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 32节 别无选择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503

  小安握紧了纤纤玉手:“姚公子信口开河吗?小安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姚远:“我的条件,并不苛刻,你应该轻而易举地做到,不是嘛?”

  小安:“公子意欲何为,在下真的没听懂!”

  姚远:“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以为,能骗得了我吗?”

  小安:“在下岂敢欺骗公子!”

  姚远:“我是医生,在我眼里,穿着衣服的人,和*裸的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你也不例外。所以,我对你几近透明的身体,不感兴趣,相反,我对你那张扑朔迷离的脸,兴致更高一些。”

  小安:“公子所见,就是在下的庐山真面目。”

  姚远目光灼灼地盯着小安:“是吗?这么曼妙多姿,纤细婀娜的身材,配在这么一张平庸无奇的小脸上,你不觉得是暴殄天物,浪费资源吗?”

  小安:“爹娘给就的皮囊,在下亦无可奈何。”

  姚远:“你很固执,准备坚持到底吗?”

  小安:“在下实事求是,真的无法兑现公子的苛刻条件。”

  姚远:“那你就付我千两诊金吧。”

  小安:“它日,在下一定双手奉上。”

  姚远:“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

  “小安知道!”

  “那你今日准备如何脱身?”

  “小安——不得而知!”

  “不如,我再换一个条件,你看可好?”

  “公子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做我的奴婢,偿还上次所欠的千两诊金。”

  “对不起,在下已身不由己!”

  “这个条件很简单,你也做不到吗?你是不是没有诚意?”

  他当然知道她做不到,所以,他才说出口,送她一个空头人情。

  “在下已卖身他人为奴,实在没办法再伺候公子!”

  “他是谁?”明知故问吗!

  “孕荣小王爷。”

  “呵,你很有眼光啊,他是个貌似潘安,才比子健,多金又多情的帅王爷,你可以开口,请他帮忙啊?”

  小安沉默,好一会,终于说:“区区一个下人,岂敢逾越常理!”

  姚远兴趣盎然:“他不善待你吗?呵,他可不该是有眼无珠之人啊!”

  小安:“天下之大,又能有几人,如公子这般聪慧!”

  姚远:“别溜须拍马,我不吃这一套。我的条件,你如何兑现?”

  小安:“请公子再延缓时日。”

  姚远:“我不会是竹篮打水场场空吧?”

  “不会!小安以人格担保,所欠诊金,会分文不少。”

  姚远:“你已卖身为奴,连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而是主人的,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可卖的?若只靠做奴婢挣银子还我,我又要等到猴年马月?”

  小安:“三年,三年之内,我一定还你!”

  姚远哈哈大笑:“三年?信你才怪!当然,若你打算卖你的初夜权,我不介意,你把我当做第一考虑对象哦!”

  娇躯,明显地颤抖了两下。小安冷眸相向,心中暗骂:“若不是我爹还有求于你,今日,我就抽出软剑,毁了你魅惑人心的邪恶俊容。”

  姚远心中亦暗暗赞叹:“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居然还沉得住气!”

  小安一字一顿地:“想——买——我——的——初——夜——权,可——以,一——万——两!”

  姚远:“好啊,我允许你先欠我十个条件,然后我们再成交,如何?”

  小安冷笑:“公子意会错了,我说的是黄金万两,而不是白银万两。”

  姚远怔然,忍不住爆笑出声:“哈!哈!哈!人贵有自知之明吧?你何德何能,敢狮子大开口,标榜自己能值黄金万两?”

  小安傲慢地:“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我若挂万花楼的头牌,谁又敢居我之上!”

  姚远:“那我拭目以待,如何?”

  小安:“那——今日,在下是不是可以走了?”

  姚远尚未开口,一个貌若天仙的姑娘,莲步轻移,姗姗然走了进来。她的笑容,如春风送爽般,暖动人心。

  “姑娘,别介意我弟弟胡言乱语,他只是信口雌黄,绝无恶意。”

  姚远气得瞪大眼,冷声喊:“你别来搅局!”

  姚絮不理会姚远,仍是微笑着对小安说:“姑娘,你且放宽心,抓药的银子,已包含诊金在内,你不欠他什么诊金。”

  姚远不耐烦地:“是你看病?还是我看病?”

  姚絮:“远弟,当然是你看病啦!”

  “我是医怪,岂能轻易给人看病?视情而定,收她千两诊金,也是理所当然的。”

  姚絮和声细语地:“远弟,别任性胡为。你看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一个弱不禁风的姑娘,他们,上哪里去弄银子!”

  姚远:“这我管不着,我只管看病收钱。”

  姚絮声音不大,却很起威慑作用:“远弟,你再如此,姐姐可要生气了!”

  姚远狠狠地瞪了小安一眼:“两千两白银,一分不能少。”

  小安:“我知道。”

  姚远:“下次,不用来了。”

  小安急道:“不行,我爹的病,还没好呢!”

  姚远:“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不看了,你另请高明。”

  小安:“除了你,我还能找谁?”

  姚絮不紧不慢地:“姑娘,令尊的伤势,要慢慢调养,急不来的。远弟只是在说气话,你尽管来就好。”

  小安好像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救命的浮木:“姚小姐,真的可以吗?”

  姚絮:“当然可以。远弟的话,你可以偏听偏信;我的话,你可以绝对相信。”

  小安:“谢谢姚小姐!”

  姚絮:“医者父母心,应该的。快去吧,令尊在前面等急了。”

  小安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向外走。

  姚远张嘴,对着小安的背影喊:“喂,你真若卖初夜权,别忘了,我才是第一人选!”

  姚絮微笑摇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么一个弱柳拂风似的女孩儿,你也不怕吓着人家。”

  姚远:“姐姐只怕看走眼了,她没那么娇弱!”

  姚絮:“那你也不该落井下石!”

  姚远:“我怎么落井下石了?我是在雪中送炭。就那老匹夫,哪天不是在水深火热中度过?我的九转阴阳丹,能替他减轻多少痛苦,他还不得感恩戴德地谢谢我啊!”

  姚絮:“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好事你都做了,为什么不口下积德,连好人也一并做了呢!”

  姚远俊美的笑容,闪过一丝邪恶:“我对她感兴趣,行不行?你不觉得,她很美,很有味道吗?”

  姚絮愕然地睁大双眸,脸上迅速变得苍白:“哦,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待人家!”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向外走。颤抖的娇躯,似乎泄露着难以掩藏的心事。

  姚远目不转睛地看着婀娜多姿的倩影,走出自己的视线,掩饰不住的心痛,由眼神中倾泻而出。

继续阅读:赤血剑33节深夜拦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