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48节同床共枕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1,854

  孕荣恼火,真的很恼火。瞪着小安故作忙碌的身影,他恨不得拧断她纤细修长的脖子,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会*不得已,低下她那高昂的头颅。

  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倔,居然宁愿跑到万花楼卖艺挣银子,也不愿开口求他。他的丝丝柔情,就系不住她那颗高傲的心吗?

  也罢!也罢!爱她,就成全她吧!只是,他孕荣小王爷的女人,谁也别想染指半分,否则,定叫他身首异处,命丧黄泉!

  小安能感觉到,身后,那道犀利如剑的目光,始终锁定她。她斟酌了成千上万遍的谎言,居然没有勇气说出口。谎言一经出口,就变成了*裸的伤害,她还有机会,去弥补吗?如果注定要失去,她的心,又怎么会痛的锥心刺骨?

  爱你在心,口难开,你知道吗?

  孕荣剑眉轻蹙,算了,别难为她了,借坡下驴,给她搭一个台阶吧。他喊:“小安,帮我把被褥整理一下,我要休息了。”

  “是,王爷。”

  孕荣踱步到小安身后:“小安,一天没见我,有没有想我?”

  小安脸红,羞涩无言。

  “你一个人待在枫叶轩,寂寞不寂寞?”

  小安:“还好,我——我无事可做,回家——回家看了——一趟爹爹。”

  孕荣挑眉:“哦?他老人家,还好吗?”

  小安:“不——不太好!”死后都不能入土为安,怎么会好呢!

  明知故问:“哪里不好了?找个大夫,过去瞧瞧。”

  “不——不——不用了。我爹——我爹只是——只是很想我,想我每晚回家——陪陪他!”

  “好啊,你每晚六时回家,陪他聊天解闷,九时之前,必须回来,可好?”

  这样的安排,时间上,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小安惊诧地抬起头,不会吧?无巧不成书吗?王爷给的时间,怎么会和她去万花楼的时间,那么恰到好处呢?

  但是,那深情款款的双眸里,没有一丝戏谑。

  小安有些无地自容,谎话连篇,她开始辜负了他的信任啊!

  孕荣伸手,揭下小安脸上的面具,露出她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小安,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你做什么,你的绝世容颜,只能为我绽放。”

  “我知道,王爷。”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终有一日,我会亲手摘下你的面具,牵着你的手,和你漫步在大街上。让所有惊诧羡慕的目光,都投在你身上。而我,会做你的护花使者,让你安全无忧!”

  “我相信。”

  小安的心,好痛,好痛。她还有资格,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吗?

  “小安!“孕荣深沉地叹息。他炽热的双唇,热烈而缠绵地纠缠着小安的唇舌。

  明明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无奈呢?

  小安,亦贪婪地索取孕荣的激情。放纵自己的心,想爱就爱吧,哪怕只是一个精彩的瞬间,也胜过一生虚无的空白,不是吗?

  直至没有了呼吸的空间,两个人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彼此的唇舌。

  孕荣紧紧拥抱着小安,眷恋地不舍得放手。这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视死如归的女孩,纵使是飞蛾扑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无所畏惧。拥她在怀,有着一种不太确定的虚浮。

  “小安,今夜,要回家陪你爹吗?”

  “不——不用,我——我今天——刚回去——看过他!”

  “哪——什么时候回去?”

  “三天后。”

  糟糕,怎么会未经思索,脱口而出呢?

  “那——今夜,你我同床共枕,如何?”

  小安面红耳赤:“不——不可以!”

  她不要留下太多牵绊。若委身于他,她又怎可能还走得潇潇洒洒,无牵无挂?

  “小安,我只想拥你在怀,汲取你的温暖,臭着你的气息,和你相拥而眠,别无它意。”

  他心知肚明,她重任在身,若和她强行夫妻之道,她定会誓死不从。他会尊重她,一如尊重自己般。

  小安低喃:“我——我——我……”

  拒绝?还是接受?拒绝,她会心痛;接受,可以吗?干柴烈火,一经点燃,谁又能控制得了熊熊燃烧的局面?

  似是熟知她的心思般,孕荣喟叹:“小安,不要拒绝我!我会恪守承诺,不去碰触道德的底线!”

  终于,小安微微点了一下头。她信他,她相信,他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

  孕荣亲手褪去小安的外衣,抱起身着中衣的她,轻轻放在自己的大床上。自己,也同样褪去外衣,身着中衣,躺倒在小安身边。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真若*裸地坦诚相对,他可不敢确定,自己,能否经得起致命的诱惑。

  就这样就好,眼不见,心不乱,至少,可以心无杂念,少去想入非非!

  他将小安拉入怀中,让她枕在自己壮硕的手臂上,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确定,自己是真真实实地,拥有她的存在。

  这个女孩,无论是抱在怀中,还是搂在怀中,都好似天外飞仙般,身轻如燕,纤弱的令人心痛啊!

继续阅读:赤血剑49节惺惺相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