替远儿哥哥尽孝。”

  司徒月和云秀相视一笑,师兄果然好眼力,没看错这孩子。君子不夺人所爱,他即已是师兄的徒弟,那他们还是收他做义子,更为妥当些。

  从此后,天山之巅的雪宅里,一个翩翩美少年,在剑影霍霍中,欣然成长……

  天山怪侠司徒月夫妇,也在痛失爱子多年之后,重温起天伦之乐……

  收藏一下吧,我已经很努力了,我先说声谢谢,还不行吗?这次大爆发,就当是我谢谢诸位的礼物了!

继续阅读:12节 求医问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