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65节枫叶轩(一)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278

  姚远带着四大美婢,一阵风般地旋了进来。听完小松的描述,他知道,孕荣命在旦夕,伤得不轻。没有一丝一毫的滞留,他以最快的速度,争分夺秒地赶了过来。

  触目所及,他心中暗惊。这支箭,没入肌肉那么深,会不会已伤及内脏?还有,他闭着眼睛,是不是已经陷入昏迷?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他快步走到床边,无视小安的存在,照着孕荣的脸颊,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似是震耳欲聋般,惊醒了茫然的小安,她愤怒地瞪视着姚远:“你……”

  孕荣,也蓦然睁开眼睛,看着姚远,唇角微扬,似笑非笑。

  姚远故作嬉皮顽劣状:“还好,你还知道睁开眼睛,我还以为,你就此长眠不醒了呢!”

  孕荣:“你——没——来,我——怎么——舍得——死?你——来——了,你又——怎么——舍得——我死?”

  姚远:“知道就好,你死了,我医怪姚远,岂不是名誉扫地,一落千丈?”

  孕荣:“放——放心,我——我会——成全你——的。”

  姚远:“喂,我说,你为什么每次都是在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下,才想到见我?”

  孕荣微微摇头:“不是——我——去——见你,是——你来——见我——的。”

  姚远:“纵然是快断气了,你还是不肯低声下气?”

  孕荣苦笑:“这——这——就叫——骨气!”

  姚远:“哎,待会,保持你结结巴巴,上气不接下气的状态,若是没了声,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再戳你一刀。”

  孕荣:“你本——本不是——心慈手软的——善面——菩萨,我——我会——尽量克制——自己,不再——不再额外——捱你——一刀!”

  姚远伸手把脉,暗暗咋舌,这家伙,够坚强!面上,却不露声色,他深深地看着孕荣:“你知道,麻醉包,并没有太好的效果,它还可以麻痹一个人的大脑,令人昏昏欲睡,而我,却需要你时刻清醒,否则,我可没把握下刀!”

  孕荣剑眉微耸:“肉——肉在——砧板上,随——随你——处置!”

  姚远吩咐小松:“去找绳子,把王爷的手脚绑起来。”

  小松答应,很快和四个侍卫一起,将孕荣的手脚,分别绑在四个床腿上,困得结结实实。

  姚远戏谑地看着小安:“女人天生胆小,你也出去吧,待会见到血淋淋的场面,万一你再吓晕了,我可是无暇兼顾哦!”

  进门伊始,他已一眼洞悉,她和孕荣的关系,似乎不一般。

  小安冷冷地撇了姚远一眼,她对他,绝对没有好印象:“姚庄主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就好,我会帮小王爷擦汗的。”

  她伸手取下一条干爽的毛巾,折叠的整整齐齐,递到孕荣嘴边,柔声说:“含着它,痛急了,就咬它!”

  孕荣深情地看了她一眼,张开嘴,咬住毛巾。他很欣慰,她居然肯留下来,陪他共渡难关,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下去。

  姚远身后的四大美婢,已经一字儿排开,手上各捧一件器皿,里面盛的,全是经过严格高温消毒的手术用具。世人只知道,姚远留恋花丛,与四大美婢形影不离,朝夕与共,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四个婢女,即是桑梓山庄的女护法,也是姚远行医时的得力助手。

  姚远深深地看着孕荣:“我要动手了。”

  孕荣微微点一下头。

  姚远:“我要先把箭取出来,然后再仔细清理伤口。”

  孕荣仍是微微点头。

  姚远:“痛极了,就喊出声,别压抑自己。”

  孕荣再点点头。

  姚远将手,伸向身后的婢女:“剪刀。”

  春兰从器皿中取出剪刀,递向姚远手中。

  孕荣认命地闭上眼睛,任凭姚远处置。

  姚远剪开伤口周围,血迹已经干涸的衣服,对滚烫黑肿的伤口,进行仔细的消毒。

  孕荣,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双拳。

  姚远的手,又伸向身后:“手术刀!”

  春兰取回剪刀,重新递上手术刀。

  姚远握紧铮亮锋利的手术刀,对着伤口,准确无误地划了下去。

  一股黑色的血箭,喷涌而出,夹杂着浓浓的腥臭味,弥漫了整间屋子。

  孕荣闷哼一声,疼得浑身直哆嗦。豆粒大的汗珠,瞬间争先恐后地渗出,呼吸,也变得急促而沉重。

  姚远接过绷子,将伤口撑大到极限,看清箭头所在的位置,再次用刀拨开层层血肉,用钳子捏紧,猛然拔了出来。

  妈的,这帮家伙,真阴损,箭头上的倒刺,居然这么长,这么大?看来,真的是不想给人留活路了。姚远已在心中,将他们骂了成千上万遍,手上,却一件件地换着手术用具,一刻也不闲着。

  “嗯——哼!”孕荣忍不住呻吟出声。好痛!好痛!真的好痛!这个死姚远,假公济私,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吗?日后,定要他加倍偿还!

  他能感受到,一双柔软的小手,在温柔地替他擦汗,可是,他不敢睁开眼睛看她,怕自己眼中泄露的痛苦,会拧痛了她的心。

  姚远边有条不紊地忙着,边问:“孕荣,你还醒着吗?”

  他一直紧闭双眸,经历了刚才的彻骨之痛,他不知道他是醒着,还是已经昏迷?如果昏迷,这可就有点棘手了!

  孕荣仍是紧闭双眸:“嗯!”

  “痛,就大声呻吟,没人会笑你!”

  “嗯!”

  “你中的箭上,带有剧毒!”

  “嗯!”

  “幸亏有人帮你把毒*到伤口周围,封住了穴道,否则,这会,神仙也难救你!”

  “嗯!”

  “我现在要帮你把毒全部吸出来。”

  “嗯!”

  对于姚远的问话,别说孕荣口中喊着毛巾,说不出口,就是能说出口,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将一句话说完整了。

  “啊——哼!”这个死姚远,又在搞什么?往伤口里撒盐吗?他可是几近虚脱,已经快撑不住了!

  姚远知道,孕荣已经痛到极限,那浑身僵硬颤抖的肌肉,正在一点点消耗他坚强的忍耐力,他可能随时会昏厥。但是,伤口里的毒,也必须清理干净,否则,后患无穷。他毫不手软的,将吸拔一次次探进去,吸出浓浓的黑色血迹……

继续阅读:赤血剑66节枫叶轩(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