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41秀色可餐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892

  石破天荒的,孕荣第一次早早回府。先到书房看了一会书,又到前院活动了一番拳脚,然后回到卧房,吩咐小安准备晚膳。

  依旧是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在桌子上摆开。孕荣自然而然地牵过小安的手,走向桌边。关起门来,哪里像主仆,分明就是一对情浓意浓的恋人吗!

  孕荣伸出手,毫无预警的,揭下了小安的面具,露出她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小安大吃一惊,但是,为时已晚,面具,已经落在孕荣手中。她面红耳赤,羞愧的无地自容。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总是脆弱的这么不堪一击呢?

  孕荣抬起小安的下额,深情而痴迷地凝视着。难怪自己当初会一掷千金,,毫不犹豫地买下她,原来,就是她那双清澈忧郁的双眸,引起了他心灵的震颤。而昨晚,亲眼目睹了她的天姿国色,举世无双,他知道,今生今世,他再也不会放开她了。

  小安喃喃低语:“你——你——你干嘛?”

  孕荣轻叹:“小安,你好美!美得让人心醉!”

  “是吗?美有什么好,红颜祸水,害人害己而已!”

  “美有什么不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王爷看女人,只在乎她的容貌吗?”

  “一见钟情,为首选条件;但是,内外兼修,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王爷太自以为是了,小安,不是你理想的人选!”

  孕荣情不自禁地笑了:“小安,是不是,由我的心来决定,而不是由你的嘴,来说了算!”

  “王爷,小安只怕是命薄福浅,无缘承担啊!”

  这个问题,她已经想了一天,虽然她很渴望那副伟岸的胸膛,能做她永远的依靠,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停下脚步,她还有重任在身,必须独自往前行。

  挥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挥剑斩情丝,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孕荣皱眉,俯首,性感的唇,深深印上小安的诱人红唇。

  小安有着瞬间的惊诧与迷茫,贵为王爷,他真的这么在乎卑微的自己吗?

  孕荣眷恋而满足地将小安紧紧搂在怀中,深情地低喃:“小安,今生今世,你一定要记得,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们彼此相依相拥,不离不弃。无论我们迈开脚步,走向哪里,彼此,一定要是对方,永远珍惜和思念的家。我们一定要跨越艰难险阻,平平安安地回家来,给彼此幸福和快乐。小安,你一定要牢牢记住,今生今世,我的心,会是你永远的家,它只为你一人开启,只为你一人跳动,只为你一人心痛,它会心甘情愿的,为你遮挡尘世的风风雨雨,陪你共渡一生。”

  小安,晶泪欲滴。柔软的心,怎经得起这般深情款款的诱惑?若不是身负血海深仇,她愿意就此醉倒在温柔乡里,长眠不醒!

  心疼地再次搂紧怀中柔若无骨的娇躯,孕荣仍是别有深意地叮咛:“小安,记得哦,你会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夫妻本是一体,我们一定要同甘共苦,风雨同行啊!”

  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事情,该做的,必须还得做,这般弱柳拂风似的可人儿,该如何承担那排山倒海般的剧痛?

  小安,羞涩地笑。哪个少女不怀春啊,孕荣小王爷,那可是多少官宦名门中小姐们的梦中佳婿呢,他如此深情款款,信誓旦旦地对自己,是不是上天的特别恩赐,对她多灾多难的人生,额外的一份补偿呢?

  人心不足蛇吞象,她有没有那个福气,奢求太多呢?

  手牵手走到桌边,面对面坐下,孕荣向小安碗中夹菜:“小安,秀色可餐,以后你我二人在房中,不许你带面具。”

  小安摇头:“不行,我不想以真面目示人。”

  “为什么?”

  “登徒浪子,纨绔子弟,多如牛毛,这张脸,会惹来层出不穷,无穷无尽的麻烦!”

  “我看,又不给别人看。”

  “你是以貌取人之人吗?”

  “对你,不是。我想要我心爱的女人,永远为我绽放,她独一无二的美丽。”

  “你太苛求了,我做不到!”

