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 35节惊为天人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1,422

  夜已深,小安不敢先去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说是两间卧房,但是,万一小王爷突然归来,喊声端茶递水,她衣衫不整地跑出来,那也决不是什么文雅之事。还是做等其归,等他先睡下了,自己再去睡个安稳觉吧。

  但是,这段时间,几乎夜夜如此,小王爷似乎忙得昏天黑地,不分昼夜了。这不,今晚,又是这么晚了,还没归来。

  小安只觉得,眼皮在打架,想睁也睁不开。这两天,她心力交瘁,也很疲惫啊。算了,先放任自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吧!

  孕荣以为小安已经睡了,所以,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怕惊扰了她的美梦。但是,触目所及,竟是小安趴在桌上,酣睡沉沉的样子。

  孕荣伸手想推醒她,让她起来去床上睡,但是,心中不可抑制的愿望,一涌而上,他很快又将手缩了回来。

  “高成飞不是说,她倾国倾城,美丽无双吗?我倒要仔细瞧瞧,他究竟是不是在夸大其词?”

  孕荣不否认,小安的身材,的确是凹凸有致,玲珑纤细的引入遐思。但是,那张脸,实在是普普通通,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他轻轻挪过一张椅子,轻轻坐下,屏气凝神的,仔细审视着那张脸。

  难怪,她的言行举止,从骨子里,渗透出高贵优雅,原来,她是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啊!

  难怪,她的心思纤细如尘,原来,她竟是在艰难困苦中,独自承担一切!

  难怪,她几乎愁眉不展,从来不笑,笑由心生,她的心中没有幸福快乐,又何必强颜欢笑呢!

  这四年里,是不是每一个夜晚,她都这么黛眉紧锁,心事重重地迎接第二天的黎明呢?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究竟还能承受多久?隐忍多久?坚持多久呢?而自己,却有眼无珠,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错将她定格为是一个沽名钓誉,利欲熏心之人。自己,真的是不该错待这样一个好女孩啊!

  突然,睡梦中的小安。似乎变得极度惶恐,她哀戚地叫道:“爹——爹,您别这样,我带您一起走,我带您一起走,爹——爹——爹!”

  两行热泪,从狭长的睫毛缝中,潸潸滑落。

  孕荣震惊地看着两行热泪经过的地方,白皙的皮肤,竟然现出浅浅的皱折,原来,他整日面对的,竟然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孩。

  小安,依然在睡梦中哭泣挣扎,似乎那是个永不复苏的噩梦,已将她啃噬的体无完肤。

  孕荣伸出手,轻喃一声:“小安!”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她的睡穴,然后抱起她,向自己的大床走去。

  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他伸出手,揭下了小安脸上薄薄的,以假乱真的面具。他不由得屏气凝神,震惊地看着那张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精致小脸。那张脸,肌肤细腻如雪,珠圆玉润,白里透红,不曾沾染一丝丝岁月的尘埃……

  京城,美女如云,孕荣,也阅人无数,但是,像这么独一无二,美丽无双的娇颜,他的确还是第一次见到。难怪,那个郑泽伟,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样的女人,恐怕没有那个男人,可以坐怀不乱,不去想入非非,包括他自己在内。

  想当年,吴三桂为了陈圆圆,不惜背负千古骂名,引清兵入关,改朝换代。想必,就是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典故吧!

  换成他自己,为了眼前的这个女子,也会不惜此举!

  没有人知道,他的花花公子之名,只是浪得虚名。因为他虽然时常驻足在风月场所,留恋在歌舞丛中,那只是他在欣赏艺妓们的精彩表演,放松疲惫的身心。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可以荣幸地,和他同床共枕,共戏鱼水之欢。

  但是,面对今夜的可人儿,孕荣有了想据为己有,拥入怀中的冲动。这个女孩,非她莫属,其他人,休想染指半分。他性感的双唇,轻轻碰触那诱人的红唇,烙上专属于他的烙印。

继续阅读:赤血剑36节深情相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