  “小安,放开你的心结,试着做一个快乐的女人。”

  小安沉默,倘若十年前的血案不曾发生,她现在应该是快乐无忧的吧?

  孕荣陪着小安,一起细嚼慢咽。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让她把这顿饭,先吃饱了。

  “小安。”

  “嗯?”

  “我最近会很忙,皇上交代给我一件特别的差事,很棘手,我必须全力以赴地去办。等忙完了这件差事,我会禀告阿玛和额娘,尽快*办我们的婚事,你看可好?”

  小安羞红了脸:“不急的,你忙你的。”

  孕荣:“小安,夜夜安寝,陪我同床共枕,如何?”

  “不——不行,男女有别,授受不亲!”

  “但是,昨晚,我们已经……”

  紧闭的门外,突然响起了小松的声音,适时地打断了气氛暧昧的对话:“王爷,属下有事禀报。”

  小安吃了一惊,急忙把手伸向孕荣,小声低语道:“面具还我!”

  孕荣握紧光滑白皙的纤纤玉手,摇头。

  “本王正在吃饭,你说吧。”

  小松:“王爷,京城悦来客栈,发生一起凶杀案。”

  “哦,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偌大的京城,哪天不死人啊。”

  小松:“王爷,据说这死的人,名叫高成飞,以前曾是个将军。”

  小安娇躯轻颤,愕然瞪大了双眸。

  孕荣:“确有此人此事,只是他已凭空销声匿迹了十年,怎会突然死在京城的悦来客栈里?”

  小松:“好像是被他的仇人,泰山双煞所杀。悦来客栈的大掌柜孟云,已经改名叫孟伯风,将此案告到刑部大堂。刑部现已收尸勘验,通缉凶手,立安待审。”

  孕荣:“好了,知道了,你退下吧。”

  孕荣看着小安瞬间惨白如雪的美丽容颜,心疼地暗暗叹息。

  “小安,不是我残忍,而是我必须告诉你。你如此高傲自负,不肯向他人低声下气,软语相乞,我也只能选择,在暗中助你一臂之力了。而且,在案情没有真相大白之前,我也只能选择三缄其口,沉默是金。”

  小安不相信这是真的,爹明明手无缚鸡之力,怎会选择去悦来客栈,和仇人面对面交锋呢?不,这一定是误传!对,肯定是误传!她得回家一趟,一探究竟。

  她猛然站起身,却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

  孕荣急忙伸手相搀:“小安,你还好吧?”

  小安心如刀绞,只顾沉浸在自己忐忑不安的悲伤里,却错失了孕荣眼中温柔至极的疼惜和爱怜。

  “王——王爷,我——我想我爹了,我想——我想回家,去看看他老人家。”

  “好,早去早回,记得哦,我的心,会是你永远的家,一定要回家来哦!”

  小安已经听不清孕荣在对她说些什么,她只想快点回家,去看看相依为命的爹爹,是否安然无恙?

  小安走了,面对剩下的美味佳肴,孕荣早已索然无味。原来,对她残忍,竟令自己心痛欲碎呢!

  他站起身,走向门外,看着暮霭沉沉的夕阳,清楚地知道,今夜,他们都将无眠。

  小松,悄无声息地靠近:“王爷,她已经出院子了。”

  孕荣:“邵文呢,他有没有跟上?”

  “跟上了。”

  “一定要确保她万无一失。”

  “我叮嘱过邵文了。”

  “刑部那里呢?交代过李明了吗?”

  “交代过了,李大人今夜会撤去刑部所有的明岗暗哨,任人自由出入。”

  孕荣:“给我准备夜行衣,今夜,我亲自去。”

  “王爷,您在家休息,还是我去一趟吧。”

  “不,我亲自去陪她。今夜,她一定会伤心欲绝,痛不欲生!”

  “王爷……”

  “去准备吧,我先回房闭目养神,别来打扰我。”

  “是。”小松恭敬地退下。原来,无所不能的王爷,也有被烦恼困住的时候啊!

继续阅读:赤血剑42节刑部府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